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看李阳鸣《九江口》

  • 关键字: 老田 空中剧院 李阳鸣 九江口 李万春 张定边 武老生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9-01 19:30:30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8月31日,空中剧院播出李阳鸣的《九江口》。最近看空中剧院都是在电脑上看,边看边与三五知己聊两句,也很有趣。
 

    此剧两位主角都是两门抱。张定边是花脸(如袁世海、杨赤)、武老生(如李万春、王金璐)两门抱。华云龙是小生(如叶盛兰、李宏图)、武生(如李小春、常东)两门抱。当然,从戏份的多少看,还是张定边的更重些。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袁先生以花脸行当饰张定边的演出,深入人心,以至近年年轻的戏迷朋友以为武生饰张定边是创新了。阳鸣此举不但是对祖父的纪念,也使这出黄派武生戏再现于舞台,功不可没。


    早过而立之年的李阳鸣,正当其艺术渐趋成熟之际,忽患足疾。这对于一位武生演员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啊!但是,阳鸣不屈不挠,坚守京剧阵地。哪怕是文昭关里的东皋公、锁麟囊里的卢员外,只要能登上舞台,来者不拒。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实在令人感佩。这次为纪念李万春先生百年诞辰,他奉献给观众《古城会》、《九江口》两台大戏。特别是这《九江口》,近三小时,主角张定边的戏份又那么重,唱念作舞都很吃工夫,没有毅力和信念真的很难想像会有这样的成绩。下边,按张定边出场的戏略做评述。

    第一场,陈友谅派胡兰去姑苏,请出张定边征询他的意见。上场时,左手提蟒襟,几步到台口,从脸上看出沉稳。给陈友谅建议不带人马和叮嘱胡兰的话,都交代了张定边的老谋深算。
 

    第二场见华云龙,从上场的台步就看出阳鸣的努力。那几步走,真好看。我听老先生说,有的老生、武生上台都不会迈步,京剧要演好了,真的是太难啦!真是说的好啊。在读信的第四句“八月十五会玉山”时,疑云陡起,阳鸣的眼神运用得好。不仅此处,后头的怒、惊、急等心理都能从眼神的运用上传达出来,这是阳鸣成长的重要表现。接风宴上,胡兰欲与大元帅敬酒,张定边背向观众,右手一挥,阻胡此举。这细微处可见张定边正思考着他的疑点,心没在这酒宴上。与华云龙的对话,貌似闲谈,实在审辨,开始的节奏不慌不忙,等到觉出华的回答有纰漏时,语速转快。这些地方的表演,都极符合张定边这个人物的身份。特别是这场的下场,很精彩,踢袍、抓蟒、甩袖,瞬间完成。可惜录像没抓好镜头,对的不是很正很准。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广播电台转播剧场实况,常邀请深谙剧情戏理与演员特色的老先生解说,下边该有什么精彩之处,必先提醒听众注意。播戏解说是这样,录像更应如此。你的精彩之处还未展现,我的镜头早等在你前头去了。
 

    第三场,帅府审胡兰。张定边上场,沉思,有份。当与二将对证出天气状况与胡兰所说不同时,“起过了”三字,音量控制的小,一挥手,快转身,踢袍亮住,低述出“带胡兰”,都表现了张定边在思考。这场的唱也不错。


    第四场,宫中对质。这是袁叶二位大家的重点场次,由于本场的华云龙嗓子不给力,减色不少。但阳鸣在闻报胡兰碰死监中,华云龙趁机反咬张“陷害小王”后的惊、怒,表现在踢小校时的动作神情上,可称淋漓尽致。在遭陈友谅斥责后,张定边脸上的神气和大段念白“天哪,天,想我张定边……”深沉、清晰。做为武生演员,能念到这份上,没有私下的苦练,是不可能的。下场时唱“张定边今夜晚我要大闹花堂”最后的花堂二字,不是很稳,斤劲没拿好。


    第五场,被夺帅印,以作为主,摘帅盔、交帅印后的抖手、抖髯,对两旁士兵的作表,甩蟒,都表现了这位老臣的沉重的内心。这一段袁先生演的最成功,他借鉴了《铁龙山》中观星一场的大铙,场面起后,那深沉苍凉的气氛都出来了。万春先生不是这样演的。可阳鸣融化了袁先生的表演,并不据守李门本派,这正是阳鸣聪明之处。下场时袁先生的摆蟒、甩髯、抓髯,阳鸣还不能说学到家,就是杨赤也未能尽展其师之所长。


    第六场,挡谅。素服,所戴盔头又与袁先生有别,可能是阳鸣跟据自己的脸型有所变化。上唱反二黄,是阳鸣跟据自己的情况设计的。但一出大戏,演到此,已很累了,阳鸣的嗓子略显吃力,不很圆润了。就这一个“圆”字,唱念作打,从始至终,都能做到,也真是太难啦。袁先生在这一场创造了大段汉调二黄,阳鸣则一大段念白代之。我想,如果硬让他也来这么一段,定是费力不讨好的。袁先生的这场戏还穿厚底,阳鸣则换了薄底。


    第七场,九江口救驾。阳鸣这场戏,大有乃祖之风,短袖、渔装,操桨,白髯,帅美之极。圆场、抢背对一般武生来说不是难题,但对患足疾的阳鸣来说,真的是太不容易了。看到他持桨甩髯时,不知为何,想起万春先生褚彪的甩髯了,好啊,李门有后啊!建议阳鸣多学些黄派武生、老头戏;天霸戏、老爷戏,为自己辟一条宽阔的道路。


    剧终谢幕时,见阳鸣对祖父遗像深深一躬,我的眼睛有些模糊。万春先生20多年的坎坷,在这一躬中得到了多大的安抚啊!

 

本贴由老田2011年9月1日11:11: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