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细品《伍子胥》(五)

  • 关键字: 撕边一锣 伍子胥 鱼肠剑 杨宝森 余叔岩 谭富英
  • 作者: 撕边一锣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9-19 10:37:4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鱼肠剑》


    “自与专诸结拜之后,盘费用尽,衣履全无,只落得吹箫讨饭……”
 

    杨先生这几句念白念得太感人了!“盘费用尽”低沉地道出,“衣履”突然拔高,“全无”又极为低沉,至“吹呀箫——”的“吹呀”又拔到极高音并且拖长,“箫”字则自高而低,稍一停顿(一锣后)才吐出“讨——饭——唔……” ,“讨饭”的结尾很独特,“饭”字逐渐爬高至字尾收音至n时闭口发出近似m 的哭声。非常凄楚感人。学这段念白,比学一段唱要难得多。张克和少彭只能算学到了七八分,杨先生高音不足,“衣履”和“吹箫”奋力拔高给人撕心裂肺的感受,他二位不怕高音,念起来不费劲反而没有那种效果了。


    另外,伍员和专诸结拜为兄弟,专诸比伍员小,伍员为兄,所以专诸有句唱词是“兄有事来弟挂肠”。伍子胥当面称专诸为“专兄”是谦词,背后不会这样叫的(伍员结交专诸是为了利用他为自己谋事)。所以,杨先生上述念白念的是“自与专诸……”,但听少彭念的是“自与专兄……”(谭富英也是这样念的)。既然学杨,而且杨念得合理,还是按杨的原词为好。


    [西皮原板]第二、三两句原词是“运败时衰鬼神欺。周文王梦飞熊夜扑帐里”(有杨先生1950年香港演出录音为证),后来改成“运败时衰小人欺。周文王为江山费劲心机”,一来是为了“破除迷信”,二来又想拔高古人,说周文王如何敬业,今天看来实在是没有改的必要。据查,《封神演义》中姜子牙道号飞熊道人。第二十三回上说:“文王曰:‘孤今夜三鼓,得一异梦,梦见东南有一只白额猛虎,胁生双翼,望帐中扑来,孤急呼左右,只见台后火光冲霄,一声响喨,惊醒,乃是一梦。此兆不知主何吉凶?’散宜生躬身贺曰:‘此梦乃大王之大吉兆,主大王得栋梁之臣,大贤之客,真不让风后、伊尹之右。’文王曰:‘卿何以见得如此?’宜生曰:‘昔商高宗曾有飞熊入梦,得傅说于版筑之间;今主公梦虎生双翼者,乃熊也;……。此乃兴周之大兆。故此臣特欣贺。’众官听罢,齐声称贺。文王传旨回驾,心欲访贤,以应此兆。”于是文王找到了在渭水边上的姜太公。可见,“周文王梦飞熊夜扑帐里”与下句“渭水河访贤臣辅报华夷”是互为因果的,没有这个梦,周文王再费心机也不会有渭水河访贤臣的行动。所以,今天再唱就该按杨先生1950版把词改回来。


    另外,头一句“姜子牙无事隐钓溪”的开头三个字,杨先生1950年的唱腔是“姜3子3532牙123”字音是很正的;到后来想唱“姜5子35牙43”但嗓子不给力,“姜”字张口时没达到5而是从3挑到5成了“姜35子35牙43”。少彭也是这样唱的。虽然笔者十分崇拜杨先生,但客观地说这样唱“姜”字有点“倒”,听起来像京音的“蒋子牙”或湖广音的“降子牙”。这显然不是杨先生的本意。晚年身体不好嗓音退化力不能及,心有余而力不足,后辈应当谅解,但是学杨还是应当学杨先生最好的时候。梁庆云先生唱的就是“姜5子35牙43”,“姜”字高而平,非常正,但是我认为还是杨先生1950版的唱法好听。


    原板唱至“东迁洛邑王纲坠”转为[快二六]“五霸争强夺社稷。英雄落魄异邦地,只落得吹箫讨饭吃。”后面的两句是说伍子胥自己,表达他盼望像姜太公得遇周文王那样找到识才的明主却又不遇的郁闷心情。“讨53521饭1——1 2吃676 35 3—5—(6735都是低音)”的“讨”是个擞音,在极短时间内完成音符53521,然后“饭”字在1音上拖长,升到2后紧接吐出“吃”字,这三个字恰如其分地表示了伍子胥作为名门之后落魄讨饭的无奈。


    杨先生《鱼肠剑》的主要唱段有三段,除[西皮原板转二六]的那段“姜子牙无事隐钓溪”外,还有[反西皮散板]“子胥阀阅门楣第”和[二六转快板]“富贵穷通不由已”。少彭把最后这段[二六转快板]割舍了实在是遗憾。[二六]中“信用奸贼费无极”的“奸贼”杨先生唱出了切齿之恨,张克则轻描淡写带过了。原来杨先生把“奸”字的字尾“n”含住,“贼字稍在“眼”后吐出,才会有这样感人的效果。


    原先的《鱼肠剑》是从伍子胥去吴国的路上开始的,头场出场先唱一句[西皮摇板]“匹马单枪弃楚藩。”接唱[流水]“龙离沧海虎离山。历阳寄居七夜晚,一夜须白过昭关。”然后唱大段的[西皮原板转快板]“一事无成两鬓斑”。由于杨宝森的《伍子胥》一晚上从《战樊城》唱到《鱼肠剑》、《刺王僚》,时间已经很长了,再说《战樊城》有了两段[西皮原板]《鱼肠剑》中还有“姜子牙无事隐钓溪”那段[西皮原板],整出《伍子胥》[西皮快板]也不少了,所以就删掉了头一场。


    虽然,余叔岩的“一事无成两鬓斑”脍炙人口,但毕竟美味不可多用。这次,张克和少彭都添上了这一唱段,一来觉得多余,二来为此删去了其它段落(例如,张克删去了后半出《战樊城》和《浣纱记》结尾前的一段,少彭删去《芦中人》一场和《鱼肠剑》后面的一段[二六])未免得不偿失。我认为如果单独演《鱼肠剑》,可以加上头一场,如果演全部《伍子胥》,则还是省掉头场为好。      

    如果对照小说《东周列国志》和京剧《伍子胥》,可以发现,小说中伍子胥从逃出樊城到投奔吴国的经历比京剧描写的要复杂得多。伍子胥不是一人出逃的,而且是辗转经宋国、郑国才过昭关的。到吴国后,先是姬僚接纳了他,并答应为他报父仇。可是姬光从中捣鬼让姬僚反悔并逐渐疏远了伍子胥,使伍子胥辞了姬僚下乡务农。然后才有伍子胥把专诸推荐给姬光的情节。专诸在答应替姬光刺杀王僚之后,还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学习烹饪鲜鱼的技艺。京剧很难承载这么复杂的情节。编剧者把小说情节简化压缩成现在的剧情真是很高明的。    

    由于现在剧场演出的时间一般不超过三小时,一晚上把《伍子胥》从《战樊城》完整地演到《鱼肠剑》、《打五将》实在是难以做到的。我认为有两种方案:第一种方案是分成两本两晚上演。头本包括《战樊城》和《文昭关》;二本有《浣纱记》、《鱼肠剑》、《专诸别母》、《刺王僚》带《打五将》。第二种方案是一晚上演完的压缩本《伍子胥》。包括《战樊城》、《文昭关》、《浣纱记》到《鱼肠剑》。伍子胥的戏基本不减。《战樊城》可以省掉伍奢父子见面及被害的明场,《浣纱记》设法精简浣纱女的整段唱腔(只唱几句[摇板]),《鱼肠剑》可以省去专诸和牛二争斗的戏,从姬光上场开始。姬光的唱也尽量精简,演到伍子胥唱完[二六]姬光接纳了伍子胥“孤与将军换朝衣”为止)。另外,可以以折子戏的形式演出完整的《战樊城》、《鱼肠剑》等。  

    拙文到此打住。虽然题为《细品伍子胥》,实际上限于笔者能力和精力,只能是大略谈点个人的粗浅陋识而已。不当之处尚待诸位赐教。

 

本贴由撕边一锣2011年9月18日07:51: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