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十日之夜看张凯《珠帘寨》

  • 关键字: 关平周将 张凯 珠帘寨 朱虹 李扬 里子老生 梅庆阳
  • 作者: 关平周将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4-14 22:10:18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十日的北京之夜,雨骤风疏,长安街交通管制,巨堵无比。走进剧场,尽是熟面孔,特别是年过八旬的朱旭老师成为新老戏迷聚拢的中心。记得去年也是在这里,裘继戎的戏,看到过蓝天野先生,人艺的老艺术家对京剧新生代如此厚爱,真是令人感动。尽管比正常的七点半开戏时间推迟了几分钟,但是开戏之时,不仅评委未到齐,观众也是稀稀拉拉,不过照相的到不少,在下场门一侧长枪短炮准备停当。


    王玉玺的大太保,身材扮相挺好看,就是动作有些碎,身上小气,大嗓还好,一用小嗓高音就吃力了,声音不挺拔,这些也是制约他进一步发展的因素。穆雨的程敬思一出场,有的朋友说他没精神。其实我觉得他略带忧郁的面容,沉稳而不失松弛的步态,还是很符合程敬思这个人物身份和此时心境的,也充分反映了他这些年在舞台历练,对表演张力有了一定的控制。


    我第一次看张凯就是他给杨少彭程敬思,眨眼间媳妇熬成婆了。他个头适中,每次看他演出,那些官中行头到他身上都特别合适。脸庞挺宽,长宽比例也合适,眼睛并不大,是那种细长睑裂,眉毛稍稍上挑,一吊起来,眉目特别精神,非常有台缘,爱摄影的朋友就是冲他扮相来的。一打引子,我就感觉到他已经把十二分的劲都卯上了,之后的念白是一浪高过一浪,每句的尾音给的相当足、相当大,我就暗暗替他担心了。一来这个戏后面还有很繁的唱做,二来这个人物身份也不允许太洒。这一点他就不如穆雨,梨花盏这一大段,他删了两句,“家住曹州并曹县,姓黄名巢字举天”,很多字他也进行了软处理,逢高就低,有惊无险地渡过了气口很紧的“祥梅寺……”一句,最后卯足了劲要“二问安”的好。而张凯太保传令、太保推杯、对唱过后,到三大贤时已露疲态。这段西皮,常规是中间弦拉过门时会用双弓子催节奏,这时会来好,但此时王福隆老师很有经验没有催,可是可爱的鼓师不知是不是打了鸡血,狂敲起来了,我真没看见过这样打的,愣要了两个好,这下把气氛打起来了,到了第三个哗啦啦之后,凯子就上气不接下气了,下面几句简直是楞挺了,总算是过几年一句之后喘了一口气,最后一句算是比较完满。那时我的心真是随着他的唱提到嗓子眼了,自己也唱这段,深知此时嗓子已经是要横着了,咬不住牙,就塌调了,上回在青蓝加唱他就在这塌了,这次还好吧,但愿这些会成为凯子珍贵的演出经验,以后可得搂着点。有经验的演员,都会适当地用唱来扳胡琴,我是角,你要随着我!这是非常重要的,千万别让乐队把你给带进沟里。张凯的嗓音条件应该说是不错的,声带很紧,属于一碰就响那种,音质也很亮丽,他要是唱男高音可能特别好听。但是他唱戏,我听第一耳朵,就觉得声音飘,单薄,不瓷实,就感觉亮、尖的声音底下缺点东西托着。说是杨派吧,他比杨派薄,说是余派吧,他比余派宽。我认为他要学杨,要进一步充分利用口、喉、胸的共鸣,让声音厚一些。要学余,声音不要再靠前和两边使劲了,这样声音就扁、宽,要向上,头部,多找找,把声音立起一些来。要维持现状,我觉得可以尝试李少春先生的戏,向他的声音靠。我认为,他的嗓音学余是有条件的,要多听十八张半,多揣摩。演唱这个东西更多的还是靠自己去悟、去练。


    解宝完了以后,就有很多朋友起堂了,看来就为听唱而来。演二皇娘的朱虹,应该是比较成熟的演员了,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建立了她和张凯的年龄概念,我就总觉得他两个不太协调,张凯虽然戴着白满,还是觉得他小,就感觉朱虹在逗小孩,可能如果是张云或郑潇更合适些。这一段,张凯最大的特点就是脸上带戏,他这一手真是天赋,他那个笑容很自然,略略还透点坏,非常松弛潇洒。李扬的周德威,如果说张凯来里子老生出名了,他就来二路花脸火了。他表演很有张力,嗓子、唱功也有,唯一遗憾就是个头稍矮。我坐在前边看的真切,他的蟒实在是太长了,就临时把底边挝进去了,估计就用了点别针别住了,这就在蟒下端形成了个兜,结果一上桌子,就把椅子上端给挂住了,差点没出事。对刀,张凯起霸本身有简略,加上两边的靠旗没系好,眼看就咣了咣当要掉,还就没掉。他自己可能也有感觉,动作上也不太感给了,好悬啊,又让我一阵心跳。等下场以后,再上,靠旗就好多了,耍刀花,说实在的,不太溜。整场戏,梅庆阳的老军是出够彩了,不停地在抓哏,嗓子也好,唱得是有滋有味有调门,敲鼓也是有点有力有劲头。虽然给整台戏多了些看点,不过我总觉得有些抢戏之嫌。


    谢幕的时候,指导老师叶蓬先生上台了,本来讲几句感谢、祝贺之词也就可以了,老先生可能也是兴奋,非要求主持人“我再说几句”。这下说凯子在学校团结同学、尊敬师长……,凯子和杜喆、贾劲松是最好的三个学生云云,底下戏迷就哄起来了,都要回家啊,台上献花的也等不及了。也许是凯子当主演少,接受多束鲜花的经验明显不足,花都抱翻个了,水洒了一台。在掌声、笑声中,大幕终于徐徐合上了。


   这一段演出季,我选择了几场年轻老生的戏。长安魅力春天看的是马博通的《四郎探母》、由奇的《红鬃烈马》、张凯的《珠帘寨》,梅大是国家京剧院马力、李博、张浩洋、马磊四位老生折子戏。这就是目前北京80后老生的代表,今后的几年里,他们就要成长起来了。看了他们的演出,我还是很振奋的,因为他们都很努力,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演出机会,但是也感到他们在驾驭一整出大戏的能力上还有欠缺,特别在长安这三出表现得较明显。我很赞赏李院长祭出擂台赛这一招,给青年演员们一个表演的平台。但是我觉得在剧目选择上,能不能再基础一些,比如一些一个小时左右的戏,搜救、捉放、洪洋洞、奇冤报、骂曹、昭关等等,这些都是经典,更展示基本功,也适合青年演员来充分把握。假以时日,再贴整出大戏不迟,而在功力尚不成熟,有的连小戏都没怎么演过,就一人独挑这样大的剧目,也多少有些拔苗助长了。哦,拉拉杂杂,祝福他们吧!

 

本贴由关平周将2012年4月12日00:37: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