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细品《伍子胥》(二)

  • 关键字: 撕边一锣 伍子胥 战樊城 杨少彭 打五将 张克 杨宝森 失空斩
  • 作者: 撕边一锣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9-09 16:01:26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杨先生的《长亭会》不唱“二六”只有几句“流水”。为了节省时间,张克省略此场是可以的,但最好能把《战樊城》唱完整了。如果时间不够宁可舍去《打五将》,甚至舍去《刺王僚》也无不可。伍子胥报仇的故事很长,即使唱到《刺王僚》《打五将》也还是离报仇很远。《刺王僚》是专诸、姬僚的戏没伍子胥什么事,《打五将》目的要展示演员的武功,有《战樊城》的开打也就可以了。剧情发展到《鱼藏剑》姬光接纳了伍子胥,“到吴国借兵”的计划已经成了定局,头本《伍子胥》到此结束恰到好处。


    [老朽近来腰疾复发,在电脑桌前不敢超过一小时,再加上眼睛也不给力,“细品《伍子胥》”发出了(一),自然要有(二),但腰和眼睛不给力,迟迟写不出来,这等于欠下了文债。正待加紧往下续写(二),朋友打来电话,让我看今晚“空中剧院”杨少彭的《伍子胥》。于是我改变了主意,决定先看杨少彭的《伍子胥》,然后把张克和杨少彭的两场《伍子胥》放在一起品。幸好上次《战樊城》还没有结尾,这里就先补上对杨少彭《战樊城》的观感]
 

    刚才看了杨少彭的《伍子胥》,首先高兴的是他基本演全了《战樊城》。2001年11月23日,我在CCTV空中剧院看了杨少彭的《失空斩》后曾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题为“且喜杨家有后”的帖子。当时说过这样一段话:


    “且喜杨家有后”——这是本人看了CCTV-11 昨晚播出杨少彭主演的《失空斩》后,发自内心的感慨。
 

    杨少彭扮相俊秀,嗓音宽厚圆润,可以说先天条件实胜过其父乃澎,这是他学杨的先决条件。更可贵的是他演出时的心态——规规矩矩地原汁原味地展现杨派的风范,决不哗众取宠、为了追求廉价的掌声而故意拖长腔或拔高音。本人对身段不敢妄加评论,仅就 少彭在《失空斩》 中的唱腔和念白而言,他完全是以杨宝森大师的演出录音为蓝本,一求形似,二求神似。对于京剧传统戏,特别是对待流派,我是守旧派,主张原汁原味。如果你声称是某派,却不尊重原作,自作聪明,肆意改动,这不成了假冒伪劣了吗!现在一些演员连传统戏最基本的规范(如上口字、尖团音等)都不讲究,还谈得到是哪一派传人吗?少彭从出场大引子“羽扇纶巾”开始,直到终场一声“与老将军贺——功——!”,一字一句,无论唱还是念,都是地地道道学杨的,而且比较到位,演唱效果较好。我为继张克之后,又有了更年轻的优秀杨派传人而感到庆幸。望少彭好自为之,再接再厉,并要有思想准备,像杨大师一样,耐得住寂寞,切勿追随世俗,走歪门邪道,切切!


    将近十年过去了,少彭自然是有了长足的长进,一度看起来显得稚嫩少相的脸也变得老成了。上月张克没唱全的《战樊城》被少彭唱全了。为了节省时间,减少了伍尚的几句唱,删去伍奢父子被害的明场,以及伍子胥不等报“武城黑兵临城下”(因而删去“兵临城下将阻挡,水来土屯又何妨”两句散板)从“踏尔齑粉无下场”直接接唱“家将与爷备丝缰”。这些简化处理无碍大局,伍子胥的戏基本全保留了。


    恕我直言,看到《战樊城》这里,我感觉杨少彭无论是嗓音、唱功,还是扮相、做派都胜过了张克。如果说嗓音和扮相是不能完全靠自己做主,受爹妈和其它生理因素影响的话,在做工方面就应该怪个人了。张克显得有点过,而相比之下年纪比他小的少彭反倒更老练沉稳。我特别注意到《战樊城》两段[西皮原板转二六]的结尾“不孝人——”和“早——到——京”,张克明显地摇头晃脑,像是在向观众要菜(彩),而杨少彭则比较得体,其实观众照样报以热烈的彩声。[快板]唱完“闷坐樊城等信音”二人都有抓袖转身的动作,但张克做得太剧烈,与“闷坐”的“闷”字所表达的情绪不太符合,今天看少彭这个地方,同样的身段,火候控制得恰到好处。


    不过少彭的念白在某几个字上还不如张克到位。例如上次提到:张克的念白有提高,像“吉人自有天相”的“有”、“君命有所不受”的“所”等上声字能念出杨派的特点来。而少彭恰恰在“有”“所”等上声字上,上扬得不够,没有能突出杨派的特点。另外,许多尖字都读成团字,不如十年前唱《失空斩》规矩。是不是听信了那些主张取消上口字的激进改革者的主张?


    如果再从严要求的话,在上一篇中提到“幸喜逃出天罗网,可叹我的家将一命亡。”杨宝森“天罗网”和“一命亡”的唱腔一波三折很有特色。但是杨少彭这两处腔不知是改得不太好还是学得不到位,听不出精彩来。还得再仔细听听杨先生的原唱,把“好”唱出来。

 

本贴由撕边一锣2011年9月9日00:0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