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3月18日在长安看《潞安州、八大锤、断臂说书》

  • 关键字: 老田 潞安州 八大锤 断臂说书 杜喆 詹磊 张建峰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3-21 10:06:1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在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擂台赛开幕前,先有两场“中国戏曲学院第五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毕业公演”。我看了18日由杜喆、詹磊、张建峰联袂主演的《潞安州、八大锤、断臂说书》。三个小时的大戏,看的真是很过瘾。杜喆的《潞安州》,是我没看过的一折戏。这戏在50年代的北京很少有人演出,我虽看过的几次《八大锤断臂说书》,但是前头都不带这一折。1983年底,王金璐先生改编演出了这戏,可惜我当时身在远郊,无缘得见。这次杜喆给我弥补上了这个遗憾。戏开场上兀术,表明要“扫平宋室,活捉宋王”。再上马童,冲金阵报信。接着陆登升帐。陆登着绿斜蟒,念引子“为国为民,领人马,镇守边廷”。陆登不顾宋王忍让求和的“圣意”,下令“开城,迎敌者”。杜喆的那个“者”字,气息均匀,嗓音清亮。迎战兀术,有快板、有起打。还有与四金兵的鏖战。杜喆显示了他文武老生的特色,唱的圆润,打得紧凑。穆雨的赵德胜,没有多少戏,但可以看出他对演戏的态度是多么认真,尽管后天 他要独挑一出赵氏孤儿,但也绝不拒绝小角色。赵德胜奉韩世忠之命给陆登下书,被金方擒获。我看过穆雨多次来二路甚至扫边的活,他在演这些角色时,绝不带出“马派”的意思,我想这大概也是对先贤的尊重吧。金方军师哈迷蚩改写书信,假冒赵德胜,去潞安州下书。接下来是陆登的重点场次:城楼和审哈。二黄导板、回龙、原板,杜喆唱得游刃有余,“为国家,…日思夜想、马不停蹄,哪得安宁”的回龙腔,字数多,唱的迭宕有致。以前他的嗓子略嫌窄些,这一年多,几次听他的唱,觉得日臻进步。杜喆也是重视舞台实践,不拒绝演次要角色。探母的六郎、鱼藏剑的姬光……他都尽职尽责。这也给他的不断提高创造了条件。审哈一场,对白盖口很严,场上的紧张气氛让观众摒住呼吸。整个长安戏院安静极了。这种状况在后来的说书一场再次出现。都能说明演员的表演能力可以紧紧抓住观众了。我看到长安的服务人员也拿个凳子坐在侧门看戏。心想,这要是演“龙凤呈祥”、、“红鬃烈马”、“四郎探母”他们一准不看,不知看过多少遍了。审哈最后那句摇板“险些儿被番奴将我欺瞒”更是唱的有滋有味。兀术攻进城内,陆登再战,有扔剑、抛枪接枪的表演,都是武生的范,杜喆演来也很自如。大幕重启,舞台大边斜设一帐。前有二桌相连,夫人乳娘上,夫人交代之后自缢于帐侧。有人不喜欢听京剧的“写意”二字,可是像这地方不写意怎么办哦?让夫人吊在半空中?你看,夫人拿出一白长绸带,往帐角一挂,,再往自己脖子上一绕,背对观众,双手下垂,水袖一搭啦,谁都能看懂:她上吊了。没有人会问,上吊咋脚不离地哦。陆登上,见夫人自缢,蹿高桌再翻下。特别是在兀术危逼利诱之下,宁死不屈,仗剑自刎。其尸不倒。而在兀术许诺为他抚养幼儿后那个硬僵尸,令人叹为观止。这几年在剧场或看电视,走僵尸的场面看的不少,可以说杜喆的这个硬僵尸能拔头筹。腰不弯、膝不屈,直挺挺倒地,真的是太地道了!这一折演了70分钟,我知道,今晚的戏早散不了。
 

    接下来,大屏幕上打出“十六年后”四字。詹磊的陆文龙登场。大红彩裤,厚底,箭衣、白蟒、雉尾,透着英姿飒爽。从去年受伤后,好久没看他的戏了,从今天的演出看,伤痛痊癒,谢天谢地。从念定场诗听来,詹磊在努力使自己的白趋近于小生。到后来说书时一直是这样,对于嗓音天赋条件不是很好的詹磊来说,真的很不容易,让我体会到他是多么努力。以前有人说詹磊脸上戏不够,从今天的陆文龙看,这个不足有了很好的弥补。不论是与岳飞的起打,还是车轮大战,那打仗好玩的雉气,那歪头看岳飞的神态,那对自己武功的自信,那对对手的傲视,都有很好的表现。起初我还担心到说书时会不会换一位小生接演陆文龙。但是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他在说书一场的文戏演的也很好,神态、念白都合于人物身份。与乳娘的交流,对王佐的神态,都很到位。至于武功,更加纯熟,比去年擂台赛的此剧更有提高。赴大营一场的趟马、踹丫、亮相;双枪战岳飞时的快枪、探海;与四锤将大战时的下腰、涮翎子、单腿立三翻身、三起三落、抛枪、接枪,都令人有目不暇接之感。从武功看,詹磊的陆文龙有超过我看过的前辈武生之处。另外,他对于场上出现的一些变故能从容应对,这也是他成熟的表现。演员在台上哪能什么问题也不出?建国初期,为抗美援朝义演,群借华。叶盛兰的周瑜。穗子掉了一个,一个转脸的功夫,他把另一个穗子也摘掉了。这就是成熟演员的应变能力。昨晚詹磊两次遇到类似情况。一是战岳飞时,头上的穗子带着了,该亮相了,詹磊急忙给择开,没有影响亮相。另一次是天青色的大带上脸了,也是很快的规整好,把美好的形象留给观众,这就是一位演员的责任心。
 

    张建峰的断臂说书,最大的特点我以为是他没有被“流派”束缚。众所周知,建峰是奚派传人,但奚先生不演断臂说书(至少建国后不演),没有音像资料流传。建峰的这戏,说书一场有马的影响,但总体上看,就是他的本色,我以为这正是能成大器的条件。他的二黄导板、回龙,清越有味。“我王佐学要离番营去闯”,直上云天,又让我想到谭富英。断臂时的“转角楼”,抛剑,扔断臂(我看谭富英、陈少霖、李和曾此处,都是从下场门侧幕抛出断臂。但昨晚似乎是建峰自己抛的,当时快如电光石火,说不准。好在空中剧院录了像,还可以再看)都很精彩。说书的念白、神气也很有看点。要说有什么不足,就是戏太大,到10点30还没结束,再不走,快三末班车就赶不上了,长安门前又打不到车,无奈没终场“抽签”了。这样到安定门车站,距末班车发车也只有三分钟了。剧院、剧场是不是也该考虑下这个问题哦。

 

本贴由老田2012年3月19日10:51: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