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百年风华”——记昆曲大师侯永奎诞辰100周年纪念演出

  • 关键字: 老田 侯永奎 诞辰100周年 纪念演出 侯少奎 北方昆曲剧院 大武生 单刀会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12-03 23:15:5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12月2日,梅兰芳大剧院。虽然赶上了今冬初雪,但是剧场里从一楼到三楼,真个是座无虚席,满坑满谷。北方昆曲剧院在这里举办侯永奎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演出。


    我喜欢看北昆,那还是1957年刚读大二的时候,北昆成立不久,每周六、日在西单剧场演出。我必看周六的晚场。在那里看到韩世昌、白云生、侯玉山、侯永奎、马祥麟的大师们的演出。侯先生的《林冲夜奔》、《千里送京娘》、《麒麟阁》、《单刀会》……唱念作武都臻化境,看的我如醉如痴。所以一听到有纪念先生的演出,那是必需要看的。


    演出由北京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孔杰主持。开场的《序曲》是北昆的青年演员们的《大武生》。人物众多,场面热闹。武旦出手时,踢的不是一般常见的枪,而是在藤杆两头各装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锤头,银光闪闪。演员们练得纯熟,绝无纰漏。


    第二位出场的就是已经74岁高龄的侯少奎先生演出《四平山》别母一折。这是按京剧演出的,是尚(和玉)派名剧,侯永奎先生是尚老将亲传弟子,少奎家学渊源,李元霸的脸谱勾的地道,那绣金铠甲古色古香,不同寻常。年逾古稀的老人,嗓音却极为通透,高亮动听。

    第三折是由上昆吴双、陈莉、北昆的杨帆、周好璐分演的《千里送京娘》。这是一出纯歌舞剧。台上只赵匡胤、赵京娘二人,边唱边舞。特别是后头一折,二人各怀心腹事,要靠唱腔、表情、动作曲曲传出。像下马过独木桥、京娘约赵匡胤去她家而遭拒、京娘再送匡胤等处,细腻入微,很是动人。而这样的戏,没有火炽的场面、高昂的唱腔,不是真迷大概也难被吸引了。此戏没有为“跟上时代”而改为“青春版”。跟1957年我看侯永奎、李淑君所演并无改动。我以为,昆曲既成“非遗”,还是不动大手术的为好。

    接下来,上昆的计镇华先生便装登台,唱了《长生殿》的一支曲子。同样也是嗓音清亮极为悦耳。观众再三要求下,又返场唱了“弹词”的尾声。末句直干云霄,全场掌声雷动。
 

    然后就是观众颇为嘱目的《夜奔》了。第一场由北昆的青年演员王锋担纲,他的嗓子比同龄京剧武生演员爽脆,,身上也好,进庙后倒地小憩的身段,在今年看到的几位林冲中,可说是最利索的了。接着,现在上海戏剧学院任职的王立军上,他的唱念平稳无疵。裴艳玲老师一出场,观众觉的很特别,她便装上台了(黑色圆口鞋,扎带。肥肥的烟色的的中式绸裤,中式对襟短褂)。裴老师从新水令、折桂令一直唱下来到煞尾。唱是没的说,声声字字入耳,高处陡起。直上云天。像“吓得俺汗淋淋身上似汤浇”的“身上”、“望家乡去路遥”的“加”字、“又听得乌鸦阵阵起松梢”的“阵阵”都是声未落,掌声喝采声即起。再加上唱时的种种高难动作,真让梅大观众厅为之沸腾。在唱“吓得俺魂魄销”时的摔叉也照摔不误。当然,裴老师毕竟早过花甲,摔叉后起来时手略扶了一下台毯。大概这年龄的局限也正是她不着戏装、不扎大带、不悬宝剑的原因吧。观众们理解她、认可她,真的是好声如潮,而且掌声延续时间之长多年罕见。演完后裴老师进下场门时,冲在哪里等候谢幕的王立军、王峰把两手一摊,好像是在说没演好。可是观众真的是很倾心于这位老演员,一再要求加唱。接受了两束鲜花后的裴老师像个小女孩,轻快的跳跃着进了上场门。留下另两位林冲,抱着花 。傻傻的愣在台上一小会才想到下去。

    上昆的蔡正仁先生出场,唱了《长生殿》哭像一折的曲子。我真的很纳闷,这几位老先生的嗓子是怎么保养的那么好的。像蔡先生,六点多到大厅,与不少人应酬,进后台也不会一语不发的。三个小时的时间,上台来嗓子还那么自如,令人羡慕。

    大轴是侯少奎先生的《单刀会》,只演观江景一折。少奎先生身高体壮,风仪凛然。表现行船时观看江景,身段很雄伟,有的极近雕塑。唱“新水令”、“驻马听”曲牌,声音浑厚,富有韵味。那句“周仓,这不是水”“这的是二十年前流不尽的英雄血。”气势悲壮,再现三国时代关羽的英雄气魄。据传,此折昆剧念唱词均为元代关汉卿《关大王单刀赴会》原词。流传至今800多年,也可称梨园佳话了。
 

    真正的昆曲,被梅先生多次强调为京剧演员必修的功课。昆曲“非遗”也有10年,真的希望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出的老北昆回来啊!

 

本贴由老田2011年12月3日13:48: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