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由《动物世界》想到的

  • 关键字:
  • 作者: 大宝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00-10-25 00:00:00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近日,从明月刀的网上听到了东北相声名家杨振华的力作《动物世界》。感觉非常之好!可以说是近年来少有的精品,欣喜之余,除了要向大家很负责地强烈推荐以外,还有些许的感想想和各位念叨念叨,不妥之处,欢迎大家批评、指教!

    先说作品。这是一篇讽刺型的相声,这年头连相声都很少了,更甭说讽刺作品了。

    《动物世界》让我们看到了相声前进路上的一丝曙光、一点希望!它是沉默中的一次爆发、痛苦中的一声呐喊!

    它的讽刺:锋芒毕露,痛快淋漓!大胆、泼辣,嬉笑怒骂!矛头直指当今社会的一些丑陋弊端,对那些丑恶的人和事,进行无情的嘲弄和辛辣的讽刺!听后感觉心里特别的痛快、解气,说句时髦的词儿吧,一个字儿"爽!"那位说了,这样的相声能见观众嘛?"锋芒毕露"的?别急,这就是我下面要说的,比较高明的艺术手法。作者采取的是"借物(动物)喻人"的手法,或者叫"拟人化"的手法,说白了就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拿动物说事儿,借动物的嘴,说动物的事儿,暗含着讽刺的是人。让被讽刺者浑身难受又无话可说。这比情感的直接宣泄、痛斥、谩骂还要过瘾!让人听了以后有所回味……哎,我说到哪儿啦?我想干吗来着?对了,我想给大家摘录其中的几个包袱,听过的就权当回味一遍,没听过的可以先睹为快!

    森林动物园要开动物晚会,开会之前:

    甲:那个熊猫在这树根儿底下啃这竹子叶,它跟旁边儿那狗熊嘀咕。

    乙:嘀咕什么哪?

    甲:(天津倒口)"你说这叫嘛玩艺儿啊!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开会呀!还是人好啊,人遵守时间哪,人是八点开会八点到,九点开会九点到。咱们动物就不行啦。八点开会九点不到,来了也是瞎妈唠;一杯茶水一张报,中午还要来一觉;下午摆上车马炮,四点多钟穿外套;下班之前上厕所,临走给单位留泡尿!"

    乙:还挺合辙的哪啊! …… ……

    甲:它说完了老山羊捋捋胡子在那边儿表示赞同:"嗯,有道理!有道理呀。人哪,有信用。你看他们有信得过一条街。咱们动物就不行了。哪条街你都信不过。你就说那豆腐,那都是用骨科医院敷腿那石膏点的;你说那卖菜籽的,说是白萝卜,你回家种去吧,能长出紫茄子来。门口儿那大夫镶牙的,那是大夫吗?昨天我还看他在北市场哪儿掌鞋哪!还有那美容院,说是隆胸,结果前边隆不起来,后肌娘(脊梁)长俩大包!"

    乙:这什么玩意儿!这是!?

    甲:"就门口儿那小铺儿还不错……"

    乙:都挺好的。

    甲:"打醋缸里捞出俩死耗子来!" …… ……

    甲:"大灰狼啊,那小子,一早起就走了。"

    乙:你看见了吗?

    甲:"看见了。它穿件皮大衣,腰别BP机,先洗桑纳浴,后看VCD,坐在包房里,挎俩母狐狸。"

乙:纯粹吃喝玩乐,这是。 甲:"这小子,牛透了!现在它是喝酒一口周(喝干),麻将净自搂(自摸),小姐随便搂,跳舞摸后丘儿!(后丘儿:又叫后臀尖,后座子)"

    乙:什么玩意儿,这是!

    其实这种手法并非杨振华的专利,以前的相声中就有。常宝丰的《并非讽刺裁判》、刘伟、冯巩的《八戒贬悟空》、李金斗的《武松打虎》(借古讽今)等等。美学里管这种艺术手法叫"譬喻"。我更喜欢叫它"寓言体"的相声。它的主要的"包袱"取自,或者说借鉴了"民谣"的形式。有的来自报刊、网络,有的是作者(演员)的创作。这里也不想对它的包袱做太多的分析,主要也是想借这段相声说点事儿,说说当前相声为什么陷入了低潮、低谷,或者说疲软。为什么相声作品越来越少,精品更是难得一见。究其原因恐怕很多,方方面面,错综复杂。这里只从一个侧面谈一点个人粗浅的看法,这也是受了《动物世界》的启发。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相声需要包装,尖酸、刻薄的、锋芒笔露的嘲讽(内容)要靠平和的、温和的、迂回的方式(形式)来表现。这样比较易于通过审查,不至于胎死腹中。遭到枪毙。这样既能保证作者、演员几个月的辛苦劳动不会白白地付诸东流,又能给观众带来新的精神食粮。俗话说,顺情说好话,讽刺讨人嫌。(没这句俗话,自己吓编的)任何一个国家、党派、政府、集团,乃至于个人都不希望被人讽刺,假如你是一位领导,你希望被人讽刺、挖苦嘛?还甭说您是中央、地方党政军的领导,您就是一个小单位的头头儿,有人天天讲您的笑话,到处传播您丢人现眼的"光辉业绩",您能熟视无睹、放任自流嘛?所以说,党的威信和尊严我们要维护,对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弊端、毒瘤我们也要揭露,以引起疗救的注意。但是怎么写,怎么说,这里还有一个技术问题,也就是姜昆老师所说的"既能让官方接受也能让老百姓接受的那个点"。对于领导审查,替我们把关的问题我们一定要正确对待,没有领导把关,想说什么说什么,岂不是乱了套乎?自由都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官方的,或者说领导的审查尺度摆在那儿,我们(相声作者、演员)怎么办?一个是呼吁,象姜昆前些日子在天津说的那样"如果能给相声创作更加宽松一些的政策,相声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一些。"这种呼吁所能起到的效果,我们不好判断,比较乐观的估计是不抱希望。还有一种就是适应、顺从。领导审查的尺子摆在那儿,你既不可能象撑竿跳那样越过它,更不可能绕道而行。"把他灌醉了行不行哪?"更不行了!只有适应,迎合,这没什么可丢人的,相声不是无情物,它跟人一样,既要耿直,也要圆滑,既要真诚,有时也要来点儿虚伪……否则的话你别无选择。技巧和包装要多讲究一些,讽刺的锋芒稍稍收敛一些。在手法上做一些变更。现在不象刚粉碎"四人帮"那会儿,过多地注重情感的宣泄,而不在乎你用什么样的技巧,甚至忽略了你所叙述的故事的真实性。比方说,任你觉悟再高的村支书、社员群众,也不可能大伙一起哄把"首长"挤到猪圈里头去。(《白骨精现行记》)但那会儿观众是借助演员的叙述发泄对"四人帮"的愤恨,至于能不能挤进去?挤到猪圈里或牛圈里且不去管他!现在不行了,那有那么方便的靶子老戳在那儿,让你随便扎呀?建议作者和演员在上讽刺型的段子时,首先要自己把好关,要考虑到它的副作用或副面影响。二是要慎重,三是多绕几个圈子。在苦口的良药上多抹几层蜂蜜。尽最大的可能让被讽刺者能够接受。即便这样,也不敢保证能够顺利通过,只能增加一些保险系数,您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领导的眼睛更得是雪亮的啦!"小样儿!穿个小马甲儿我就认不出来你了?我照认识你!"得,又逮住一个!

    总之,包装比不包装要好,多包几层吧!以上是《动物世界》带给我们的启示。如理解或认识上有偏差,望各位同好不吝赐教!

本贴由大宝于2000年10月17日23:32:25在〖中国相声艺术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