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写在中唱上海出版《菊坛经典王少楼唱腔集》3张CD之后

  • 关键字: 蝂芹 诞辰百年 菊坛经典王少楼唱腔集 戏曲教育家 余派 老唱片
  • 作者: 蝂芹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9-27 16:20:08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今年恰逢王少楼先生诞辰百年,为了纪念这位京剧大家、杰出的戏曲教育家,中国唱片社上海公司新出版了《菊坛经典王少楼唱腔集》3张CD光盘,将少楼先生平生所灌的经典剧目老唱片收纳其中,虽不是“全集”,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足以让我们这些京剧老唱片迷倍感兴奋的好事了。不过根据中唱上海网站的发行广告来看,这套CD将王少楼先生灌制的大中华唱片均断代为“1928年”,但笔者通过查阅相关文献资料发现,这10面大中华唱片实为少楼先生1930年随程砚秋南来、首次赴沪演出期间的产物。


    1930年9月,本有大连演出计划的程砚秋,受上海荣记大舞台之约请,“组团”赴沪演出,随行人员有姜妙香、芙蓉草、文亮臣、曹二庚、吴富琴、李洪春、贾多财以及场面杭子和、锡子刚、陈鸿寿、胡铁芬等人,当然还有未满19周岁的“平津著名、初次来申、正宗余派须生”王少楼与其父王毓楼。1930年9月26年,演出队伍乘“天津丸”在黄埔码头登岸,下榻梵王宫。


    10月2日晚假座全家福菜馆宴请报、票两界,到场300余人;席间由“余空我”(海上报界、票界名人、曾在大中华唱片公司灌制《宇宙锋》唱片)代表程砚秋致感谢信,并由严独鹤、苏少卿二位发表演说词。


    自1930年10月3日晚与金少山合作演出《捉放曹》至11月11日晚与金少山、姜妙香二位合演《全本借东风》,王少楼此期上海演出历时40天,共演出《捉放曹》、《定军山》、《法门寺》、《四郎探母》、《打渔杀家》、《柳迎春》、《洪羊洞》、《连营寨》、《骂殿》、《失空斩》、《打鼓骂曹》、《朱痕记》、《宝莲灯》、《琼林宴》、《南天门》、《阳平关》、《秦琼卖马》、《全本借东风》、《珠帘寨》、《黄金台》、《青石山》、《奇冤报》、《盗宗卷》、《全本红鬃烈马》、《御碑亭》、《李陵碑》、《坐楼杀惜》、《桑园会》、《战樊城》以及《搜孤救孤》等30个剧目,其中《捉放曹》、《珠帘寨》、《南天门》、《打鼓骂曹》等剧均为余叔岩亲授,加上其扮相俊雅清秀,眼神奕奕有光,演出过程中表现出极高的艺术天赋,无怪乎《戏剧月刊》出版专刊时被当时的前辈戏曲评论家认为是“美材”(陈彦衡语)、“不愧余派真传”(徐筱汀语)、“将来可传叔岩衣钵”(吴笑林语)。临回京之时,大中华唱片公司为其收灌5张10面唱片,其中《法门寺》两面、《四郎探母》两面、《战太平》两面、《捉放曹》两面、《宝莲灯》与《法场换子》各一面。


    有关这5张唱片灌制的具体日期,本人还未见有准确记载,但根据1930年12月4日《申报》登载的《少楼留声记》这篇文章可以推断之。文中称“王少楼初次来沪,一鸣惊人,今已载誉归去。濒行,大中华唱片公司约其灌片五张...尔时少楼正贴演临别重戏。此时灌片,嗓音似难应付裕如也”,而这次赴沪团队“友谊情商临别纪念准只七天”的告别演出自1930年11月5日起一直持续到11月11日,那么综合《少楼留声记》这个文章的记载,我们可知王少楼大中华唱片的灌制日期应为1930年11月5日至11月11日之间无疑了。这批唱片于1931年1月发行,首版为改良后的双鹦鹉商标;大约在1940年底,日本商人上阪孙市接手大中华唱片公司且改其名曰“上海蓄音器株式会社”之后曾以孔雀商标再版《宝莲灯》等剧目;迨1947年底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处“大中华唱片厂”新出平剧唱片,又将少楼先生的《战太平》以及《捉放宿店》等剧目再版;而这次中唱上海出版的3张CD,应该是这10面大中华唱片录音在建国后的首次汇集出版,异常珍贵。



    另,王少楼先生6面胜利唱片(《洪羊洞》两面、《捉放曹》两面、《奇冤报》与《珠帘寨》各一面)根据相关记载应灌制于1928年10月前后,但中唱上海出版的3张CD断代为“1929年”,实不知依据为何?


    附文:良《少楼留声记》,收于《申报》1930年12月4日第13版。


    王少楼初次来沪,一鸣惊人,今已载誉归去。濒行,大中华唱片公司约其灌片五张,尔时少楼正贴演临别重戏,此时灌片,嗓音似难应付裕如也。然而不然,观于第一日所灌之《法门寺》“郿坞县”之慢西皮,腔调较菊朋为清新,全段无缺残不前之憾,尤为可贵;《探母》“未开言”一段,“大喝一声”之两段快板,“弟兄们分别”之快原板,及“有劳贤弟”二句摇板,皆收入无遗。“弟兄们”一段之拔高处,跌宕处,雄劲简洁,苏少卿谓为十余年来难得聆到如此警句者,即指此也;《战太平》“大炮一声响”一段西皮摇板,有娃娃腔,有嘎调,有哭腔,高低音故须全备。今日能有此戏者,已不多见。能有此嗓,有此声口者尤寥寥也。二段自“千岁爷”起至“老爷愿死不愿终”止。有流水,有摇板,有哭腔,又跟板,清婉悦耳;即第二所灌之《捉放》“一轮明月”一段,少卿谓为兼谭余言之长,且富曲情;《宝莲灯》“我本当”一段二黄原板此段尚未有人灌过,且为少楼此次南来之红剧,预卜当大能受欢迎;《法场换子》“因此上薛门中”起,与菊朋所灌之反二黄三眼紧相衔接,的系余派真传。此剧外似简易,实则难以工稳讨好,今已成为今日最流行之新派唱工佳剧矣,不惟圆亮如常,且能耐久。少楼唱法之肖叔岩,南北今已一致赞许。故此五片之获畅销,固意中事也。又闻大中华此次收音,系用最新式技术(该工程师甫于上周自美考察归来),俟半月后,唱片出售之际,圆心片套,同时改良。唱片之光泽,亦能精进,诚提倡国货声中之好现象也。

 

本贴由蝂芹2011年9月27日15:2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