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试说传统京剧的灵活性(一)

  • 关键字: 老耋 京剧 人物 行当 灵活性 唱词 唱腔
  • 作者: 老耋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2-22 11:33:15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京剧中的人物,一般来说每出戏都有着固定的念白、唱词,穿着扮相,表演程式;但又有一定的灵活性,不是呆板定刻,固守不变。而这种灵活性大都可以推究其原因,不是可以随意灵活的。


    一、行当中的灵活性


    三国戏中司马懿,例由净扮,勾粉白脸,《空城计》《战北原》《脂粉计》都是如此,可是在《逍遥津》中的司马懿都由生角扮演,净脸,挂黑三。为什么同是司马懿却有不同的形象。首先是避免扮相上的雷同,因为剧中曹操勾粉白脸,如果司马懿也按上述剧中也勾粉白脸,那就成了“真假曹操”了。其次在剧中司马懿与华歆对比,应属正面人物(饶人是福)。华歆是反面人物,(斩草除根)所以司马懿是生角扮相。又如太史慈,在《神亭岭》剧中是武生,俊扮;但在《群英会》中却是武净扮演,突出威猛形象与气势,在剧中起着震慑蒋干的作用(“太史慈执宝剑十分凶恶”),这里又要忠实于《三国演义》原著,不能换成东吴另一名将官。又如《刺巴杰》中的余千揉脸,因为这里的骆宏勋是武生应工,同时也表现余千在本剧中的鲁莽性格。而《四杰村》中的余千则由武生扮演,以显示其忠诚勇健(本剧中骆宏勋只出现一次。)一种情况是同一剧目中的同一人物可由不同行当扮演。如《战宛城》中的典韦,《霸王别姬》中的项羽,《铁笼山》的姜维,《艳阳楼》的高登都是武生、武净均可扮演(所谓两门抱)。


    二、唱词、唱腔的灵活性


    同是一出《空城计》,“城楼”一段慢板,马、谭、杨、奚唱词、唱法各有不同。《二进宫》杨波“吓得臣低头不敢望”一段,一般唱四句或六句,而言菊朋却增加了“渔樵耕读(四个古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琴棋书画(四种悠闲生活)”十二句之多(现在王佩瑜唱八句)。《探皇陵》如果与《大保国》《二进宫》合演,徐延昭可只唱一大段导板接原版唱腔,如果单独演唱则应带“数郎”,即徐延昭将杨波搬兵前来的诸子:大郎、二郎等逐一夸奖,这是因为《探皇陵》作为独立的演唱时,不增加上述内容,就显得过于单薄了(现在单演《探皇陵》却很少唱“数郎”了。《望儿楼》剧中的李渊上场的一段唱,一般唱八句,但也可以增至十六句,这又是因扮演者的情况(二路老生与一般配角)不同而异。有一种是由于过去唱片时代的限制,演唱时间只能牵就唱片的灌制时间,因而减少词句,这类情况不能作为演唱典范,也不应算作灵活之类。还有一种情况:《捉放曹》中“行路”“宿店”两折中如果不带“宿店”就有不同的唱法,在“行路”最后曹操唱“紧加鞭催动了能行胯下,黑暗暗雾沉沉必有人家”这就告诉观众下面是接唱“宿店”的。如果曹操唱完前一句,后一句由陈宫接唱“大不该随此贼走天涯”就是不带“宿店”,同时也把以后的故事情节——陈宫与曹操分道扬镳,暗示给了观众。同样,在《空城计》诸葛亮的最后四句摇板的后两句唱词是“诸葛从来不弄险,险中又险显才能”,就说明带斩谡,如果唱“看起来先帝爷还有福分,回营去斩马稷责打王平”就说明不带“斩谡”,但是也暗示了下面情节的发展。
 

    (《神亭岭》太史慈用武净扮演,偶见。)

 

本贴由老耋2012年2月21日21:56: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