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赞传统戏的“一笔带过”(二)

  • 关键字: 撕边一锣 大制作 翁偶虹 赤壁之战 于魁智 马连良 叶盛兰 裘盛戎 马少波
  • 作者: 撕边一锣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9-06 10:12:5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在继续这篇文章之前,必须重申一遍:本文所赞传统戏的“一笔带过”,不能只从字面理解。一个“字”都很难一笔写下来,何况是一出“戏”,怎可能只用一笔就搞定呢!这里的“一笔带过”是从于魁智对比新编《满江红》而对传统戏《镇潭州》所做的评语借用过来的。“一笔带过”是时下“大制作”违背艺术创作规律、急功近利、刻意拔高、贪大求全、滥用绝招、生硬堆积的反面。


    说到时下的“大制作”,不禁想起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有过一个引人瞩目的大制作——《赤壁之战》。翁偶虹先生在《翁偶虹编剧生涯》中介绍:参加这部戏的人员中,演员有马连良的孔明,谭富英、李少春的刘备、鲁肃,李和曾的张昭,裘盛戎的黄盖,袁世海的曹操,景荣庆的孙权,叶盛兰的周瑜,孙盛武的蒋干小丑;“《赤壁之战》成立了导演团,成员是阿甲、马连良、李少春、李慕良、钟灵、刘吉典、赵金声、任桂林、李纶、张东川、张梦庚、马少波和我。音乐设计是李慕良,刘吉典、赓金群。美术设计是钟灵、赵金声、安振山。这样的阵容,真可称得起是群英毕至,蔚为大观。” 。

      翁老先生说:“我有幸曾看到"连"字科马连良、程连喜、王连浦等。"富"字科谭富英、茹富兰、沈富贵、陈富瑞等,"世"、"盛"两科的李盛藻、贯盛习、叶盛兰、叶盛章、萧盛瑞、袁世海导的《激权激瑜》、《舌战群儒》、《临江会》以及《群英会》、《烧战船》,屡见而记忆犹新,列贤声容,如在目前。所以压缩这个剧目,能够心中有数,不致蹈买椟还珠、削足适履之失。只用了十天的时光,厚厚的两本,呈与少波同志。”


    请大家注意,翁老写《赤壁之战》初稿,“只用了十天的时光,厚厚的两本”借用于魁智的话来形容,应当是“一笔带过”的。


    可是,结果如何呢?翁老接着说:“一周之后,……,少波同志把我修改的两个剧本、亲手交与我,在封皮上写了几行字,意思是剧本剪裁适度,人物突出,另有方案,再议再决。……过了两天,又在卫星剧目办公室开会,与会的都是当时领导戏改的文艺工作者:李纶、任桂林、阿甲、马少波。只有我是个创作人员,叨列末座。首先,少波同志略谈了我修改的两本《三国志》,谬奖之余,谈到戏分两本、两场演全的不利条件。……通过讨论,决定以刘副部长挂帅,由李纶、任桂林、阿甲、马少波和我,成立《赤壁之战》创作组,尽量把这古代十大战役之一的赤壁之战,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结合传统的精华,突出战役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教育意义,唯一的要求是一场演全。方案既定,两本之作,自然推翻,又要在《群英会》《借东风》的原来基础上,再起炉锤,重新结构。我们分析了赤壁之战的决胜因素,提炼出《赤壁之战》教育意义的中心,总结为"团结对敌,以少胜多"。全剧的艺术感染性,总结为"在强烈的外部矛盾中又穿插着更强烈的内部矛盾"”。


    看来,“领导戏改的文艺工作者”们插手干预了,翁老的十天功夫不能算数,“再议再决”的结果是另成立一个“创作组”,两本之作,自然推翻,又要在《群英会》《借东风》的原来基础上,再起炉锤,重新结构。领导们显然对剧本大大拔高了,“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结合传统的精华,突出战役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教育意义……教育意义的中心,总结为"团结对敌,以少胜多"。全剧的艺术感染性,总结为"在强烈的外部矛盾中又穿插着更强烈的内部矛盾"”。


    虽然,谦虚、大度的翁偶虹老先生在他写的书中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情绪,但是作为旁观者,在下感觉翁老内心是无奈的。


    众所周知,翁老曾先后为程砚秋、金少山、李少春、袁世海、叶盛兰、童芷苓、黄玉华、吴素秋等名家以及富连成科班、中华戏校编写过许多剧本,一生编写剧本100余部(据最新统计,翁老加工、整理、改编、创作的剧目达130出)。翁老自幼嗜好京剧,读高中时就以票友身分登台,毕业后更致力于戏曲研究。由于他有较深文化素养,又精于戏曲表演,因此出其手笔之作品,兼有文学性和表演性,广受观众喜爱。他写的戏,唱念做打,安排得十分妥当,特别讲究与演员的“默契”,便于演员根据本人的特点进行技术上的发挥。出自翁老的《锁麟囊》、《鸳鸯泪》(后改为《周仁献嫂》)、《将相和》、《响马传》、《大闹天宫》、《李逵探母》等都已成为流传久远的传统戏。对这样的大剧作家,还需马少波之流来说三道四吗?


    设想此事如果换成齐如山的话,肯定会把手稿撕掉说声“另请高明”扬长而去的。但是,翁老作为一位旧社会过来的旧知识分子(那是都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属于被改造、利用之列),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新社会存活,在历次运动中不被戴上帽子,肯定是不敢对代表党的“领导戏改的文艺工作者”们分庭抗礼的。虽然,翁老追述这些事情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不提“阶级斗争为纲”了,但老人会不会心有余悸或者顾虑伤及有关人而不愿吐露真实心情?大家不会忘记赵丹直到临终前才敢说出批评电影界“外行领导内行”的真心话来的往事吧?


    翁老忍耐服从的结果,使得《赤壁之战》变成了不同于翁老过去用“一笔带过”方式创作的《锁麟囊》、《将相和》那样富有生命力的传世之作,最多只是由于有太多名家参演而“昙花一现” ,演过几场后就束之高阁了。


    在下无意否定《赤壁之战》的成就。毕竟是大手笔翁老参与执笔的,瑕不掩瑜。但是,由于那些“领导戏改的文艺工作者”们的干预下,使得翁老不能用他一向的“一笔而就”的创作方式,不得不违心地受人摆布,才使得《赤壁之战》不那么成功。


    以《借东风》一折为例,《赤壁之战》里改动的唱词“天堑上风云会虎跃龙骧”(原词“习天书学兵法犹如反掌”)、“从此后三分鼎宏图展望”(原词“我这里持法剑把七星台上”)、“谈笑间,东风起,百万雄师,烟火飞腾,红透长江。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赤壁火为江水生色增光”(原词“叹只叹,东风起,火烧战船,曹营的兵将无处躲藏。这也是时机到难逃罗网,我诸葛假意儿祝告上苍”)等,在文学性、思想性上显然高于原词,而且还是由马连良来唱,但是五十年下来,人们传唱的绝大多数还是《借东风》的原词“习天书……”,很少有人去唱那“天堑上……”。观众的考验,时间的考验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再以“壮别”为例,我虽然喜欢老生,但对当年《群英会》“壮别”一段(不是独立的一场,实际上是在“打盖”之前的“定计”,但由于老《群英会》“打盖”之后并没有周瑜和黄盖话别的场面,“定计”实际上是兼作“壮别”了)却很感兴趣,至今我对周瑜和黄盖的这段唱念还能学个八九不离十:


    周瑜:老将军还在此?
    黄盖:伺候都督。
    周瑜:可知二将降意否?
    黄盖:此二人是诈降。
    周瑜:怎见得?
    黄盖:不带家眷,岂不是诈!
    周瑜:哦,不带家眷者是诈?足见老将军高见。
    黄盖:都督夸奖。
    周瑜:唉!惜乎啊,惜乎!北军有人诈降我东吴,我东吴就无人诈降那曹操!
    黄盖:都督!黄盖不才,愿诈降曹操!
    周瑜:老将军愿去诈降?
    黄盖:当报国恩。
    周瑜:呃呀!我想诈降非同小可,若不受些苦刑,怎瞒细作之耳目!怎奈老将军年迈,如之奈何!
    黄盖:都督哇!俺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慢说是受些苦刑,就是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周瑜:老将军是真心?
    黄盖:是真心。
    周瑜:无假意?
    黄盖:绝无假意。
    周瑜:好!真乃社稷之臣也,受我一拜!
    黄盖:也有一拜。
    周瑜:[西皮散板]今日里苦肉计全要你忍,这江东之万幸托与将军。
    黄盖:都督哇![西皮散板]周都督休得要大礼恭敬,俺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虽然是年纪迈忠心耿耿,学一个奇男子诈降曹营。
    周瑜:[西皮散板]好一个黄公覆忠心耿耿,我料他此一去大功必成。
 

    黄盖在这场戏里仅有四句[散板],但是裘盛戎先生的这四句唱非同寻常,不仅是“三世”的高腔,“忠心耿耿” 、“诈降曹营”的尾腔也都能博得满堂彩声。


    《赤壁之战》专为《壮别》设了一场,不仅有大段华丽而雄壮的诗一样的对白,还大大地增加了唱:


    周瑜【反西皮二六】浩然正气冲霄汉,惊醒了星斗闪闪寒。骇浪奔涛增婉转,风叱云咤也缠绵!老将军,珍重自身经百战,珍重了,东风初送第一船。大江【西皮流水】待君添炙碳,赤壁待君染醉颜。漫道是长城推在江北岸,长城落在老将肩。松柏劲骨当岁寒。你谈笑而去谈笑还!


    黄盖:【西皮原板】雄志凌云百虹贯,壮哉都督赠离言。六十年来尘扑面(呐),今日才得洗汗颜。说什么开基业【二六】经百战,说什么鲸睨阵里骋雕鞍。大丈夫岂能够老死床弟间,学一个丹心报国马革【快板】裹尸还。我把那长江当匹练,信手舒卷履平川。东风起烧战船,应笑我白发苍苍着先鞭。烈火更助英雄胆,我管叫那八十三万强虏灰飞烟灭火烛天。收拾起风雷供调遣,百万一藐笑谈间。


    周瑜:【西皮散板】大丈夫怎能乾坤变,何惧萧萧易水寒。斗酒奉赠壮虎胆,


    黄盖:【西皮散板】这斗酒酹东风扫荡云天。


    相比之下,老的《群英会》“壮别”的确是名副其实的“一笔带过”了。但是,我还是喜欢听裘先生的那四句散板,对新的《壮别》却没有多大兴趣。难道是我个人的偏见吗?可以统计一下从《赤壁之战》问世以来,全国有几个剧团演过几场《赤壁之战》的《壮别》?不仅专业剧团很少见演出此场戏的,票房中也少见有传唱《壮别》的。


    以上二例这足以证明文雅的唱词未必能取代看来俚俗的唱词,刻意营造的大制作未必能胜过一笔带过的传统老戏。
    
    翁老不愧是大手笔,可叹他在“领导戏改的文艺工作者”们的挟持下,难以施展本领,只得在“大制作”中耗费自己的笔墨。但毕竟是翁老,《赤壁之战》虽然没能流传推广,总还不失为一出可看的京剧。当初假设没有那些人的干预,也许翁老“一笔带过”的《赤壁之战》会同《锁麟囊》、《将相和》一样成为代代相传的精品。

 

本贴由撕边一锣2011年9月5日19:32: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