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一场《痴梦》使人痴

  • 关键字: 老田 梁谷音 计镇华 烂柯山 痴梦 崔氏 朱买臣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5-25 13:53:00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5月23日晚,梅兰芳大剧院大厅热闹非凡。内行里我看见孙毓敏、安云武、唐禾香、常秋月、王若皓、章贻和、邢珉山、魏春荣、许乃强、张贝勒……熟识的朋友中马龙、红豆;东方、小郭、小胖、11套戏迷、君乐、超超……齐聚于此。红豆连每次看戏必带的“大炮”都没带,说是就为的能好好看戏。为了上昆梁谷音、计镇华的一出《烂柯山》,北京的昆曲迷、京剧迷可真来了不少。整个演出,场内没有那“戏托”们躁人的莫名其妙的掌声和叫好声。只有一场结束、主角下场和精妙的作工会赢得一片掌声。看戏的观众全被带进戏里,场下真可用“鸦雀无声”来形容,真的好久没见过这阵仗了。


    《烂柯山》据说为清初文人所编,全本有20多折。如今一般演出“吵家”、“逼休”、“痴梦”、“泼水”四折。但仍剧情连贯、故事完整。说汉代朱买臣20多年谋求仕途,始终未果。只得每日去烂柯山打柴糊口。其妻崔氏,不耐贫寒,逼其写下休书,另嫁张木匠。俟后,朱买臣得任会稽太守,崔氏大悔,梦到朱买臣接他上任。遂赶至马前,恳其收留。朱以盆水泼地,以示覆水难收。崔氏羞愧投水自尽。


    戏开场,计镇华饰朱买臣上,黑衣素服,双手前插,腰间丝绦上缀书一卷,表明他虽终日劳作,仍不忘读书。那垂头丧气的神态、那手势、眼神刻画出一位被穷神缠绕的穷儒像。接上崔氏,她瞒怨自己“时不利”,骂丈夫是“穷鬼”,“叫我半生憔悴”。朱见崔,低声下气,作揖打躬。在劝崔氏时唱“一瓜一蒂贫贱相依,劝娘行莫性急”嗓音清越宽亮,全不似出于望七高龄的计镇华之口。其间,学崔氏说话、学相面先生说话,换出与本嗓相异的两种声音。“苦守清贫屈我才”的“苦守”二字,高音无挡,全剧院静静聆听二位的对白和妙曲,被带入剧情中。


    在媒婆的过场后,朱买臣换富贵衣、执扁担上唱“点绛唇”,“可叹俺半世辛劳,一身潦倒,风呼啸,雪打穷樵,走上这空山道”随唱随作,表现天冷的搓手、捂耳,手指僵直,极为逼真。雪中上山、跪步、水袖、甩髯,都恰到好处。因风雪所阻,打柴未果,回家又很犹豫的神态、甩髯下场的脚步好看至极。唱曲则音域宽广,高低不挡。“十掩朱门九不开,满头瑞雪回家来”多好的一幅画面哦,能把这画境表演出来,真的不愧是国宝级的优秀演员。(场上没有山、没有雪,全靠演员表演,这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某些制作人、导演来指挥,下起漫天大雪才逼真,可那就不是“遗产”啦)。逼休一场,朱买臣听说崔氏让写休书,那“娘子,妻啊”一句念白,声如裂帛。述说二十年来的艰辛、感叹贫富不均,唱【小桃红】“追想当初成婚配,哎呀愿白首相依二十年岁苦凄凄,我你永分离。”曲中有的工尺很高,那“永”字有如叫小番的嘎调。这一场,梁、计二人的对手戏,都极入戏。全场都在全神贯注的欣赏艺术家的表演。待到崔氏拿了休书下场后,朱买臣情绪起落极大,内心戏演的真好。悲怆的心情,都由念、表,展现给观众。先哭,后挺胸,念“哎,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不要哭”边念,鼻翼边抽搐,神情恍惚,内心悲恸,双手颤抖,连背后都是戏,真的是把古典戏曲的表演发挥到极致。我就想到五个字“这才叫戏哪!”


    接下来的“痴梦”一折,可说是梁谷音的独角戏。崔氏改嫁张木匠后,仍不顺心,逃离暂居邻舍王妈妈家。上场“行路错,作人差,我被旁人做话靶”。昆曲的“唱中有做”被梁谷音表现的淋漓尽致,脚步、手势,看着舒展中略带夸张,但绝不过火。得知朱买臣任会稽太守后那种复杂的神情,将崔氏的心理曲曲传出。接下来入梦,向前迈步时,腿台得很高,踢着裙幅。旦角这样的表演,除了《失子惊疯》外,还真没见过。见凤冠霞帔时,那喜出望外的“嗯嗯嗯,哈哈哈,啊啊啊,呵呵呵”的狂笑在古典戏剧中的旦角很少听到。如胡氏、赵艳容、花云的二夫人,或真疯,或装疯,才有类似的笑。这里的狂笑表现了崔氏几近疯癫的心理,也更衬出人物悲剧性。梦醒后,尾声的“只有破壁残灯零碎月”寥寥几字画出环境,也表现了人物的失落感。30多分钟的独角戏,70高龄的梁谷音演下来多不容易啊。难怪她自己都说,我是演一场少一场,你们是看一场少一场啦。


    末场泼水,全剧的高潮。先上地方,上念,“地方是啥差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管片的片警。”(有人觉得昆曲咋还有现挂,其实昆曲现挂古来就有。《红楼梦》第五十三回“荣国府元宵开夜宴”里描述了演《西楼记》时,文豹的现挂,不但把荣国府,还把老祖宗都现挂进去了,而且得了厚赏。)接上朱买臣,纱帽,大红官衣,脸上尽扫前两场的穷酸相,唱新水令“俺这里前呼后拥锦衣归”,堂堂正正。崔氏上,上身着富贵衣,一边袖为红色,另一半为黑色;下系腰包。头带一朵大红花,快步上场,脚底下快得难以想象是古稀之人。提出要求朱买臣收留她后,朱有一气贯丹田的敞笑。崔氏跪步时,朱背向观众,右手在背后耍水袖,都是极好的表演。朱也很犹豫,他是百感交集,有愤恨,也有怜悯,但终于“怕悠悠众口怎收伊”使悲剧推向顶点。覆水难收,崔氏落得水中自尽的悲剧结局。


    近两个小时的演出,仅两位老演员,却紧紧抓住了全场观众,这是何等的艺术魅力啊!就说前边的垫戏《势僧》,刻画了一个势利小人,让我联想起契呵夫的《变色龙》。老祖宗给我们留下多少好东西哦,可别在我们手里给丢了哦!梁谷音年事已高,今后演出机会不会很多,她不但得到过传字辈老先生亲传,而且受教于言、俞。1961年毕业后又得言慧珠老师举荐来北京向筱翠花、韩世昌大师学习。深望她能再把前辈绝技传承下去,多培养些继承者。

 

本贴由老田2012年5月25日10:05: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