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必有隐情在心潮——写给李世济先生

  • 关键字: 文化沙漠 李世济 拜师 程砚秋 程永江 果素瑛 程派
  • 作者: 文化沙漠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6-07 23:50:39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李世济先生大安!
 

    促使我写这封信的起因,是上一篇拙文《三问李世济:“双重标准”大不该》网发后,您的拥趸者、某些“护驾人”见戏迷们探讨事情真相,竟撒泼骂街,恨不得一口吞人,那一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张致,让人不得不思量他们的“忠诚”后面是要“保护”些什么,隐藏些什么。这应该不是您的做派风范。好在现在不是文革,不准别人说句公道话、良心话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在您的拥趸者的“警醒”下,我深感有必要尽早提一提先生背后的诸多问题,它像迷雾一般模糊了戏迷们的视线,混淆了历史的真实:如李先生的拜师问题;偷拍程砚秋合照问题;借程砚秋与高层交往刻意依附政治的出道问题;同干爹及家人的矛盾问题。很多问题早谈比晚谈好,早面对比晚面对强,生前辅记比身后被人锥处囊中明智。你不谈,我不谈,不让你谈,不让我谈,最后早晚会有人谈。一个演员,无论你敢不敢面对,他(她)们的艺术和道德终归要接受广大观众的检验,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有道是:树从根脚起,水从源处流。我想先从李先生的拜师问题说起。李先生先后在2002年央视《戏曲人生》,2007年《艺术人生》中谈到拜师时说:1945年,12岁的您一个偶然场合,见到了程砚秋程大师。当时有人说您“长得跟程大师很像,何不认做干女儿?”。这一句玩笑话,反被大师严肃对待了。第二天程先生就专程带着礼物来到了李世济上海的家,拜访了您的父母。您对程先生的突然造访,简直不知道怎么高兴好,大人们赶紧叫您跪下给大师磕头,您就磕头,“这样认了他是我的干爹,就这么确定了父女关系。”
 

    程家人与您的讲述存在很大出入,“拜干爹”事件程师似乎并未“倒殷勤”。程砚秋夫人果素瑛女士证实:“李世济曾多次托人欲拜程砚秋为师均遭拒绝,最后一次世济只好以认干爹的方式给程先生叩头(《百戏斋》2002年11月第76期)。”一生难忘的事情,过去才几十年,应该是印象弥深的。好在双方当事人或其家人还在,当年程剧团的老演员也有健在者,同一事件大相径庭的两种说法有悖常理,为程师形象、声誉记,更为先生名声记,是否应该深入细致阐明问题的真相?为正视听。
 

    二、李先生承诺拜“干爹后不下海”的“反水”问题。

    程砚秋收先生为义女之初,告诫“决不可下海”,方授技艺,您听而“允之”。程永江《程砚秋史事长篇》中说:“1946年程砚秋沪上演出之间,12岁的李世济在许伯明家中得识砚秋。李世济倾慕程派艺术,欲拜砚秋习艺,因程一向不收女弟子,遂拜砚秋为干爹,立志学戏。砚秋告诫她,作为业余票戏则可,但决不可下海,如此方授之,世济允之,砚秋遂悉心授她传统开蒙戏《骂店》、《玉堂春》等。”
 

    后来事情的发展尽人皆知,为还原真实历史,先生是否就“下海问题”开诚布公的表示态度?如被后人认为“欺师盗名,言而无信”,岂非内外不美?
 

    三、先生与程砚秋合照的偷拍问题。

    八十年代,果素瑛说:“程砚秋一生不收女弟子,所以李世济也未列入程门。有几张已发表的李世济与程砚秋的生活照片,那是偷拍的(同上)。”照片是真的。偷拍到底是真是假?为什么偷拍?为什么被认为是偷拍?有必要说明,以为后安。
 

    四、借程砚秋与高层交往而刻意讨好、依附政治的上位、出道问题。

    第一代国家领导人中,毛爱高派,邓喜言派,周慕程派,周恩来对程砚秋提携有加。解放前程砚秋青龙桥归隐,表现爱国爱民心意。解放后管戏改局叫“戏宰局”,爱戏重于政治。解放后程砚秋一定程度刻意远离政治,但在客观环境中难以求全,然程肯坚持,敢担当,风骨存、原则在。很多戏迷晓得,程先生与国家领导人交往过程中,青年时期的您经常要求跟随程先生身边。程先生无意政治,先生却跃跃欲试、主动出击,借程师空挡乘政治之风上位、出道,52年组织李世济剧团,“又得唐、熊二位琴师协助(同上)”,“取师”而“代之”,展翅一飞冲云天,造成同程家更深矛盾。
 

    梨园内外对此评说熙熙攘攘,徐城北曾言:“在(高层)文化界社会界与社会界,却承认她(李世济)是个稳健坚强、既懂业务又懂政治的改革人物。后一种‘名’的产生和存在,是李世济与当今众多京剧艺术家的显著不同之处(《中国戏剧》1989年第三期第25页)。”但是很少听到您——当事人的“正论”。这事若被后人误以为先生拿程砚秋当梯子,踩着师傅的肩膀往上爬,过河拆桥,政治投机,背信弃义,自然不受用。先生应当化恩怨于及时,不知以为然否?
 

    五、与师傅、师母及家人的矛盾问题。

    您的一些拥趸者认为,品德与艺术关系不大。唱戏之人谁又不知“先做人,后唱戏”的道理?演员和师傅、师母及家人重重矛盾,充分证明一个演员的内在问题。先生上演程师《锁麟囊》场次不计其数,现实生活中却与师傅及家人反目为仇,不怕天下戏迷嗔笑:怎么连萍水相逢救人饥渴的薛湘灵还不如?怎么连知恩图报的贫家女赵守贞都不如?善花恶果有悖常伦。先生能说的还得说,不能说的尽量给人们一个为什么不能说的理由。不敢正视事实,选择沉默或顾左右而言他,实为不智。
 

    五个问题,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尚能说明一些历史问题。在下是外行,难免说些外行话,然心是真诚的。戏迷们期待先生拨云见日,这对您来说易如反掌。希望先生在有生之年,“能够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这段历史,对自己的艺术水平的评价也应该符合实际,只有这样才能令人信服(同一)。”
 

    末了,我想和李先生的拥趸者说几句话,某些人隔岸观火跳高叫嚣,等欲要与他交流时又一个鹞子翻身跳至几米开外,跳大神似的肆意谩骂,逞莽汉断棘之愚,实则是流氓假仗义。假如您愿意理性探讨李世济先生的问题(包括艺术本身问题),请自缄粗口,在下愿意奉陪。俗话说,偏听则信、兼听则明,鼓不敲不响,理越辩越明。说罢李先生德馨继续谈艺,秤杆挑起红盖头,好观西施还素妆。

 

本贴由文化沙漠2011年6月7日11:33: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