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梨园走马

“名丑之孙”演武生 詹磊:越演越知道观众要什么

  • 关键字: 詹磊 詹世辅 富连成 曹阳阳 老版《三岔口》 李少春 武生 王璐
  • 作者: 郭佳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7-04-10 16:51:40
  • 报导来源: 北京青年报
  • 点击次数:
       祖父是“童伶三杰”之一的丑角名家詹世辅,但爷爷在父亲11岁时便离世,虽是“名门之后”,可詹磊与爷爷除了血缘没有丝毫的交集。
 
       同没有梨园血统的素人并无二致,爷爷那时在天津陪着杨宝森唱戏,在北京的人脉也不多,于詹磊而言,“爷爷只是江湖传说”。
 
       8岁半才开始学戏,兴趣不大、半推半就,却成就了如今年轻一辈中最好的武生之一。刚刚在“京津冀武戏武功获奖演员展演”中恢复演出了老版《三岔口》 ,詹磊又将在中国京剧节上登台武戏专场。
 
       心结已了
 
       这出老版《三岔口》一直是詹磊的心结。
 
       对于今天的观众,熟悉的是1951年以后改编的新《三岔口》。新版故事,讲述的是宋代,任堂惠为保护发配的三关上将焦赞,夜宿刘利华店中。刘利华以为任堂惠是来害焦赞的,夜里与任在房间里搏斗。打斗间任被焦赞认出,任堂惠说明身份,与刘利华解除误会。
 
       而老版的《三岔口》,刘利华是一位江湖恶人,最终被任堂惠杀死。新版《三岔口》以“误会”作为叙事链条,并带来喜剧效果,而老版的《三岔口》则依靠除暴安良的传统道德和传统“绝活”引人入胜。
 
       詹磊觉得老版有老版的特点,新版有新版的特点,但现在由于老版的不演,里面很多独特的技艺无法展现在舞台上,如果就此消失,其实是一大遗憾。“保留下来,至少让更多人知道原来《三岔口》是这样子,那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儿。”
 
       这两年,为了让搭档曹阳阳同意排老版,詹磊连哄带骗。前五场演出,曹阳阳饰演的刘利华极为讨巧,而刚刚在武戏展演上的那场,詹磊说第一次找到了平分秋色的感觉,“这种成功酣畅的感觉不是靠硬功夫,观众的掌声也不是因为功夫好,而是认为戏好。”
 
       “越演越知道观众要什么”
 
       不过詹磊说,这场演出后,他们确实很得意,但没有忘形。“这出老《三岔口》我们每次演都有改动,越演越了解观众想要什么。当年李少春先生排《大闹天宫》改了十几个版本,以至于现在流传下来的都不知道哪一版是他当年最认可的。老前辈是有传承,但如果今天还那么演,早没人看了,‘同光十三绝’的演法放到今天也成逗哏了。”
 
       在詹磊看来,“如果从单一的360度技巧上,我们确实超越了前辈,但京剧是唱念做打的艺术,而非单纯的技巧。”
 
       在演老版《三岔口》的前一晚,詹磊钻进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水,打开李少春先生《三岔口》的演出视频,关掉了自己房间里的灯,找黑夜的感觉,整整四十分钟,他把戏在心里默了一遍。“就这个过程,我又多了一点点体会,不为别的,就为把戏做到极致。”
 
       这出《三岔口》,詹磊从2002年开始看李少春演出的录像带,到后来用光盘看,再后来用ipad看、用手机看,他甚至把这个当作自己的生活情趣。“我越看越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说一个人看‘难得糊涂’能看两个小时,突然有一天,我看李少春先生看出了化境的感觉,当时我顿觉幸亏没和这些前辈同处一个时代。前些年,听到师弟说‘师哥,你是我的偶像’时,心里美滋滋的,现在想想真是后怕,我会什么呀,真是承受不起他们那样的眼神。大家都在捧你时,我想的却是总会有一天这些都不在了,我该怎么办?于是我从刚开始追求台上45个旋子,到现在在台上一个旋子也不拧却能让观众为你叫好。自己的优势如果自己不懈怠,那永远是你的优势,而我要做的是弥补自己的不足,而非无限张扬优势。”
 
       曾经反感京剧
 
       其实,这位越来越了解观众的“名门之后”当初却是对京剧反感的。
 
       不仅没能沾上祖上任何光,儿时妈妈对父亲让他学戏几乎是横拦竖挡,认为那是不三不四的职业,“那时人的观念好像一唱戏就是读书读不明白,自我放弃了。”直到现在,妈妈也常问詹磊,你干这行儿有头吗?
 
       “爷爷从旧社会走过来,从小坐科富连成,我大爷干过一阵,后来因个子太高放弃了,家里就决定第三代如果是男孩就学戏继承爷爷的衣钵。但是大妈和二大妈坚决反对孩子干这行,小时候家里虽有些爷爷的照片,但我很反感京剧,是让爸爸连哄带骗到少儿团练踢腿,虽然我的腰腿很软,但还是不喜欢,练了一阵就不去了。后来爸爸又给我找了老师练基功,每天放学坐着21路去琉璃厂找老师到一个中学的空地上练,晚上8点多爸爸再过来接我,坚持了10个月,就这样考上了北戏。”7年的时间,每天早点名、喊嗓子,然后拿着饭盆去食堂吃馒头,之后是上午四节课,“食堂蒸馒头的那股屉布味儿我永远也忘不了。但成绩出在夹缝里,如果没有那样的环境,也就不可能有那股反抗精神。”
 
       后来上大学时,曾经有一个机会让詹磊参与郭宝昌导演的电视剧的拍摄,但前提是必须休学一年,因担心拿不到毕业证,更怕因此进不了北京京剧院,他最终放弃了。
 
       “离前辈的脚步近一些”
 
       毕业后,詹磊当了5年“二级演员”,他称那段时间自己特别开心,拿到“一级”后反倒越来越害怕,“厉慧良、高盛麟那些前辈艺术家已经做到极致了,我们的前面还有(王)立军老师、(奚)中路老师,后面还有师弟师妹,我们是在中间的夹层里,只能越来越好,没有选择。我希望在成家前抓住在台上闪亮的时间,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这些年,詹磊很少演新编戏,是觉得自己的阅历、经历没到。几年前,他曾经满怀豪情参与一出小剧场京剧《馒头山》的创作,没承想拿到剧本就懵了,“读了三遍没看明白,演完快疯了。就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没有价值的事,像被强奸了一样。”
 
       师弟说詹磊对京剧很真诚,上个月父亲下葬的那天晚上,师弟演《武松打店》,他到剧场忙前忙后,师弟登台时,他一直站在侧幕看着,比自己演出还紧张,后来师弟把他站在侧幕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詹磊瞬间落泪。他形容自己对艺术的虔诚就如同唐三藏取经,身或许未到,但是心已到。“我知道我不能超越前辈,我想做到的就是尽量离他们的脚步近一点。”
 
       一连5天的武戏专场,詹磊自己的演出仅有一场,但他场场必到,“看同龄演员表演,哪怕是师弟师妹的演出,对于自己的判断力、鉴赏力都是提高,后来人家跟我开玩笑,你比值班的来得都勤。其实这不是一个演员该干的事吗!现在却被别人认为有些奇怪。”看的越多,领悟越深,詹磊说,“对于无戏不技、无技不戏的武生而言,武生武生,练武的生者,技巧是必备的,但技巧又是练武之人最初级的,技巧最终必须回归到角色上,一样要做到装龙像龙、装虎像虎。李少春、高盛麟这样的武生前辈,对于卖弄技巧是不齿的。”
 
       失落,为小伙伴的隐退
 
       过了30岁没有言弃,每日坚持到排练厅,詹磊很享受练功时的这份孤独。这些年,他除了1999年因为练功过了头导致软骨脱落,胳膊动过一次手术外,基本没有遭遇太严重的伤病,算是武生里的幸运儿。如今在舞台上依然是长靠、短打俱佳,“本来武生机会就少,更不能在戏路上给自己困死。”即便已经是一级演员,成了北京京剧院的青年领军,詹磊也一直和搭档曹阳阳坚持在前门饭店梨园演旅游场,为的就是保持状态,磨合搭档。
 
       喜欢看上译厂的配音影片,听久石让的音乐,也在吃与减肥间摇曳,但却保持着演员的克制,詹磊的日常与如今最时尚的消遣基本绝缘,“我也反感专业演员搞反串,本行都没唱好,那种反串就等于在台上告诉观众和票友可以任意胡来。当年李少春反串的许仙,叶盛兰先生甚至说,我得琢磨琢磨。如果反串,也得是这种境界。”
 

 “京剧对我而言还有太多未解之谜,职业操守也不是写在墙上而是写在心里的。”真正刺激他的不是行业的没落,而是惺惺相惜的伙伴的隐退,和詹磊同辈的演员中,国家京剧院的王璐是他最欣赏的,王璐告别舞台去中戏教书的事让詹磊至今惋惜,王璐辞职后,两人再次碰面,詹磊说了句“只要你在国家京剧院一天,我就觉得有个人在那儿支撑着我,现在你也走了,不仅我失落,更会让师弟师妹们觉得前途渺茫。”(记者 郭佳)LK1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摘自 《北京青年报》) LK1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