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梨园走马

跟昆曲谈了十年恋爱——从“昆曲跟我学”元老级学员说起

  • 关键字: Follow Me昆曲跟我学 徐祎璐 沈小朋 武旦班
  • 作者: 朱渊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7-12-11 10:35:17
  • 报导来源: 新民晚报
  • 点击次数: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有很多人同昆曲的恋爱谈了十年仍缱绻难舍,如“Follow Me昆曲跟我学”最“老”的学员徐祎璐;也有人误打误撞踏入这片姹紫嫣红,大梦初醒般找到了心的归宿,如班里难得的男旦学员沈小朋。
 
  站在这十年的当口回望,他们的心愿简单朴实却又真挚动人:“只希望能与我爱的昆曲朝夕相伴,只希望这一次姹紫嫣红开遍时不会付与断井颓垣。”
 
  爱上昆曲只需一眼
 
  人这一生,能有几个十年?偏是那一期一会式的偶遇,一眼千年。徐祎璐犹记初次邂逅昆剧的情景,那是2007年仲夏,进剧场看的是黎安、沈昳丽演的《占花魁》,惊鸿一暼间圈住了她的心。同年10月,徐祎璐走进巾帼园的小教室,开始了“Follow Me昆曲跟我学”的课程,那年她正是25岁年华,至今,她都记得老师甘春蔚问的第一句话:“你们是想学‘皂罗袍’还是‘山坡羊’?”
 
  转瞬十年,“Follow Me昆曲跟我学”中的点滴成了如梭岁月中最醒目的标签,无需记起因从未忘记。2008年元宵,第一次看谢璐的现场。初春,赶赴昆博拍摄了唯一一套昆曲写真。同年5月,作为体验者,参与了上昆三十年的电视访谈。2009年夏天,在八号桥演出,留下了一张最美的现场抓拍。同年秋,开启了戏学不好但道具必须称手的“道具班”学员生涯,徐祎璐说:“至今我们都有水袖、云帚、手绢、腰巾子,就差艄婆的船楫。”
 
  岁月流转深情永驻
 
  2011年暮春,学有小成的徐祎璐凭借《寻梦·懒画眉》登上三山会馆、天蟾逸夫舞台。同年的汇报去了兰心,那是最后一次与京剧班的联合汇演。在后台排练时,由史依弘为他们把场、伴唱。而此时,身边的学员几乎都换了两三茬了,最初一同报班的10个同学中,仅她一人在坚持。问她哪儿来的毅力和韧劲,只说:“就是喜欢吧,所以不觉得坚持很难。”
 
  从最早的巾帼园小教室,到中山南路临时团址,再回到绍兴路的老楼,徐祎璐追随主办“Follow Me昆剧跟我学”的上海昆剧团,兜兜转转从未掉队。虽然,也曾对《寻梦》查漏补缺后,开始对自己的学习效率产生质疑,一度游离入不了戏;虽然,也曾在学《泣颜回》时看直了眼,为时时刻刻在动,不停旋转、踮脚、将脚尖点成风火轮的高难度表演暗自担心……但这一切都没能阻挡她投入这份昆剧之美的决心。任凭岁月流转,深情永驻。
 
  外婆深植戏曲基因
 
  遇见昆曲前,沈小朋的生命犹如阿甘手中尚未打开的巧克力盒子,他并不知道未来生活的滋味会变得那样丰富。沈教练听到了李玉刚歌中加插的两句《游园惊梦》的唱词,电光火石间,童年时被外婆深植的传统戏曲基因被唤醒。
 
  “外婆爱听戏,小时候只觉得曲调婉转,并不很懂。后来遇到昆曲,才算真正领略了中国戏曲之美。”问沈小朋,觉得昆曲的唱、身段、表演,哪方面的美最打动他,这个声音清甜的九零后在电话那头停顿良久,吐了四个字:“无一不美!”
 
  现如今已经坚持学习快三年的他,虽然在唱腔上还不太满意自己,但他的身段和表演要比同班学员进步快。“常年瑜伽基础,我的身体比较软柔韧性好,好多老师都说有些难度的动作,我基本都能快速掌握。”
 

据悉,下学期沈小朋为自己报了个武旦班,他笑说:“扬我所长,挑战一下!”(记者 朱渊)T1D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摘自 《新民晚报》) T1D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