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看上昆《琵琶记》

  • 关键字: 老田 梁谷音 计镇华 琵琶记 张铭荣 高明 南戏 传奇之祖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5-27 15:49:06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5月24日再赴梅大,看梁谷音、计镇华的《琵琶记》。两天的戏都从未看过,即使是改成京剧的《描容上路、扫松下书》也没听过。又是补课。


    《琵琶记》,元末明初文人高明撰写,是南戏,至今已传唱600多年,被誉为“传奇之祖”。全剧42折,写汉末蔡邕与其妻赵五娘悲欢离合的故事。蔡邕婚后二月,被其父逼离家中,赴都城洛阳求取功名。当官后,被丞相招婿,辞而不能。赵五娘在家侍奉公婆,连旱三载,首饰等物当卖已尽,奉公婆食米饭,自己背地吃糠达半年之久。却被婆婆疑为独吃美味。真相大白后,公婆感动至极,抢着食糠。婆婆噎死,不久公公也去世。赵五娘画公婆像,背琵琶上路寻夫。最终在丞相之女帮助下得以与蔡邕团聚。24日的演出,删去蔡邕这条线,仅演“吃糠、遗嘱、描容、上路、扫松、下书”几折。开场时,舞台中央置一桌,后一长凳(无椅,以示贫寒),台上左侧设一小方桌。先上梁谷音饰的赵五娘,着宝蓝褶子,上有补丁,看来女富贵衣大概不是京剧首创。唱【山坡羊】“乱荒荒不丰稔的年岁,远迢迢不回来的夫婿,急煎煎不耐烦的二亲,软怯怯不济事的孤身”寥寥数语,概括出五娘的境遇。昆曲文学的高度艺术性可见一斑。她的独白道出荒年间生活的艰难,公婆吃饭,她只能食糠,还要背地里吃,不能让老人知道。接上计镇华饰的蔡公,着米色褶子,有补丁。再上张铭荣饰之蔡婆。(这里补叙两句,张铭荣和梁、计同届,都是1961年上戏昆剧班首届毕业生,工文武丑。23日他演势僧,后饰烂柯山的瘸木匠。24日前蔡婆后下书人李旺,是非常优秀的昆丑演员,苏白很好)二老上后就拌嘴,蔡婆怨蔡公不该逼儿子去求取功名,以至如今忍肌挨饿。赵五娘耐心分别劝解二老后,以米饭奉翁姑。蔡公持筷、端碗时手一直颤抖,以示老迈。蔡婆却嫌无菜拒食。并在背地里向蔡公提出怀疑儿媳总背地吃饭,是把好吃的自己吃了。蔡公不信,蔡婆要偷看。二人下场,五娘执一水壶一饭碗上,放于台口小桌上,她独自艰难的吃糠时有大段唱,【孝顺歌】“呕得我肝肠痛珠泪垂,喉咙尚自牢噎住。千辛万苦皆经历,苦人吃着苦味,两苦相逢……”随唱随作,这时,蔡婆蔡公上,欲看五娘碗里是什么。五娘不给,三人作戏极佳。最终,蔡公抢到饭碗,看到是糠,浑身颤抖。唱【雁过沙】“颤巍巍把媳妇哭”那“把”字拔高。动人心魄。蔡婆更大为感动,后悔不该猜疑孝顺的五娘。我看到周围有不少人在用纸巾拭泪。老人想以自己吃糠回报儿媳,蔡公被噎,五娘为之捶背时,蔡婆噎的更厉害,坐于小桌之上。五娘欲照看时,蔡婆于桌上360度翻身,僵卧于地。古稀老演员,身段之快、难度之大,令人咋舌,场下掌声不绝于耳。而蔡公的跪搓步扑向蔡婆更是动人。接下来的“遗嘱”,五娘头戴白绫孝,搀蔡公上,以汤药奉之。蔡公知己不久于人世,命五娘搀扶,屋内各处看看。到蔡邕读书处哭着唱“还不回来”竹杖一直在颤。对五娘说“我那孝顺的儿啊”念得悲怆动人,赚人热泪。他坚持要给五娘下拜“我谢得你三年相扶持”那一段,节奏极快,有似京剧里的快板。唱作都极繁难。手抖,髯飘,唱得深情。“我欲报你深恩”抛杖,直跪,“来生做你的儿媳”。从蔡公的唱念作表反衬出五娘的至孝。最后,蔡公出示写好的遗嘱,允五娘改嫁。而五娘表示生是伯喈的人,死是蔡家的鬼。这“吃糠遗嘱”该是整场戏中最为精彩动人的,它刻画了中国古代妇女最高尚的品格。接下来描容上路,基本是五娘的独角戏。(昆曲里主演一人在台上,唱念作舞的场次很多,也是最难的地方)五娘换了灰褶子。携琵琶、画轴上。表明自己将赴京都寻夫,不忍抛别新丧之公婆,自画二老真容,携之上路。带琵琶是为路途中行乞时唱“行孝曲”用。画像时,有大段【二仙桥】曲,表示了自己去后公婆坟墓无人守的担心。这时邻舍老翁张广才上,送碎银,允看坟。并陪五娘坟前拜别。以“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结束这一折。听到这两句,想到《战樊城》的词,大概是从这里借过去的。


    最后,扫松下书,计镇华再改扮张广才上。手执扫帚,唱【虞美人】“青山今古何时了,断送人多少。孤坟谁以扫荒苔,邻家阴风吹送纸钱来。”【步步娇】“只见黄叶飘飘把坟头覆,不需提起蔡伯喈。”那蔡字忽拔高,似鹤戾九霄。朋友说,计先生嗓真好,还能唱几年。打扫坟墓时,张铭荣再扮下书人李旺上。是奉蔡邕之命寻其父母妻子来的。遇张广才,问路。张得知蔡邕做了大官,并告知蔡公蔡婆已逝,五娘赴京。二人对白中有些科诨,戏在李旺留宿张广才家明日早行时结束。


    纵观整晚演出,三位老演员唱念作表,妙到毫颠。然剧本的双线被简成单线,故事的完整性、戏剧冲突的尖锐性,较前日之《烂柯山》则逊一筹。以至大幕落下时,有人不信是剧终了。我也觉得以“扫松”垫底,难收豹尾之效。但是仍给观众极大的艺术享受,特别是“吃糠”一折,令人悲从中来,观之后脊发凉。观众在散戏后不是匆匆离去,而是聚于台前,以热烈的掌声答谢老艺术家的精彩演出。梁、计、张三位则放所捧鲜花于地,离开台毯,走到台口,频频向观众致意。噫!何时还能看到如此高水平的演出哦!

 

本贴由老田2012年5月26日16:23: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