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五月里看三场昆曲引发的联想

  • 关键字: 老田 奇双会 烂柯山 琵琶记 昆曲 马玉琪 温如华 烂柯山 琵琶记 非遗 京剧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6-01 18:07:01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五月里先后看了马玉琪、温如华的《奇双会》,梁谷音、计镇华的《烂柯山》、《琵琶记》。三场昆曲,看得我如醉如痴,深深被传统艺术的魅力震撼。直至月末,还在回味。同时,也想到了一些问题,说得不对大家批评。


    昆曲早在11年前就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非遗”。是我国现有的古老剧种之一,起源于明代,对我国近代剧种影响极大。民国初年几近没落,经梅兰芳先生为首的戏曲界有识之士大力提倡,才又得以延续。1957年,北昆建院,那时韩世昌、白云生、侯玉山、侯永奎、马祥麟诸位前辈健在,类似我这样的学生戏 迷 ,很快就被昆曲吸引。每逢周六,去西单剧场看昆曲,成了定例。我想,昆曲被列入“非遗”真是恰如其分的好事。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特点是不脱离民族特殊的生产生活方式,是民族个性、民族审美习惯的活的表现。中华民族有着无与伦比得悠长历史,其中单是封建社会就历2000多年。昆曲剧目自然是反映那个时代的人和事。说昆曲(也包括京剧)要有“时代气息”,我觉得只能有那个时代的气息。《牡丹亭.游园惊梦》只能有明代的时代气息,不会、也不该有21世纪的时代气息。昆曲被列入非遗,是因为它的虚拟化的表演、写意的表现手法、锣鼓、弦索和笛箫笙等管弦和打击乐器伴奏,而不是因为它加入了西洋的管弦乐队(比如新昆曲《爱无疆》就加了交响乐,我的一位年轻的朋友看过后说,这哪是昆曲哦,简直是曲剧)。也不是为表现冬寒而在舞台上降下飘飘大雪。在《烂柯山》吵家后,逼休前,有一个朱买臣独自上山砍柴,正遇天降大雪的吊场。山崎岖,天寒冷,却没有山石嶙峋的布景,没有从空而降的雪花,都由计镇华的表演展现出来。这就是昆曲表演的虚拟性,也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我还想到,1961年盛暑,马连良张君秋在长安演《南天门走雪山》,大热的天,马先生的表演令人感到寒意。而裘盛戎在排现代戏《雪花飘》时,听人说要在舞台上加下雪,就说,那还要我干嘛?可是,现在总有些人想给类似朱买臣砍柴那样的场景加上山路、大雪,觉得那才有“时代感”,那才会吸引青年观众。殊不知,正是背离了中国古典戏曲的精髓,把好端端的戏都给糟践了。


    由此还想到 京剧也在前年列入“非遗”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看中京剧的哪些特色而将它列入“非遗”的呢?是因为它有大制作,搞个真实的铜雀台让汉献帝和卫士们都呆在上面么?是因为楼那么高的古战船轰然倒塌么?是因为京剧里加了交响乐队么?我想,大概都不是。所以,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京剧、昆曲,真的是应该有个界定。当年在延安,“讲话”之后,出了不少新形式的演出。有白有唱,唱腔借鉴了碗碗腔、郿戸戏、秦腔。可是推出新剧的人并不管那叫秦腔,也不叫碗碗腔,也不叫郿戸戏,而是另起了个“秧歌剧”的名子,很快被人们接受,直到建国初期,一直演到京沪等大城市。我觉得,借鉴了京剧的某些板式,而与传统京剧的虚拟、写意特征相距甚远的如新《霸王别姬》,也可以这样,不叫京剧,另起个**剧的名字。至少要加个定语,如交响乐、立体化、写实等。让不想在京剧中看到那些标新立异成份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京剧。当然,“非遗”还有个特点,是“活态流变”。但是这种“变”应该是“移步而不换形”的“变”,是在不动摇“非遗”的本质特征前提下的变。前辈艺术大师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范例。从谭鑫培到梅马,都一直在变,但京剧的根本,没有变掉。如今的京剧院团、学府多设有“研究室”,建议先研究出一些条款,新编戏(不包括现代戏,我有好几位年轻的戏友,常说,‘我不看现代戏,要看看话剧去’。)符合这些条件的就叫京剧,不符合的爱叫什么都成,别算京剧。那样,想加交响的、想搞大制作的,尽可以自由驰骋。我且举出想到的几条以做说明:比如,京剧的净行,表现古代人物,得勾脸,有脸谱,光揉脸的不算(京剧里也有个别剧目揉脸,那是特例)。净和老生得挂髯口,粘胡子的不算。一桌二椅为代表的道具,大制作的不算(红娘剧中花园的山石、野猪林里的树不是大制作)。民族乐伴奏,加西乐的不算(从梅兰芳加二胡到李世济加笙,那也是“变”,但所变的都是民族乐器)。传统京剧的程式应该得到很好的运用……还可以列出很多条。列出这些,不是束缚,而是保护真正意义上“非遗”的京剧。我觉得,与国际接轨,对京剧来说,越是保护传统意义上的京剧,才是与国际接轨。把京剧改得西洋化了倒是接错了轨了。那就脱离了民族审美习惯,抹杀了民族个性。文化遗产都是前人留下来的,有价值有意义的宝贵精神财富。当然,有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分。对物质文化遗产,没有人想把商彝周鼎的斑斑锈迹打磨得磳光瓦亮,也没有人想把司母戊鼎残缺的一耳再补上。而是将它当成国宝,放在博物馆的玻璃柜里,供人瞻仰。对待“非遗”则更该审慎从事。

 

本贴由老田2012年6月1日17:37: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