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岁末再看群借华

  • 关键字: 老田 群英会 借东风 华容道 李玉声 尚长荣 李孟嘉 朱强 黄德华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1-01 09:45:27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群英会借东风是马连良先生久演不衰的拿手好戏。但是他在北京极少带华容道。在上海和周信芳、林树森合作过,但周、林都要求马先生演完借风后赶装,接上派将、交令。那时在马先生借风后蹲这底,任谁都有点担心。日前我在京艺网发了表兄于1951年看捐献飞机义演的盛况,那时他14岁,有幸看此绝唱。现在先说说我看群借华的简况。1954年深秋,在长安第一次看马先生的这戏,他的前鲁肃后孔明。在此前后,在民主剧场看沈阳戏校此剧,后来该校并入中戏校。但演出人员因戏单没有了,记不起来了。1954年,市一团李万春、宋宝罗、毛世来、曹艺斌演此剧,是带华容道,毛世来反串周瑜,是除了叶盛兰之外我见到的最好的周瑜。1955年刚放暑假,马剧团与市二团联合演出,在天桥剧场,马先生的孔明,谭先生的鲁肃,裘先生的黄盖。马富禄蒋干、茹富华周瑜、周和桐曹操、杨盛春赵云。票价最高3元,是当时京剧演出的最高价。我排了七个小时的队,是我排队买票的最高记录。1956年10 月,在长安看马长礼谭元寿的此剧,是北京京剧团小团的演出。1957年7月7日晚,音乐堂再看马先生前鲁肃后孔明的借东风,次日早雷击起火,是有记载的。1958年,中戏校教师为学校勤工检学筹集基金,在广和演此剧。姜妙香周瑜、侯喜瑞黄盖、刘仲秋鲁肃,邢威明孔明、李春恒曹操,孙盛云赵云、宋继亭阚泽。起初报的高富远蒋干,开演前贴出萧长华的前蒋干,演至盗书,算是意外惊喜。这场戏的萧、姜、侯三老精彩绝伦,侯老的黄盖与裘派迥然不同,那“三世厚恩”的“厚”字,至今不忘。单说他的三更进帐报信,提灯上场,念“鼓打三更尽,风吹刁斗寒”作出夜深天寒的神态,时值8月9日三伏天,竟令人感到寒意。


    此后再看这戏就是50年后的2008年6月22日在梅大看的于魁智前鲁肃后关羽、朱强孔明、杨赤曹操、江其虎周瑜、舒桐黄盖、郑岩蒋干、奚中路赵云的群借华了。为了时间的缘故,打盖完了就上赵云起霸。把阚泽献诈降书、蒋干二下江东、庞统献连环计、观风、诊病都删掉了。剧情有些衔接不上,但如今也只能这么演了。


    2011年岁末,国家大剧院演出《群借华》,有邓沐玮黄盖、李宏图周瑜、谭孝曾鲁肃、朱强孔明、黄德华蒋干、尚长荣曹操、李孟嘉赵云、李玉声关羽。这个阵容在当今来说,可谓强大。特别是黄德华、尚长荣、李玉声三位老先生,分处北京、上海、杭州三地,凑在一起,殊为不易。于是我2011年看戏30场的纪录便被打破,至31场。


    李宏图周瑜,嗓音通透,刚劲有力,符合年青统帅的身分。“这是我暗杀他不用钢刀”的“刀”字,正是要好之处,音响发生故障,略为减色。黄德华蒋干,能传萧派之神韵。见周瑜后的神气、几个假笑冷笑、被东吴众将质问的尴尬、被太史慈吓得发呆,都恰到好处。黄老从孙盛武、萧盛萱学戏,得萧派真传,当今方巾丑中可算硕果仅存了。大概因为年事已高,头场下来,到盗书换了黄柏雪。唱、念、作虽也尽力,但火候就相差甚远了。单说“案上有书,待我看书消遣,哦哦哦”这一句,就缺少萧派的神韵。看来方巾丑的培养也是急切要解决的问题,不然将来找个称职的蒋干、汤勤都会有困难了。这场戏,场下不很火爆,邓、李、谭、朱出场时三楼传来一些掌声,黄德华蒋干出场竟没有碰头好。谭孝曾的鲁肃那句“他笑我周都督用计不高哇”也居然没要下好来。我看戏真怕场下冷,演员与观众不能形成交流,都提不起气来,看来我得卖卖力气了。至回书一场,尚长荣曹操一出场,我先可劲吼了一声好,气氛与前有了变化。尚先生的曹操上场的四句也真给力,嗓子也通快,要下两个肥彩。他的唱让人难以相信是出于古稀人之口。回书一场又换回黄德华,二老配合默契,念白、神态均擅胜场。尚先生不用后改的词,唱“造下了铜雀台缺少二美”一句时,随着那“美”字,耸肩、瞇眼,妙到毫颠。不到20分钟的一场回书,被二老演的如火如荼。二位的下场也都各尽其妙。借箭一场,孔明的四句西皮原板,松弛潇洒。鲁肃上,“限三天造雕翎这般时候”的“候”字未落地,我再喝一声“好”,却也是真的好,脆、亮颇似乃祖。特别是他的右手伸一指比划时,真像富英先生。朱强的“周都督要杀我你不搭救”,迂回婉转,而孝增的“为朋友我只得顺水推舟哇”也极为圆满。至借箭、打盖,效果都比群英会一场好的多了。李宏图的“我料他此一去大功必成”和打盖后的下场,都是掌声阵阵了。

    打盖后,即上赵云起霸。孟嘉的赵云中规中矩,沉稳大气。借风一场再掀高潮,朱强大段二黄唱来绝不吃力。导板、回龙、“观瞻四方”等处都是可堂好。此戏他演的次数很多了,这次再看,少了紧绷,多了松弛,看来这借风一场当今大有“非君莫属”之意了。

    火烧战船后,上赵云,大战曹将,孟嘉的快枪、枪下场都见功力。10时已过,8面飞虎旗引李玉声的关羽上场。舞刀亮相、下场时的快步也都难看出这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陈平一的胡琴弓法。手劲,愈加成熟,为尚、李二位的唱增色不少。尚长荣的“曹孟德在马上”那段,唱的满宫满调,神态也绝无过火之处。李玉声的西皮导板、原板、二六,唱得也极有味,嗓音有时略带沙音,有些字眼近麒之处。唯导板“耳边厢忽听得曹操来到”一句,张口唱出“忽听得”三字,下面难以为继,而且间不容发,老先生临场应变,下边那三个字不知以什么词代之,这二位年过七旬的老先生把全剧推向了高潮。剧终时已是10:40,三个多小时的大戏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谢幕也很独特,谭、朱、李、邓、黄各位都没再露。尚李二位多次向观众致意,老哥俩手挽手。迈过台口的地麦,与观众近距离再三致谢。

    回来路上,我想,以前的科班,后来的戏校,小孩都排这《群英会借东风》,现在的戏校不敢动这样的大戏了,似乎也该弥补。这戏总体效果不错,但若与前辈先贤比较,会觉得尚有不足。马先生的松弛自如、谭先生在对火字一场发自丹田的敞笑、侯老的作工,都难再觅,当代的京剧人,特别是青年,尚需努力。朱、李已届半百,邓、谭年逾花甲,黄、尚、李更是年过七旬,真希望青年演员也能挑起这类大戏啊!  

    到家是11点45,略待片时,新年钟声响起,2012年到了。在此,谨祝各位网友新年快乐。也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好戏上演。

 

本贴由老田2012年1月1日09:12: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