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梨园走马

武汉振兴戏曲“大码头” 戏码头的前世今生在这儿了

  • 关键字: 何祚欢 徽汉合流 拜码头 谭鑫培 戏码头 三鼎甲 梅兰芳 第六届中华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 走马换将 高盛麟 张君秋
  • 作者: 王娟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8-03-13 12:09:59
  • 报导来源: 长江日报
  • 点击次数:
       著名湖北评书表演艺术家、文化史学者何祚欢介绍,当年“梅兰芳、周信芳这样的大腕来汉演出,票价差不多四块大洋。四块大洋在当时够买半石米了,可依旧一票难求,场场爆满。街头的演出就是找块地方摆上板凳,或者就是艺人沿街拉琴,一样不缺观众。” 这样的繁华景象,在各种历史记载中屡见不鲜。
 
       渊源深厚:京剧中听见湖广乡音 
 
  2011年11月,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在武汉举行,汇聚梨园群英的盛大开幕式主题为《凤还楚天》,压轴的歌舞更以《朝圣》命名。几乎每一位艺术家们都会感叹,到武汉演出,就是回到了京剧的“娘家”。
 
  湖北是京剧的“娘家”,所言非虚。发源自汉水流域的汉剧(时称汉调、楚调),于清末进入北京,米应先、余三胜、王洪贵、李六等众多湖北汉调艺人相继进京,加入当时盛行的徽班演出,活跃于京城舞台。汉调和徽调在演出中相互交流融合,“班曰徽班,调曰汉调”,开创了“徽汉合流”的新纪元,这也为京剧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国粹京剧由此发轫。
 
  “徽汉合流”中,汉剧的影响力可谓巨大。因为汉剧的影响,徽班的声腔和剧目都得到了极大的丰富,由诸腔杂陈演变为以皮黄腔为主,唱词、念白中源自湖南、湖北的湖广音、中州韵成为新的语言标准。直到今天,京剧中的念白、演唱中依然有许多和湖北方言声调十分相近的词汇,湖北观众常常能在京剧中听到熟悉的“乡音”。
 
  滋养京剧之外,汉剧流布甚广,对川剧、滇剧、桂剧、湘剧、粤剧、赣剧等地方戏曲剧种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始终是中国戏曲界研究戏曲板腔体系、戏曲音乐结构演变的重要史料和进行艺术创新的资源。
 
  市场繁荣:南来北往的角儿都来“拜码头” 
 
  著名湖北评书表演艺术家、文化史学者何祚欢,从小就跟着父亲“爬台边”看戏,多年来也一直致力于武汉历史的研究。他介绍,当年在武汉看戏都分好几个梯级,在法租界大舞台、新市场大舞台演出的是梅尚程荀、南麒北马、四大名旦、麒麟童、高百岁、陈鹤峰这些名家,然后小一些的美成、长乐剧场,然后是更小一些的天声、天仙剧场,第四个等级是茶园,而第五个等级是在街头。
 
  “梅兰芳、周信芳这样的大腕来汉演出,票价差不多四块大洋。四块大洋在当时够买半石米了,可依旧一票难求,场场爆满。街头的演出就是找块地方摆上板凳,或者就是艺人沿街拉琴,一样不缺观众。无论是哪个级别的演出,都有人欣赏,所以说在武汉什么艺术都可以落地生根,就连扬剧这种听起来很遥远的剧种,都能在武汉连演一个月。”
 
  这样的繁华景象,在各种历史记载中屡见不鲜。每逢元宵、清明、中秋、除夕等节日,汉口的各大戏院上演的“应节戏”戏码和票房,都是当时报纸关注的焦点。何祚欢说,“武汉人‘搁得人’,是个容得人的城市。来了京剧受欢迎,来了汉剧也受欢迎,来了豫剧也是,就是来一个‘蹦蹦戏’,也有人去追捧它,武汉人的心态是很开放的。”
 
  武汉戏迷彭超收藏的一张1934年12月23日的戏单上显示,当时满春戏园的演出分日场、夜场,日场剧目多为折子戏,从上午11时唱到16时,夜戏则是连台本戏,从19时一直唱到零点。戏园的座位有厢座、楼座、正座、边座之分,还留下了预订电话。
 
  繁荣的演出市场,吸引了不少外地剧团来汉演出,当时京剧界盛行一个说法,不在汉口这个舞台唱响,就不能叫真正的“名角”。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第六章《新武汉》中记载,梅兰芳受汉口合记大舞台经理赵子安之邀,于1919年冬天首次来武汉演出:“同来的有王凤卿、朱素云、姜妙香、李寿山、姚玉芙……那时我们去码头演戏,下车先忙一阵,照例的应酬就是‘拜客’与‘吃饭’……那次演期是一个月,我演的戏码,包含着老戏、昆剧、古装、时装四种,比较起来还是古装戏最受欢迎。”程砚秋、张君秋、荀慧生、周信芳、马连良、谭富英、李万春、盖叫天等京剧名家, 广东粤剧名家红线女, 黄梅戏名家严凤英、王少舫等, 越剧大家袁雪芬、徐玉兰、王文娟等,评剧名家小白玉霜、新凤霞等都曾来汉“拜码头”。
 
  大师辈出:从“四海一人”谭鑫培到“十大头牌” 
 
  戏曲之风兴盛,“大汉口”也成为大师、名家辈出的沃土。“四海一人谭鑫培,声名卅载轰如雷。”这是百年前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梁启超对“伶界大王”谭鑫培的赞誉。这位从武汉江夏走出去的京剧一代宗师,不仅创立了京剧历史上最早的流派,更用一门七代同工京剧老生行当的传承,浓缩了一部中国京剧的发展史。
 
  有着400年历史的汉剧,更成为武汉地方戏曲的翘楚,产生了余洪元、吴天保、陈伯华等众多代表人物。汉剧名伶月月红和余洪元演出的《贵妃醉酒》《四进士》,后来都成了京剧大师梅兰芳、周信芳的代表剧目。余洪元、“牡丹花”董瑶阶等汉剧名角前往上海演出,引起轰动,更让中国电影戏剧理论家、剧作家洪深先生在《民国日报》上撰文深情“表白”:中国旧戏里的汉剧,是各地方戏剧的策源之地,汉剧诸多名家来沪表演,要算中国旧剧的一桩盛事,我也怀着景仰之心前往聆听,汉剧给我一个极美满的影像。”汉剧大师陈伯华15岁一举成名,她所演之处,人山人海,“汉口为之不夜”。
 
  发源于黄陂、孝感一带的楚剧,从乡野进入都市,受到京剧、汉剧及文明戏的影响,逐步发展壮大。楚剧老一辈艺术家李百川突破中国戏剧戏词七字句、十字句的规律,唱腔中加入更多装饰,从租界外唱到了租界内。他的徒弟沈云陔在前辈基础上又有创新,成为大师。从孝感来到汉口唱红的关啸彬,嗓音曾因“倒仓”而带嘶声,却能扬长避短,勤奋钻研,创出了别具一格的关派“云遮月”唱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武汉拥有剧团京剧、汉剧、楚剧、豫剧、越剧、评剧等众多戏曲演出团体,规模在中国省会城市中也少见。上世纪50年代初,应中南军政委员会特邀来汉演出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高盛麟留在了武汉,有人许以三倍薪水请他回上海表演,也不为所动。在汉期间,他和高百岁、陈鹤峰、杨菊萍、郭玉昆、高维廉、关正明、贺玉钦、陈瑶华、李蔷华等众多京剧艺术家合作,并称为“十大头牌”,所演经典剧目“追”、“跑”、“走”、“闹”(《追韩信》《走麦城》《徐策跑城》《闹天宫》)蜚声四海。
 
  成因解读:社会经济发展促生“戏码头”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戏曲,为何能在武汉这一方水土发扬广大,焕发出别样的光彩?用了大半辈子时间研究汉口工商业发展史的何祚欢,更愿意从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来分析大汉口成为“戏码头”的原因。他认为,只有了解了“大汉口”的经济社会状况,才能理解戏曲为何在武汉枝繁叶茂,才能理解武汉人对戏曲的关注和热爱到了什么程度。
 
  何祚欢说,汉口在清朝康熙年间就号称“天下四聚”,稍晚一些时候成为四大名镇之首,汉口开埠又迎来了新的机会,特别是张之洞来了之后发展得更快。“武汉纺织业成为全中国第二大纺织基地,到了1935年,武汉的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甚至超过了上海。以八华里长的汉正街为中心,由汉水往北排过去的四五条街道全部是商业门面。有句话叫‘无君子不养艺人’,只有商业发达流动人口多,才能养得起艺人。从不同地方来到汉口的人,各地的语言、风俗都不一样,但是他们都喜欢看戏。”
 
       链接:
317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梅兰芳盖章“三鼎甲” 
 
  “三鼎甲”原是指清朝科举制度中,殿试考中前三名状元、榜眼和探花的荣誉称号。“京剧三鼎甲”指的是京剧形成初期,第一代演员中的三位杰出的老生演员,程长庚、余三胜、张二奎。后来京剧大师梅兰芳多次到武汉演出, 武汉戏迷追捧他的程度可谓翻天覆地。观众的热情让他感觉,武汉的戏曲氛围是可以与北京、上海相提并论的,是一座“三鼎甲”的大码头。武汉“戏码头”和“三鼎甲”的说法由此而生。(记者王娟)
 
  “走马换将”成佳话 
 
  1962年3月,由中央文化部主持,北京京剧团头牌旦角演员张君秋和武汉京剧团武生台柱高盛麟两人各带一个演出小组在北京、武汉进行了一次难得的交流演出,当时《人民日报》在报道中将这种演出形式称之为“走马换将”。其中张君秋来汉和武汉京剧团高百岁、关正明、王婉华等合作演出《望江亭》《状元媒》《玉堂春》《四郎探母》《红鬃烈马》等剧,当时戏票紧俏到戏迷个人限购2张。高盛麟北上赴京,和裘盛戎、谭元寿、马长礼、张洪祥、李世济、李毓芳等合作演出《连环套》《长坂坡》《走麦城》等剧,一个多月来场场爆满,在北京掀起了热议杨派武生艺术的热潮。演出之外,张君秋还在武汉收陈瑶华、王婉华为徒,高盛麟在北京收杨少春、李可、茹元俊、俞大陆等弟子,在梨园传为佳话。(记者 王娟)
 
       如今!
317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武汉戏码头“姹紫嫣红开遍” 
 
  武汉对中国戏曲的形成、发展贡献巨大,作用独特,振兴武汉“戏码头”不仅是传承中华文明的内在要求,更是彰显汉派文化的必要举措。近年来,武汉市推出《振兴武汉戏码头实施方案》,在精品生产、人才培养、打造戏曲展演交流品牌、普及推广等领域全面发力,大武汉振兴“戏码头”的步伐愈加坚定。
 
       武汉戏码头,起范儿
 
  得江湖滋润、引五方杂居,武汉自古物华天宝,民风多元荟萃,花鼓楚腔,“二黄”汉调,杂技百戏等曲艺之风盛行。汉剧在这里形成和发扬光大,不仅传唱了400年,更传进北京,与徽调融合演变形成京剧国粹;楚剧在这里从源自乡野的小调“哦呵腔”唱进都市,更有黄梅戏、花鼓戏,豫剧、越剧等数十种来自东南西北的剧种在这里落脚、生根。上世纪30年代,“大汉口”不仅成为近代中国重要的通商口岸,往来贸易繁华,数量庞大的流动人口,催生出了民众乐园、人民剧院等林立的“戏窝子”。这些剧场里不仅上演本土观众最熟悉的京剧、汉剧和楚剧,还有豫剧、越剧、评剧等多个剧种。幼年曾经“爬台边”看戏的武汉“话”家何祚欢曾感叹,“在武汉什么艺术都可以落地生根,就连扬剧这种听起来很遥远的剧种,都能在武汉连演一个月。”
 
  大汉口戏曲之风兴盛,不仅是戏迷之福,更成为培育众多大师、名家的沃土。京剧的一代宗师谭鑫培从这里走出,汉剧大师陈伯华在这里名动天下、广育桃李,楚剧舞台也涌现了沈云陔、关啸彬等一大批名角儿。
 
  最好的戏,最好的角儿,最热闹的剧院和最热情的票友、戏迷,武汉不仅吸引着“四大名旦”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等纷纷来汉演出,粤剧名家红线女,越剧名家袁雪芬,评剧名家新凤霞等戏曲“大咖”都曾经来武汉“拜码头”,无不受到欢迎。多次来汉演出的梅兰芳大师被热情的武汉戏迷感染,亲口赞誉武汉是和北京、上海齐名的“戏码头”。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汇集了高百岁、陈鹤峰、高盛麟等“十大头牌”的武汉京剧院,更成为全国闻名的京剧“三鼎甲”,留下了“走马换将”等梨园史上的佳话。
 
  数百年来,大武汉这座“戏码头”不仅对中国戏曲的形成、发展贡献巨大、作用独特,也塑造了汉派文化开放包容、创新求变的品格。在新时代的今天,“戏码头”也呈现出全新的气象:以“汉口女人三部曲”为代表的武汉现代京剧在全国戏曲界叫响品牌;刘子微、王荔、夏青玲等纷纷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项“梅花奖”;武汉连续六年举办中华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不仅遍邀全国戏曲名家名团来汉亮相,举办“戏曲进校园”“戏曲进地铁”“百姓大戏台”等互动活动将戏曲送到市民身边,在全国戏曲界赢得了良好反响;在全市中小学校广泛开展的“戏曲进校园”活动,邀请戏曲演员走进校园教戏,为孩子们编写戏曲读本,丰硕成果引来《新闻联播》等央媒五度聚焦……
 
  3月9日,23位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云集武汉剧院,拉开第六届中华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的序幕,戏迷们又将度过两个月的狂欢节。
 

丰富多彩的戏曲演出,频繁深入的互动活动,必将让武汉这座古老的“戏码头”处处洋溢着盎然的春意,展示出蓬勃的生机。(记者 王娟)317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摘自 《长江日报》) 317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