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泪眼模糊看程婴

  • 关键字: 老田 程婴 赵氏孤儿 穆雨 北京京剧院 擂台赛 马派 马连良 张学津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3-22 09:07:48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想了这个题目,是因为在3月20日看北京京剧院青擂赛的第一场—穆雨主演的《赵氏孤儿》时,几次被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不得不摘下眼镜擦拭。是因为剧情的感人么?是因为穆雨精彩的表演么?是因为北京京剧院把这出流传了半个世纪的好戏以崭新的年轻的阵容再次呈献给观众么?甚至是联想起不幸早逝的前赵盾后赵武的天才陆地园么?也许都有吧!看这戏真是百味杂陈,以至于12点回到家中不得不服一片安定,才得以入睡。


    首先,我觉得北京京剧院把这出自己院团的看家大戏之一的《赵氏孤儿》安排为擂台赛的第一场,真的是大有深意。从1960年马谭张裘四大头牌联袂演出算起,50多年了,这戏演遍全国,历久不衰。从马长礼、张学津、李崇善、朱强到穆雨,一直在努力的把它传承下来。从一出戏看到了剧院的延续、发展,看到了京剧的传承。我想到的是,让那些“京剧消亡论”、让那些反对京剧写意、一桌二椅的奇谈怪论见鬼去吧!真正的京剧戏迷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优秀作品!


    穆雨一直在努力,变声期之漫长曾使他苦恼。在院里,他默默的接受一切分配给他的小角色,从东皋公到孔融,从程昱到徐庶,一直到前天的赵德胜。只要能上台,只要能有舞台实践的机会,他都会从容淡定又极为认真的对待。尽管有人说穆雨这辈子就来二路了,尽管有人说“四小须生”也就是炒作,他都一如既往的努力学习、实践。上天不负苦心人,从去年参赛的《四进士》到今年一人到底的程婴,我看到了一位年仅24岁的马派老生新秀的成长,对深爱马派艺术的我来说,怎能不激动哦!


    应该说穆雨坚持认真继承的方向是对头的。不认真、全面的继承何谈发展?单说程婴的八次上场、下场,那是马先生晚年对一生舞台实践的总结,穆雨的老师张学津又做了很系统的总结归纳。穆雨把这些都很好的在台上展现出来。不论是报信时上场的急步疾行,还是盗孤的轻悄小圆场,大堂一场结束时的悲切、踉跄下场,抑或是老年程婴的迟缓移步,都在剧情之中,都合人物的身份。单看穆雨的脚底下,就可看出,绝非一日之功。值得台步都迈不好的人认真学习。穆雨的身上好看、顺溜。甩髯、抖髯、水袖、跪步都是“这里的事”。从唱来看,以盗孤、大堂两场最见出色。大堂的导板“在白虎大堂领了命”那个“虎”字唱的饱满,上扬,让人振奋—穆雨的嗓子又有好转!“劝公主休流泪”,“泪”字是典型地马腔,穆雨唱的迭宕有致,俏皮耐听。盘门一场对韩厥的大段念白到“你你你就请功受赏去吧”,真是掷地有声,佐以脸上凛然地神气,真的入戏。到说破一场的反二黄,因为戏太大、很累,穆雨的嗓子略显疲劳,但是大段的念白还是很精彩,而引人泪下。念的马味很地道,比如“但愿他是忠良好报仇冤”的“冤”字,“说明孤儿诺诺诺,包在老夫身上”的语气,“儿啊,你往哪里去了”的“了”字在嗓子里打转,正是马派特色。说破一场,赵武门外一声“开门来”在“仓”的一记大锣声里,穆雨合画册、甩髯、转身,瞬间完成,不由我想,马先生从贾洪林的朱砂痣的表演化了这身段,传给张学津,又传到穆雨,有百年历史了,京剧的宝贵艺术就是这样一代代的传承下来的。这是民族的精粹,绝不能让它流失!


    穆雨的唱、念、做让我激动,而北京京剧院的整体,更让我感动。李扬的屠岸贾,是我看到他表现最好的角色,那狂傲、奸佞的神态,那远离“十净九裘”的声腔,那纯熟的身架,特别是他的翎子工,令人击节赞赏。当赵盾在桃园斥责“奸贼做事欠思量”时,他两手执翎,一弯一直,直的那只,指向上空,时间很长。大堂一场,上场后双手捏翎子尖,踢袍,用手接蟒襟而翎子不松手,好看。郑潇的庄姬公主,嗓音宽亮,特别让我感佩的是她演探母的太后,全宗尚派,而此剧里一点尚味也没有,真是位优秀的青年旦角人才。“娘与儿儿与娘天各一方”,高音直上,毫不吃力。“宫廷寂静”一段慢板平稳中见嘹亮,唱的带情。王磊的韩厥,在自刎后那僵尸又跟前天杜喆的不同了。杜喆的僵尸地道,但也是在两脚着地的状况下做的。王磊是双脚离地,等于是蹦起来,前踹而后平身倒地,难度更大。谭正岩的赵盾,以前没听过。这次等于是给穆雨垫戏,也是继承了先祖的高尚戏德。詹磊前天的八大锤、说书多精彩哦。可在这戏里,先来了一个跟晋灵公的大铠,后头来一个跟魏绛四将中的一将,有“在”、“得令”三个字的台词。这种能上能下的品德正是老北京京剧团的传统。看了这场戏,深感北京京剧院的繁荣绝对是可以期待的!

 

本贴由老田2012年3月21日11:46: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