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12月23日看谭正岩《四郞探母》

  • 关键字: 老田 谭正岩 四郞探母 兰文云 董圆圆 马小曼 黄德华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12-24 22:08:47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我从1955年在音乐堂看市三团的探母开始,到现在,这戏在剧场看过就不下20次了。单是今年,在五一节看了张建峰、杨少彭的之后,国庆节又去看张建峰单挑的。可是知道谭正岩要以此剧做为毕业10周年演出专场、并看到演出的强大阵容时,还是老早就买了长安楼上侧排的票。我想,昨晚长安楼上楼下的那么多观众中,真正没看过这戏的、不知下面该谁上场的人,一定不是很多。一出早已烂熟于胸的戏,还要到剧场去看,这就是京剧独特的魅力。


    像很多喜好谭派的戏迷一样,我对正岩一直寄以厚望。谭富英先生的戏看过很多,这出探母在1956年9月1日,他演的是盗令、过关、被擒;9月3日演的是见弟、见娘(有音配像)。后来在北京京剧团演出,三位四郎:陈少霖的坐宫、谭先生的盗令至见娘;马先生的哭堂至回令。因此我无缘看谭派一人到底的四郎,这也是我一定要看这次演出的原因。当然,这些年来,四郎一人到底的少见了,正岩的嗓子能不能顶下来、和这许多名角合作,能否应付裕如,在演出前也是我一直担心的。到剧终,我悬着的心放下来,正岩的全部四郎虽不能说尽善尽美,但总算是拿下来了,真的很不容易啊。你想,胡琴圣手燕守平的伴奏、七旬的黄德华、六十多岁的叶少兰、马小曼、比正岩大10多岁的两位公主、久不在北京露面、戏迷极为渴望的兰文云,甚至年龄与正岩不相上下、也能独挑一出大戏的杜喆的六郎,哪一位不是强劲的对手啊?和众多名家周旋,略有闪失,后果将如何啊?


    四郎上场,我在侧楼2号座,正看他侧脸。忽然觉得正岩的扮像有几分像富英先生了。此前,总觉得他像母亲的地方多,离谭家的模样较远。今天也许是在侧排的缘故?念引子、定场诗、大段道白,都显得有些紧,大段西皮逐渐沉稳下来,“失群飞散”的谭腔唱的很为动听。与公主的对手戏中“我本当吐实言求她方便”的“便”字,谭腔用的极好。在公主盟誓后,一般的四郎都是“言重了”。正岩念的是“改祸呈祥”四字念白,以前没听到过,好像该是谭派独有的。起导板劲道足,但略嫌生硬。与公主的对口快板在行腔间也有此病。通观全剧,正岩的唱在“圆”字上尚需用功琢磨,一字、一句、一腔力求避免见棱见角、力求圆润。(这一点谭富英先生就是范本,他的唱,多趲都是那么受听。)坐宫的“叫小番”嘎调真是扶摇直上,圆满完成。盗令后的“在头上摘下胡狄冠”的一段快板,是这晚快板中最出彩的,尺寸快,字眼清晰,大有1956年9月1日谭富英先生的风格。“泪汪汪哭出了雁门关”一句,杨派在“雁”字上行腔,而谭派则在“关”字上行腔,呈现不同流派的不同风格。这一场四郎与公主要令箭的动作、念白和带马、上马、甩髯一气呵成,很顺溜。被擒一场的吊毛,对于身高1.86米的正岩来说也是不容易的。见弟一场“大吼一声如雷震”、“弟兄们分别十五春”两句,是谭富英先生最为拿手的好腔,正岩唱的还欠火候,有高音送不到家之憾。见娘一场“老娘亲请上受儿拜”和三叩首、三甩发恰到好处,但到“每年间花开我的心不开”转快后则显得有些慌速。哭堂一场和四夫人配合的跪步蹉步还很到位。别家一场“儿岂不知天地为大”的“大”字没念好,嘴里拌蒜啦,不知会不会补录。看了正岩的这出戏,我更知道他很努力,也很想把戏唱好。应该说,也有成效。当然与谭迷的要求和希望还有距离,希望正岩不懈努力,把谭派继承发扬下去。我送正岩四个字是“松弛、圆润”。望正岩往这四字上靠。


    这次的演出阵容强大。想择要说说几位。董园园的坐宫、盗令。是我看过她的几出戏里最好的。嗓音清亮、京白爽脆,唱腔于平稳中见功力,不尚花潲、不求高腔、大方松弛。表情上的喜、思、悲、惊、关切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像“打坐向前”、“将你怠慢”“冷落少欢”都能明显的听出,她不着力要好心里很敬服她。她的蹲安很见腰腿功夫。


    马小曼老师的太后。在80—90年代她的太后没少演。近年则不常露了。觉得她比前更好啦。真是老而弥坚啊!祝贺祝贺。八朝官四宫女上后,太后缓步上场,大段慢板,全用尚腔。这对于学梅有成的马来师来说确是难得。单是前三句就要下四个好来。入坐时,背微驼,大步上台阶。她的一举一动自然妥贴,真有老角风范。比如唱“母女何需常问安”时 以白丝帕捂一下嘴。“孙儿啼哭为哪般”时对公主的神情。唱“五鼓天明交令还”时,一手拿令箭,一手指公主。都极自然、不做作。最后“福寿宫中乐安然“又用了一个标准的尚腔。下场时螂行鹤势的几步走,派头极大,妙到毫颠。


    兰文云的太君。今年,兰文云在上海、霸州偶有演出,京城兰迷遥望南天,叹息不已。这次来京演出太君,兰迷真可谓“大旱之望云霓”。八姐九妹引太君出场后,掌声、叫好声不断,楼上甚至有对她喊话的。直至起唱“宋王爷御驾征北塞”才算平息下来。观众如此欢迎一位演员,在我60年观剧史中,也属罕见。这不但是兰文云的人缘,而且也可以说是民心!尽管她的嗓子听来比以前略窄些,但是仍然是那么赢人。


    约略统计一下,2011年我到剧场看了30场戏。次于1954—1958那5年,居我剧场观剧数目之第6位。以这场《四郎探母》做为今年剧场观剧的收关,也很有意义的。

 

本贴由老田2011年12月24日10:4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