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青擂赛第二场—杨少彭《杨家将》观后

  • 关键字: 老田 杨少彭 杨家将 杨派 审潘洪 念白 须生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3-24 08:51:41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从18号看杜喆《潞安州》、张建峰《断臂说书》起,20日穆雨的《赵氏孤儿》。到21日杨少彭的《杨家将》还有22日谭正岩的《鼎盛春秋》。五天里连看四场大戏。这在我60多年的观剧史上,除了1958年春节外,也真是罕见了。而且巧合的是五位青年老生主演分别是李(少春)、奚、马、杨、谭的后继者。四大须生和李,正是50年代活跃于京剧舞台的主流。如今,他们的后学连续在北京的京剧舞台上一展身手。让我这老生迷频频从天通苑奔往长安,不顾年高,不惜熬夜,晚上看戏,翌日上午发帖,图的是什么哪?就是对京剧的一股深爱之情,对后起的青年演员所寄与的厚爱吧!


    3月21日杨少彭的《杨家将》,前令公后寇准。这是四大须生都演的戏。杨先生就演这两折,并因擅演此剧与《失空斩》、《伍子胥》获得“杨失伍”的赞誉。奚先生演时后头再加《黑松林》,改扮六郎,一赶三。谭先生只演《碰碑》,马先生只演《清官册》。北京京剧团成立,马谭裘在天桥剧场合演的《潘杨恨》,可以说是这几十年来此剧的最高水准。杨少彭的令公,孟宪腾的七郎魂,这二位是参赛者。孟宪腾,以前没听过,嗓子有冲劲,进大营前后的二黄唱段,很卖力气。“半空中”的高,“驾阴风”的归鼻音都不错。只是脸勾的不很漂亮,有点脏。以一折托兆参赛似乎也单薄了一些。下场的末句应该是“怕的是鸡报晓我难回阴城”而孟宪腾唱的是“难回天庭”。我以为欠妥,因为七郎带的是鬼卒,那只有阴曹地府里才有。天庭里该是神,而不是鬼。少彭的令公,唱是碰碑的最大看点,从这角度说,很圆满。导板“金乌坠”的“坠”字,“玉兔升”的“玉”字,擞音好听。回龙的“珠泪双流”的“流”字行腔长,韵味足。托兆时“猛台头又只见七郎娇生”。那“生”字扶摇直上,听的痛快。后来遣六郎搬兵的哭头,和“与尔拼”的“尔”字都很讲究。大段反二黄,唱的如泣如诉,佐以王福隆的胡琴,有如天马行空。两大段的结尾都是“我的儿啊”,腔越走越低,但同样要下好来,是因为腔里带着悲苦之情,很感人。这场结束时下场的大刀花和戳刀斜倚的亮相也很合于令公彼时的情境。接着,那让人莫明其妙的苏隐士又出来了。我立刻想到,京剧做点合理的改动可真难哦。50年代的政治氛围规定了删掉了苏武魂,是因为要破除迷信,不能有神人点化令公的情节,才纂出这个隐士(还保留了苏姓),让这文弱的老头抢走了令公的定宋刀。(那刀刚才还由两个老军吃力的抗着)。现在连七郎鬼魂都出来了,苏武魂咋就一定被封杀呢?岂不想“庙是苏武庙,碑是李陵碑”的情境只能是神人点化才会出现的么?这当然跟杨少彭的表演无关,是剧本的事。还有,“苏学士”上来念白里有“只恐他贞节有失”大概这“贞节”是错了。说气节、忠节可以,而贞节似乎专指女性,用于令公有些欠妥。碰碑后的僵尸对有武功的少彭来说,绝非难事。只是觉得真太巧,连着看了三场戏,有陆登、韩厥、赵武、令公四个僵尸,可谓僵尸大比拼了。


    清官册一折,馆驿中的叹五更纯正清越,“自盘古哪有君与臣带马”更是一唱三叹,尽展杨派风采。审潘的大段念白虽然字字入耳,语气也好,但听惯马派再听杨派,总觉得不够过瘾。戏的过场也多些,显得有点瘟。比起18日、20日的两场大戏,没有那么火爆。


    碰碑结束清官册开始前,垫一场潘洪坐帐,上念引子、定场诗。念白里有“西夏打来战表”。有点让人糊涂。宋太宗时交战对方是契丹的辽。西夏到1038年才建国,已是宋仁宗时代。就是这戏里也有“有北国萧银宗打来表本”的词,不该念成西夏。


    不是我爱挑刺,真的希望京剧越来越好。在评委表的下边给少彭写了一首打油诗,并录于此:艺宗杨派恰姓杨,一代更比一代强。失空斩听西皮调,李陵碑赏反二黄。文昭关已非绝响,骂曹鼓声震耳旁。学而不拘能融化,亮嗓音传美名彰。

 

本贴由老田2012年3月22日11:09: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