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菊声今岁放三葩(二)难得一见《走麦城》

  • 关键字: 老田 菊生社 李玉声 走麦城 李孟嘉 小商河 李洪春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12-18 10:33:50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早在10月时就与西城老军和愚公约定,同观菊生社第二场演出、李玉声先生之《走麦城》,并于当日下午小聚。想半世纪前,我们(还有远在南粤的一位网友)都住在西城,从绒线胡同到石驸马大街,相距不远。甚至有过同场观剧的记录。而今因网上交流,竟成挚友,也是京剧缘吧。当日(12月17日)7时,梅兰芳大剧院大厅人满为患,开演前,我从二楼往上下一看,黑压压看不到红色的坐椅,深为感叹玉声先生的魅力。


    开场由李洪春老先生之嫡孙孟嘉演出《小商河》,这是李老先生的拿手好戏,传至孟嘉。出场边舞边唱“醉花荫”,嗓子很正,腿功很好。那单腿支撑移步大半个舞台、两个翻身后单腿搓步下场、战二番将后的枪下场、单腿支撑的四次翻身、战兀术的快枪都很精彩。第二场从上场门快步直趋下场门台口,脚底下的干净利索,引人瞩目。他翻身时的靠旗和靠旗飘带,构成一幅优美的画面。第七场摔岔后,半起身,以靴后跟着地前移,引起全场喝采。可以说孟嘉为今晚的演出开了个好头。


    全本《走麦城》已有多年不见于北京舞台。今年夏天小麟童先生仅演了雪夜突围一折,年轻戏迷朋友未得窥其全豹。菊生社的这次演出从关羽拒婚、封五虎开始。先上关平、周仓、廖化、马良等6将和8飞虎旗。这就为关羽的出场营造了气势,所谓“先声夺人”。李玉声先生扮的关羽在四击头后的单键子“答答答”声中出场。庄严、威武,一手提蟒边,一手抓水袖,脚步不急却透着有力。念虎头引子“绿袍金甲须似灰,凤目蚕眉美髯公”,“灰”字、“公”字上扬,难得玉声年逾古稀嗓子还那么响堂。而此后的归座就可以看出老先生功底深厚、家学渊源,真是不同凡响。接下来的拒婚、拒封、拒谏表现了关羽骄傲自负、目空一切的性格,这是他败走麦城的根源。玉声先生的脸上、神态、语气把关羽的性格交代得恰到好处。首场后的取襄阳、刮骨疗毒的关羽换了韩增祥。他的舞表现在与马童的翻跌同时的亮相造型,他的打表现在与曹仁的单打和曹将的群打。但关羽的打,绝不火炽,只看工架。刮骨疗毒一场,关羽、周仓、马良、华陀各有各的戏,都能恪尽其职。此后,孟嘉饰的关羽有短时的出场。困守麦城之后,诸葛瑾二次求见时,玉声先生再次登台,回复诸葛瑾的念白“……玉可碎不可改其白,竹可焚不能毁其节……某虽身处绝地,视死如归,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念的嘴里有劲头,声调有起伏,掷地有声。接下来是观阵的高拨子“恨吴魏领人马以下犯上”唱的悲凉苍劲。观阵后是决定突围搬兵,王甫、赵累、关平、周仓四人轮番哭谏无效。关羽以不听劝阻宣告了他一生的即将结束。最后的踏雪、被擒是全剧的最高潮,是最大的看点。看别的戏,觉得晚了可能会抽签,看这戏如果提前15分钟退场,那可绝对是极大的缺憾。我稳坐安如泰山看这最精彩的一场。单说关羽从上场门出来,直至下场门台口的大对角线快步急趋,72岁老人,脚底下还是那么利索,真让人叹为观止。(后头还有从下场门至上场门台口的对角线快步急趋)我跟身边的朋友说,就看这几步走就值啦。战吕蒙,赵累救助。再战徐晃,关平救助。最后以趋步表现雪地马失前蹄,真令全场震惊,高龄的玉声先生能葆艺术青春若此,令人肃然起敬。关平报:赵累死于万马军中后父子悲痛,那片时的静止不动的雕塑美,真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关羽那声如裂帛的“儿放大了胆随定为父杀出重围”特别是那“杀”字,真有撕心裂肺之感。看这场戏的另一收获是看到很多青年俊杰在舞台上放出光彩。首先得说饰关平的王大兴。他是天津的青年武生,以前看过电视里播过他的一些武戏,印象很好。今天的关平更是出色。他在劝军一场的念表,对一位武生演员来说很不容易。 败走麦城一场,素衣薄底甩发,手执银枪抖如游龙。激战后的翻跌、甩发,雪夜寻父的声嘶力竭的“父王”,报赵累死讯后与关羽配合的身段,都让我觉得,这是1954年看李小春关平后,我看到的最好的关平。他那两手执枪两端,全身跃起从枪上跃过,堪称绝技。武生的演出常能看到掉枪掉刀的失误,可是大兴的枪无论怎么耍怎么扔,都不会让人担心。不用说,是勤练苦练的结果。张凯的廖化,上庸搬兵一场,进营前的吊毛,哀求的念白,都属上乘。唱两句散板都那么有味。饰演华陀的李鑫艺,尚在中京院学习,参加过青京赛。他的华陀,仙风道骨、从容不迫,是一位好老生苗子。遗憾的是空中剧院没有录像,菊生社自己有可能录了,也许会在网上播出。
 

    全剧结束于10点30分,地铁末班赶不上了,多亏愚公家里他的公子驾车来接,一直把我送回家。在此致以深深谢意。

 

本贴由老田2011年12月18日10:16: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