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梨园走马

孟广禄做客《开讲啦》不担心京剧失去观众

  • 关键字: 天津青年京剧团 孟广禄 开讲啦 方荣翔
  • 作者: 李宁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7-02-20 20:57:39
  • 报导来源:
  • 点击次数:
       “在艺术的道路上要跪在地上学古人,站起来写自己”“能耐就是能忍耐”“我一辈子都是京剧的学生”“艺术就是功夫,功夫就是时间”……2017年2月1日,天津籍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孟广禄做客央视《开讲啦》节目,其演讲的题目是《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节目播出过程中,现场观众每每被他对京剧的执著与热爱而感动得眼含热泪,场外的观众则在节目播出后将他在节目中的“金句”摘录出来。显然,这些网络时代的年轻人,借由这位艺术家窥见了“京剧之美”。
 
       2月4日,孟广禄在天津大剧院开始了他在2017年的演出。演出的门票早已售罄,剧院门口的票贩子对过往的行人兜售手中的票时,都会说:“有孟广禄。”
 
       无论是在《开奖啦》节目现场,还是在演出现场,从艺半个多世纪的孟广禄,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着京剧的传承与发展,并将自己锻造为极具票房号召力的京剧表演艺术家。用天津人的话来说,是“角”。
 
       “年轻人浮躁是正常的,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知道什么是中国人应该知道的东西。我从来不担心京剧会失去观众。这里饱含着中国的文化”
 
       孟广禄是天津青年京剧团的演员,两度获得梅花奖,连续19年参加央视春晚戏曲类节目的演出,是当代最具号召力的京剧演员之一。
 
       京剧是否会慢慢失去观众?这是近些年人们一再讨论的问题。然而无论是当初报考戏校,还是如今,孟广禄都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当被问及这些年来京剧观众的变化时,孟广禄出人意料地说:“年轻人越来越多。”
 
       “年轻人浮躁是正常的,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知道什么是中国人应该知道的东西。我从来不担心京剧会失去观众。这里饱含着中国的文化。”孟广禄说得很坚决。
 
       出生于天津市河东区的孟广禄,当初并非只有读戏校一个选择。天津是戏曲之乡,孟广禄从小对戏曲感兴趣,但报考天津戏校时却失利了。据孟广禄在电视节目中讲,1979年的一天,他正在树上掏鸟窝,邮递员骑着自行车送来电报:孟广禄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据孟广禄说,当时全国只招10个人。当天下午5点左右,孟广禄又得到了另一个消息:他考上了飞行员。当时河东区只有他一个人考上了。
 
       父亲问孟广禄的选择。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孟广禄说,去北京,学戏。
 
       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生活中的每一段经历都会加深他对艺术的理解。在北京学戏时,孟广禄家非常穷,父亲每年只能给他10元钱,而当时北京到天津的火车票是2元4角,暑假别人都可以回家,他却没钱买票。那时的贫穷程度,孟广禄说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
 
       前不久,孟广禄演了一出名为《林则徐》的戏。戏中,林则徐对夫人说了这样一句话:“夫人呐,我林则徐这辈子官居一品,可在京城连一处为你养病的宅子都买不起,让你为我车马劳顿,日夜奔波。如今你一个人非要回往福州……”在台上每次演到这一幕,孟广禄都会因为想起曾经的自己而热泪盈眶。当他在《开讲啦》节目中讲起这件事时,现场的观众无不动容。
 
       “现在的年轻演员,他们还要多吃苦。现在这个年代,吃苦的人少了,动脑子的人多了。”孟广禄对记者说。
 
       “一说话就有点化得不好了,这就像画工笔画一样。”孟广禄一边化妆一边接受采访,稍有些歉意地说,并一遍遍擦掉重画。于他而言,这个过程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的诞生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京剧表演更是如此。记者的采访,是趁着孟广禄演出前在后台化妆的时间进行的。那天,孟广禄的演出被安排在晚上10点左右,但他6点多钟就到了后台开始化妆。这位已经成“角”的演员和当初刚参加工作时一样,总是早早到场等候,从不迟到。
 
       他常想起自己的老师欧阳中石先生手把手教他化妆的情形。他从老师那里学到的是:化妆要找到自己的骨骼,以达到完美的艺术效果。
 
       “一说话就有点化得不好了,这就像画工笔画一样。”孟广禄一边化妆一边接受采访,稍有些歉意地说,并一遍遍擦掉重画。那天孟广禄的演出只有半小时,但化妆却需要一个多小时。常年如此,他并未觉得枯燥,于他而言,这个过程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的诞生。
 
       《开讲啦》在春节期间的系列节目,主题是传承与创新,但孟广禄讲得更多的是做人,是师生情。那个年代学戏基本都要挨打,孟广禄记得他成家后,还被老师打得身上青紫,但这丝毫不影响师生情谊。
 
       在旧有的师徒传承模式下,徒弟从师傅那里学到的究竟是什么?孟广禄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一个学猴戏的演员,一走到某个地方头箍就掉。他很苦恼,求教师傅。师傅打了他一巴掌,只说了一句话:“我以前跟你说的怎么总记不住呢?一到那儿你就咬牙。”原来,一咬牙太阳穴附近就会鼓起来,自然不掉了。这种经验,也只有从师傅那里才能学到。
 
       具体的经验之外,孟广禄最看重的,还是老师的艺术思维。“我们在艺术上讲究什么?讲究多向老师学习他的艺术思维。一个演员刻苦,一定要听老师的话。现在的孩子一说就不高兴了,这是不对的。你连话都吃不了,怎么发展?嘴上长牙是吃东西的,肚子里长牙是干事业的。”在节目中,孟广禄的这一席话博得了阵阵掌声。
 
       采访现场,当被问及为什么讲传承发展时,孟广禄对记者说,只有先继承,而后才谈得上发展。如今,孟广禄已经收了20多个徒弟,他教学生的方法,正是他的老师当初对待他的方式。“教学生,未必教学生戏怎么唱。每个人都有本身的特殊构造,比如个头不同,所以在台上的步法也不完全相同,不用去纠结到底应该走一步还是走两步。我们教的应该是方法。”孟广禄说。
 
       “在艺术的道路上要跪在地上学古人,站起来写自己”,这是孟广禄在节目中的一句“金句”。如果说他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学习是以一种“跪在地上”的姿态,那么这些年中对京剧进行的创新,则是“站起来写自己”
 
       孟广禄曾向多位老师求教,其中包括裘盛戎大师的弟子、京剧表演艺术家方荣翔。当时,方荣翔住在山东。孟广禄多次乘坐火车前去求教,往往是方先生一家还没起床,他就已经等候在楼道里了。对此孟广禄并不觉得苦,反而笑言比程门立雪舒服多了。
 
       “在艺术的道路上要跪在地上学古人,站起来写自己”,这是孟广禄在节目中的一句“金句”。如果说他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学习是以一种“跪在地上”的姿态,那么这些年中对京剧进行的创新,则是“站起来写自己”。
 
       比如在《探阴山》中,有一段包公的唱词,本来应该是“扶大宋呃锦华夷赤心肝胆”,但孟广禄去掉了“呃”字,更体现出了唱腔的美感,深受观众喜爱。此外,孟广禄还参演了大型交响京剧《郑和下西洋》等,并且凭借这一剧目第二次获得梅花奖。
 
       创新大多伴随着不同意见,对于不同意见,孟广禄的观点很明确:“第一,听专家的;第二,塌下心来研究人家说的对不对,只要对就必须改,事业不能任性。”孟广禄说。
 
       继承精髓,毕竟是一种相对比较虚的说法,京剧到底应该从前辈那里继承什么?孟广禄在《开讲啦》中是这样说的,京剧讲究“一脚二进三心里”“三形劲六心意八”,也就是说,一抬脚就要进人物,有了形给三分,有了劲儿给六分,这劲儿是从心里出来的,则给八分。
 
       “艺术的道路有一种力量,跟做人一样。第一,艺术讲道德;第二,讲修养;第三,讲能耐;第四,讲学习。能耐是本领,本领是做人的力量。能耐,能忍耐叫能耐。”孟广禄在节目中这样说。
 
       在《开讲啦》现场,孟广禄讲的最让人感动和让人深思的事情,是他的老师方荣翔去世,办完老师的后事,孟广禄向师娘辞行,师娘一把搂住他,说:“广禄,我特别想你师傅,你给我唱两句《探阴山》吧。”于是,孟广禄在师傅的照片前唱了一段,那是他一辈子都不褪色的记忆。师傅去世22年了,孟广禄每年都要去看师傅,师娘说,她在孟广禄身上看到了什么叫“人死茶不凉”。人生如此,艺术也是如此。
 
       在采访过程中,孟广禄一直在化妆,他的两个徒弟全程陪同,其间大部分时间都认真地注视着孟广禄的动作,就连接电话的声音都特别轻。其中一位徒弟只有20来岁,穿着迷彩服和黄格子衬衣,歪戴着帽子,典型的“90后”特立独行的着装。等孟广禄化完妆,他才大声说了句“齐了”,望着师傅的目光中不见年轻人常有的浮躁,而是充满了尊敬与崇拜。(记者 李宁)
 
(摘自 《城市快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