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漫议李玉声先生之一:《定军山》

  • 关键字: 李庆昊 李玉声 定军山 陈大濩 余叔岩
  • 作者: 李庆昊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2-09 21:44:08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选这出戏做第一篇文章,是因为当初让我对李先生“一见倾心”的,正是这出《定军山》。流传的录像有两版。按时间顺序排列,第一版是1990年12月纪念余叔岩百年诞辰“海内外余派汇演”时在上海的演出录像,另一版则是2004年在《名段欣赏》录制的片段。李先生自称《定军山》学得比较“杂”,却都有来路:贯大元教的唱,父亲李洪爷给说的身段,等到了杭州又由陈大濩从头到尾给归置了一遍,自己又融入了武生的一些表演意识。故而先生这出戏别具一格,并不与当下流行的谭氏风格雷同,堪与其平分秋色。咱先聊聊这出戏,具体到李先生的录像,则以1990年这版为主,其中插入2004年录的几个片段(即【西皮二六转快板】“师爷说话言太差”;【西皮二六转快板】“在黄罗宝帐领将令”;【西皮快板】“我主爷兵发葭萌关”;以及【西皮流水】“这一封书信来得巧”),顺序就按照剧情推进。一、概况黄忠的戏,不过《战长沙》《取巫峡》《定军山》《阳平关》《五截山》《伐东吴》几出,但是扮相各有不同。《战长沙》戴紥巾,跟关老爷的夫子盔对称;《定军山》《阳平关》戴帅盔,黄忠是黄靠金帅盔,严颜是白靠银帅盔,服色漂亮;《伐东吴》也戴帅盔,因为中箭以后见刘备有起箭抖去帅盔的表演,紥巾却是甩不了的,当然如果不带“起箭”就还可以打紥巾。谭大老板脸型瘦削,戴帅盔不顺眼,凡是演黄忠一律改成紥巾,形成了惯例。黄忠严颜双起霸也改成黄忠从白虎门单上阻令。此外,老的演法中还有和今日不同的地方,其一,在宝帐里拉弓之后若是唱“连开三弓力不乏”则还有一番耍刀,谭老板舞台上不耍刀,仅在其无声电影中表演过这一段,可惜是再也瞧不见了。其二,刘封调黄忠回营一场,如果黄忠斜蟒,鼓佬便知道不带斩渊。其三,人手不够时夏侯渊是由严颜赶场的。好佬唱《定军山》,得要两个硬配角——严颜和夏侯渊。同庆班常演这出,若是位列开场三四出,严颜就是个“官中活”了;中场四五出的位置,刘春喜黄忠李鑫甫严颜;谭老板大轴唱这个,严颜则是刘春喜或者李顺亭,夏侯渊往往是钱金福了。当年这戏算是老生的必修科目,唱念做打都有极高的要求——唱西皮到底,趟马、舞刀、开打,颇考验综合素质。如今这出就剩下谭派还演,还多半有点不伦不类。余叔岩学谭老板,唱念做打均有建树,《定军山》也是怹拿手戏。印象中刘曾复老曾说:“余叔岩唱儿是好,但是给他的唱念做打四项评分的话,唱功得分最低。”故称余先生是须生泰斗,名副其实。大唱京歌的艺术家们,宁不自愧?1990年这场纪念演出,时年五十岁的玉声先生有三出参演剧目《定军山》《小商河》《挑华车》。窃以为这并不是李先生竞技状态最佳的一次演出,却仍足以使人油然而生敬意。那功夫那劲头,在同代演员中足可越迈众侪,不说空前,但肯定是绝后了。二、第一次讨令这舞台用的还是地麦,先生在后台一声“且慢哪——”,这就有彩儿!响堂打远足见功力。而且声音形象苍劲古朴,绝不同于怹武生唱念的高亢醒脾和红生的雄浑深沉。“四击头”出场亮相;到大边台口右转进帐,见礼后,在“住头”中转身归大边,双手分提靠腿亮相;念诗“末将年迈勇,血气贯长虹。杀人如削土,跨马走西东。两膀千斤力,能开铁胎弓。若论交锋事,还算某黄忠”,伴随着掸须、捋髯、砍掌、勒马、左右顺风旗、开弓、捋枪、托须亮相,配合着脚下,动作虽不繁难,却走得边式漂亮。这一段西皮二六转快板“师爷说话言太差”,李先生将尺寸放得略慢,但情绪饱满,脸上身上处处有戏,眼神身段运用得恰到好处。如“军师爷不信你在功劳簿上查一查”一句,“军师爷”三字回身向诸葛亮拱手,然后转身左掌做托簿状,右手指左手,唱第一个“查”后有一停顿,侧身向诸葛亮瞪了一下,极是传神。相比之下04年《名段》中的处理稍微简单了一些,但那老而弥辣的精气神丝毫不减。很多人演《定军山》,这场“讨令”唱完二六就没什么可要好的了。玉声先生不同,一句西皮摇板“一不用战鼓这咚咚地打”,就能奔下彩儿来。下场时的趟马,马鞭在面前涮花,背立身后,真叫一个火爆!三、破天荡山“催马来在阵头上”,一个上句,在行腔中挥刀涮马鞭,跟腔儿配得严丝合缝。唱完“那旁来了送死的郎”后,在“冲头”中扔马鞭,那马鞭直如雕翎箭般射向下场门。大刀和韩浩架住,通名,将鞭磕开顺势刀斩韩浩,回身唱快板,最后一句“管教他含羞带愧脸无光”,“他”字翻着唱还使了个长腔,就是个满堂好。“脸无光”身随腔动,抄着尺寸起大刀花走了个“串腕”,干净利落,一亮相又是个满堂彩儿。不过遗憾的是这位严老将军,快板唱得颇为吃力。而且单枪弄死夏侯德那一下,怎么看怎么像是用棍子把他给闷死的……四、回营、第二次讨令趟马,一转身让髯口,拱手,特别帅!而且脸上一股喜气,正是一位踌躇满志的老将军形象。回营后的戏,先生演来又有不一般的精彩之处。“一来主上洪福,二来军师妙算,末将何功之有?”念到“何功之有”时微带几分笑意,言辞虽谦,却流露出几分得意;听到“要夺定军山,非二将军不可”,是一脸的惊讶和不服气;阻令后,被告知“有话坐下讲”,左手打个背供,右手冲着孔明指了几下,随后还斜乜了一眼,是小动作,却增色不少。又是一段二六转快板“在黄罗宝帐领将令”,也是名段了。此处李先生把节奏加快了,情绪较之前番更加激烈,处理得极有层次。这段唱里有一句为人诟病的著名台词“带过了爷的马能行”,汪曾祺说过“说京剧台词不通,都举得出《定军山》这‘马能行’,可这词还就是不能改。‘马能行’那‘行’是脑后摘音,改了这花腔就没了。”可玉声先生遵从陈大濩先生的路数,这句词非但改顺了,花腔还得以保留——“来来来快快带马莫稍停”,第一个“快”后一顿,然后连着唱出“快带马”,又是一顿,紧接着唱“莫稍停”,“停”上照样耍这脑后摘音的花腔,这一句唱虽有停顿,但节奏感依然强烈。后来录《名段》时,唱词有所改动,把原来“食王的爵禄当报王的恩,效当竭力忠心尽,再与师爷把话云,一不用战鼓咚咚打,二不用副将随后跟”改为“西川路上立下功勋,休看我今年七十整,斩将搴旗不让人”,带马那句改为“带过爷的马莫稍停”,为避免拗口,腔调做了些简洁处理,仍然动听。上马归大边唱最后一句“我要把定军山一扫平”,“把”字又是翻高唱的,再加上满面怒容,神韵气度绝佳。五、“我主爷兵发葭萌关”在我的接触范围内,西皮快板节奏最快的,两段。一段《战太平》“怀中抱定小娇生”,一段就是这个“我主爷兵发葭萌关”。老词是“攻打葭萌关”,李先生对此做了改动:“葭萌关本来就是刘备的地方,是派兵增援,说‘攻打’不太合适。”改为“兵发”,腔不动字不倒。如果要从李先生这出《定军山》中挑出一个最能体现他在表演中糅进武生感觉的片段,我肯定投票给这一段西皮快板。只有在武生走响边如《挑华车》时能看到这种歌舞并举的表演。以后再有人敢说京剧节奏慢,我一定得按着他看这段!李先生此处的表演太给力了!撤步、加鞭、勒马、抬腿、拧身、圆场……一招一式颇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却又款式规矩交待得清楚明白, 而且怹一个人在台上边唱边舞,竟可让人生出满台靠旗翻飞的感觉。“三军与爷催前趱” 唱到“催前趱”时归中三甩须,正合上最后的三锣!踩着“四击头”踢腿转身,双手勒马亮相,身段绝不花哨繁复,可走起来就是那么帅!而且嘴里丝毫不含糊,满宫满调毫厘不爽。这是真功夫!李先生六十四岁时录制这段,照样酣畅淋漓一气呵成!不知现在的“中坚力量”们谁有这本事?要不就是身段勉强走出来顾不上嘴里的唱,要不就是保证了唱,身段上跟军训似的原地转圈,这岁数都年轻在哪儿了?如果说京剧真的要完,这就是迹象之一。六、斩渊“适才大战在山坡”改流水为摇板,有彩儿。擒夏侯尚,起大刀花漫头,但不砍去相貂壳露出光头来。西皮流水“这一封书信来得巧”后,思考转天走马换将时斩夏侯渊时拖刀计的身段,提甲亮相,又能有好儿。阵前射死夏侯尚后,提刀上马率众急下,圆场跑起来髯口有如迎风摆动一般。但这一段里最值得关注的,是“拖刀计”的演法。“拖刀计”关公曾经要用,“老将黄忠名不虚传,斗一百合全无破绽,来日必用拖刀计,背砍赢之。”具体到《定军山》“斩渊”这拖刀计,应该是劈而不是抹。李洪爷在《京剧长谈》里给了个详解——“夏侯渊在小边用大刀漫黄忠头,而后一盖、一扯、半过河、对面冲过去,黄忠一盖,夏侯渊接‘腰封’,挑黄忠‘马腿’,黄忠盖夏侯渊刀头,双进门,黄忠变刀式反劈夏侯渊于马下”。玉声先生这“拖刀计”,正本清源边式规矩,而且最后一刀是砍在夏侯渊背上,正合“背砍赢之”。七、再说几句这出《定军山》,先生做戏好功夫深,都不必再行赘述。却仍有一条不得不提——踩锣经!这是先生演戏最妙的地方。单看身上,未必特别冲。可用好了踩准了锣鼓经,照样有股子火爆劲。我突然间特别能理解央视戏曲频道当初为何宁可放那些恶俗电视剧也不愿播出老先生们的演出录像了……就这出《定军山》,见过李先生的,还有谭先生的音配像,旁人的还有值得看的么?反正我是没什么心思了。过年了,先贴这头一篇,《一战成功》讨个吉利,权当给大家拜年了~~~准备写本系列下一出戏——《小商河》。

 

本贴由李庆昊2011年2月7日10:37: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