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梨园走马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傅全香逝世 她与宁波情缘深厚

  • 关键字: 傅全香 越剧十姐妹 洪芬飞 吴明娟 毛佩卿
  • 作者: 顾嘉懿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7-10-25 10:56:19
  • 报导来源: 宁波晚报
  • 点击次数: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傅派”艺术创始人傅全香,因病于24日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4岁。她也是昔日轰动上海的“越剧十姐妹”中最后一位离世的。 傅派艺术流传很广,戏迷众多。有“宁波越剧活字典”之称的孙世基、傅老在宁波的学生洪芬飞和吴明娟,昨天第一时间向记者回忆了傅全香的宁波情缘。
 
       一生感恩毛佩卿
 
       傅全香生前曾说,她一生忘不了越剧界的四个人,第一个就是宁波越剧团创始人、她的“恩姐”毛佩卿。
 
       毛佩卿和傅全香都来自嵊州。1938年,傅全香初到上海码头演出时,还未成名。她早年父母双亡,还要抚养一个妹妹,经济上非常困难。而当时毛佩卿已闻名海上。
 
       一次演出后,傅全香慕名到后台向毛佩卿道贺,两人一见如故。傅老生前回忆:“佩卿姐热情好客,人家称她‘毛少爷’。她看到我冬天没有棉袄穿,就送了我一件丝棉棉袄,还亲手织了一件毛线衫给我妹妹穿,这对我们真是雪中送炭。”
 
       1980年,傅全香和陆锦花在上海复排《情探》,宁波市越剧团派了20个人去看排练。傅全香一眼看中了洪芬飞,叫她“留下来”,并于次年收她为徒。在和洪芬飞聊天时,傅老常提到,也亏了在宁波有个学生,要来教戏,她才能常和“毛大姐”见面。
 
       1986年,毛佩卿病重,傅全香曾和商芳臣专程来宁波看望,可谓情深义重。
 
       “我要和小洪住一起”
 
       据洪芬飞回忆,1982年,宁波越剧团排练《钗头凤》,特邀傅全香来甬教戏。火车到达宁波时,市领导特派专车接她去宾馆。到了地方,傅老一看,坚持不肯下车,说,我是来教戏的,不是来享受的,你们剧团在哪,就送我去哪,我要和“小洪”住一起。
 
       当时29岁的洪芬飞陪同在场,听了这话深受震动。“那时候,剧团条件差,傅老师跟我同吃同住一星期,让食堂简单烧点菜给她吃。”洪芬飞说。
 
       洪芬飞被人叫做“戏痴”,始终坚持“戏比天大”,很大程度上是受傅全香的影响。“我拜师的时候,傅老师就说,做好戏须先做好人,要善良、懂得感恩,你跟我学戏,要么不学,要学我就教你这第一课。”
 
       上世纪80年代,傅全香常往来沪甬两地。《杜十娘》这个戏,她同时教给了洪芬飞和后收的弟子吴明娟两人,一招一式,不厌其烦,大热天在宁波住了半个月。《琼浆玉露》进京演出,傅全香亲自给曹禺、夏衍、马少波等专家打电话,请他们来看戏,提意见;90年代初,团里第一次去香港,傅老亲自带队。
 
       1999年,吴明娟办越剧个人专场,傅全香到场祝贺。后来,吴明娟去艺校教学,傅全香也很支持。“傅老师说,越剧就是这样,有的人适合学,有的人适合教,她觉得我就很适合带学生。虽然属于幕后工作,但也非常重要。”
 
       卧病十年学生揪心
 
       1983年春节,酷爱越剧的孙世基跟毛佩卿老师去上海看望傅全香。当年的情形,孙世基仍历历在目。
 
       “傅老师住在华山路731号6楼。她的丈夫早逝,女儿不跟她住一起。我们走的时候,她把她的地址和电话留给我,我们一直有通信。”
 
       1999年1月28日至30日,宁波举办中年越剧演员精品剧目回顾展。宁波市文化局派孙世基去上海邀请傅全香、张桂凤、戚雅仙、毕春芳、金采风5位老艺术家来甬担任艺术指导。“虽然天气寒冷,70多岁的傅老师还是跟大家一起坐小汽车来了宁波。”
 
       2000年5月20日,宁波越剧研究会和上海越剧团红楼团联欢,傅全香、金彩风一起来甬,参加了在宁波卷烟厂会议厅举行的活动。2004年,为纪念毛佩卿诞辰85周年,孙世基赴沪向傅全香讨要纪念文章,傅全香欣然应允。
 
       傅全香是在2007年突然陷入重病的,此后缠绵病榻十年,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洪芬飞、吴明娟经常去医院看望,“老师状态好的时候还能跟我们说说话,近两年多是昏迷状态。”老师的样子令学生揪心,如今撒手西去,未必不是解脱。
 

洪芬飞说,傅老师的追悼会定于11月1日举行,届时她将前往上海为老师送行。(顾嘉懿)Apt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摘自 《宁波晚报》) Apt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