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12月6日看刘宸三折玩笑戏

  • 关键字: 老田 刘宸 丑角 玩笑戏 打杠子 打砂锅 罗锅抢亲 王福民 谈元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12-07 15:56:52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本来冬寒时冷,岁末不打算多去剧场的,可这个12月里偏又好戏连连,让我的“足不出户”计划落空。六号晚上刘宸的三折丑角玩笑戏,又把我在大雾弥天的晚上从天通苑吸引到了长安大戏院。

 

    第一折《打杠子》早已闻名,难窥全豹。上世纪40年代初,立言画刊出的《名伶百影》中,萧长华老先生的剧照正是这出《打杠子》。可是从我50年代初迷京剧以来,就不见有演出过。看张豂子先生的《歌舞春秋》中记有民初时芙蓉草与钱金福反串演此剧,更令人向往。后见陶君起著《京剧剧目初探》中介绍:“张三好赌,向其舅父借貸,舅父怒使其行劫。张在松林内遇一少妇独行,张三出劫,反被少妇用计诓得其杠子,取回包裹,剥张衣裤而去”50余字而已。至今才得见于舞台。幕启时,见天幕换成旧时带出将入相的“守旧”,上昂然大书“献丑”二篆文。上一检场人,将一大红水牌戳于上场门台口,上有白水粉字:玩笑戏  打杠子    主演  刘宸  李艳艳 。 刘宸所饰之刘二混(即陶君起剧情介绍中提到的的张三)手执大板(即杠子,比三娘教子、红娘中的“家法”大的多)上。自白好赌,输光后求其舅父。整个求告过程,均由主演一人跳出跳入承担,唯在学其舅父时,用河北定兴怯口。随后即上李艳艳饰之村妇。踩跷,唱银扭丝小调。在二人遭遇后,打杠子的迫村妇剥下裙袄,又一定要她脱掉绣鞋。此时村妇有一段念白,说自己如何自幼缠足,历尽痛苦,才有这十里八村闻名的三寸金莲。不可被外人看到。命刘二混将杠子置于地上,权当一条河,不可逾界,并要转过身去。于是村妇将杠子抢到己手,以之胁刘二混剥衣。刘二混则唱“这个女人不寻常”。村妇先取其棕帽,说回家捞鱼虫。再得其长衫,刘宸本人很胖,长衫脱下,成赤膊,前有一花兜兜。又揪掉胡子,说回家刷马桶去。而后强其剥裤。不允则以杠打。刘宸还露了两手翻跌。于是脱掉红彩裤,露出蓝彩裤。脱蓝彩裤后有大花裤叉。不肯时就被追打。一次直跑到台口,再往前一步就到台下一排茶座了。村妇以杠子挑衣包,全胜而回。下场时踩跷的小碎步,赢得一片掌声。李艳艳的花旦京白,甜潤悦耳,没有时下唧唧扎扎的通病。这出戏30分钟,使那好赌、行劫的坏小子大受其苦,分明的惩恶之作。让观众在笑声中领悟到:别干坏事。那为什么那么久不见演出呢?我觉得,首先是村妇必需踩跷,这是剧本的规定。而建国后废跷,是此剧遭禁的重要原因。至于那打杠子的刘二混的脱,上有兜兜,下有大裤叉,无伤大雅。
  
    第二折是谈元、刘宸主演的《打砂锅》。此次演出用《砸锅》的剧名,以使三剧联成“打、砸、抢”博人一笑。此剧我曾于50年代看过慈少泉演出的,是一出闹剧。却也从另一面渗透着中华传统美德—孝的重要。剧中吴伦不孝,好赌,将房子抵押与其父吴成口角。吴成将其子告于县官处。县官命吴成将其子带到县衙。父子追打间,误撞砂锅。锅贩扯吴成至县衙,县官误以为锅贩就是吴伦,动刑致锅贩死。剧中之吴伦与县官照例由一人饰演,因而笑料百出。谈元在剧中演吴伦和县官,戏份很重。县官上场念引子能奔下俩好来。他演的很好,很松弛,念白极为生活化。而刘宸的锅贩,念白用山西怯口,唱山西梆子“一日离家一日深,好一似孤雁素寒林”,极为神似。而那段脱胎于“苏三离了洪洞县”的新编流水更令人喷饭。此剧结尾改动较大,“见县太爷比见阎王爷还怕”讽刺极深,但略显拖沓。
  
    大轴是《罗锅抢亲》也是我没见过的一折戏。此剧说国舅之子罗锅,奇丑,瘸腿拽臂,豁唇口吃。因见白小姐貌美,使媒婆去提亲。白府大龄丑丫头也求媒婆帮自己找个“如意郎君”。媒婆与罗锅定计,以罗锅之教师代为相亲。竟为白母相中留宿。媒婆无奈,以白府之丑丫环代白小姐敷演罗锅,骗走花红。罗锅见盖头下之人不是白小姐,怒剃其发,带人去白府抢亲。遭白家上下及村邻抵抗,大败。这个情节与陶君起介绍的有出入,看来是做了改动。


    刘宸的罗锅,学结巴,说话是胳臂、腿都不停的抽动。初见媒婆,担心自己瘸腿露馅,以一家人驮之,并用一极大之坎肩将二人罩上,滑稽突梯,令人忍俊不禁。及媒婆答应去提亲后,罗锅与其家丁等共七人合唱合舞,唱“一见媒婆她去了,不由大爷我喜眉梢”忽发奇想,佐以学洋鼓洋号声伴奏。媒婆以丑丫环代白小姐时,罗锅命奏乐。忽播出悲怆交响乐曲调,接哭皇天曲牌。待掀掉丑丫环盖头后,罗锅与另六人同起虎跳。而后趴下,匍匐前进,略似某现代戏场面。决定抢亲后的下场也是整齐干净中带有笑料。刘宸还展现了他的武功,那么胖,但是扑跌、起打,飞脚、侧翻、柱拐圆场都很溜的。因为是玩笑戏,白府的老太太、老家院的表演也都比一般的戏夸张些。特别是一些现挂,很贴近时代。如吴伦他爹说三天没吃饭了。吴伦接一句“这大岁数了,就别减肥了”。再如媒婆说罗锅家人“看你面熟不敢下笊篱”回答则说“我方便面,不用捞”。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10点过后散戏,几个戏友同乘地铁时,都对今晚的演出赞不绝口。确实,社会安定、生活和谐,人们想更开心些,想开怀一笑。京剧的玩笑戏正好有这作用。如果说生、旦、净的正戏是京剧花园中的芍药、牡丹、兰蕙的话,玩笑戏、三小戏则好像园中的蔷薇、玫瑰,同样不可或缺的。那刺还也许会起到人想像不到的作用呢。


    说到这次的演出,真得感谢挖掘、整理、传承这些戏的王福民老师。王老师1950年考入中国戏曲学学校,是首届学生中年龄最小的。也正因此,得以在学校多学习了两年。1960年毕业后在内蒙、山西京剧团工作。王老师曾得丑行大师萧老亲传,而且文、武昆乱不当。深望王老师继续努力,千万别让京剧园地里玩笑戏这朵奇葩陨落啊!

 

本贴由老田2011年12月7日10:59: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