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看杜镇杰《春秋笔》

  • 关键字: 老田 杜镇杰 春秋笔 张慧芳 马连良 姚宗儒 张君秋 叶盛兰 袁世海 马富禄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6-24 12:49:21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端午节去梅兰芳大剧院看《春秋笔》,杜镇杰主演前张恩后王彦承。此外还有张慧芳的王夫人,特地把久不登台的姚宗儒请出饰檀道济。孙震的驿卒,刘明哲的差官程义。(这在早年的扶风社,正是“五虎上将”马连良、张君秋、袁世海、马富禄、叶盛兰的组合)搁到当代,也就是很难得的了。此外,包岩的盖婆、马娜的张嫂、宋昊宇的前王彦承、高云霄的陶二潜也都尽绿叶之效。


    《春秋笔》是上世纪30年代末,马连良根据晋剧改编的一出以南北朝时期南朝的宋抗拒北魏为背景的故事,是有史实为依托的。在日寇侵华的当口,排演此戏,也有一定的时代意义。所以,那时袁世海凭一段鼓舞士气的念白,特别是最后一句“岂不要做那亡国的奴隶?”能要下从未有过的极热烈的喝彩。我以为,京剧如果说也能有什么“教育意义”,就该像这例子,自然而然的潜移默化,而不是生硬的说教。


    我在1957年夏天在广和剧场看过马连良、张君秋、马富禄、周和桐、茹富华的这出戏。那还是原本,要演三个多小时。现在的演出是根据时代的要求,精减了场次,演两个半小时了。比如金殿上,徐羡之和檀道济打赌,王彦承做了保人的情节就被删掉了。后边的“筹粮”也减了不少内容,最后的王檀两家联姻也去掉了。戏,是可以改的,改得越精当、越合理就好,但绝不该是胡改乱砍。


    杜镇杰随着年龄的增长,愈臻成熟。原本里张恩和后王承彦的戏基本没动,所以,他的戏份很重(以前的老本有些看来可有可无的过场,正是为了让“角儿”喘口气、换装、饮场才安排的。剧本的优劣在这些地方也能看出。好的剧本,这种垫场让你觉不出来。)他的唱很有味,演马派戏,但不是生硬的拘于“像”马,听他不少唱念字眼的尾音,是有马的神韵在内,但还是杜镇杰的本来面目。我以为,这很好,是流派继承的真谛。一味死学,怎么也不会再出来个马连良的。杜镇杰的嗓音条件好,但绝不过份卖弄,几处高腔展现的都恰到好处。如“狂风日落乌鸦噪”唱的满宫满调,通快以极。我两次听马先生这句,印像深刻,杜镇杰更发挥了自己嗓好的特点,听来过瘾。“见公文把我的三魂吓掉”,宇希觉得唱得差些,其实不然。这段四句,前两句是在调底唱的,表现张恩看到公文知道王彦承性命不保后的心境。辕门斩子一剧,杨延昭听到报穆桂英到营后,也这样唱。所以焦赞说,元帅听说穆桂英来啦,嗓子眼都吓小了。马先生借鉴于此,创造了调底唱两句,第三句“耳边厢又听得驿卒”还在调底,到“来叫”翻高八度。正是最精彩的几句。而且表现了张恩对王彦承的关切。为他代王赴死打下伏笔。我听杜镇杰调底的唱,更觉的韵味特好。后边王彦承的那段二黄也是斤劲拿捏的不错。这次我坐的靠前,看到杜镇杰脸上神气、眼神都很到位。


    他的做,较好的是杀驿一场,髯口功、脚底下都不错,临场处理情况的能力更看出他的成熟(髯口右边的一捋出点问题,他很快弄好)。但是灯棚换子那场,在王夫人赠银出走时,随着一声“转来”的180度转身和下场时退步穿鞋就逊色些了。马先生每演至此,必是两个肥彩。镇杰也做了,只是难以达到精彩的水准。据说马先生为练那转身,把腿都磕青了,达到精准的程度真不容易啊。他的念也很有韵味,像跟差官讲他为什么要替王彦承赴死那段念,越念越快,但能字字入耳,很不简单。


    看了张慧芳几场戏,对她的印像越来越好。觉得她平稳、大气,不为时尚所扰。真是一位好青衣。姚宗儒年事已高,嗓子不是很给力,但是,在十净九裘的当下,让我们又听到高门大嗓的净角的唱念,有耳目一新之叹。


    七月二十五日,朱强还将在长安演此剧,好啊,有比较、有鉴别,才有发展。我也买票了,再看一次。


    还有,到梅大,先去退《庄王求将》的票。退票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哦。不知那《三气周瑜》能卖多少座?

 

本贴由老田2012年6月24日10:26: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