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从陈大濩的《文昭关》说起

  • 关键字: 咕咚声声 陈大濩的 文昭关 吴小如 李玉声 流派 杨宝森
  • 作者: 咕咚声声
  • 类别: 演出预告
  • 添加时间: 2012-09-06 20:34:57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日前看到星北先生的《观吴小如评述文昭关主唱段》的帖子,这两张《绝版欣赏》的碟片,我也看过,资深京剧评论家吴小如先生对王风卿、言菊朋、杨宝森、陈大濩四位名家的唱都作了重点扼要的解析,见多识广,非常有见地,其中对陈大濩的唱也给予赞赏和肯定,详情已有星北先生的帖子里论述了,就不再另赘。y0v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如果能够仔细研究一下的话,陈大濩先生演唱的《文昭关》,其基调大部分是来自汪(桂芬)派,汪桂芬是和谭鑫培、孙菊仙同时齐名的主要流派之一,他是继承京剧鼻祖程长庚的唱法,他的传人王风卿就有《文昭关》的【二黄慢板】和部分【原板】的唱片,从这张唱片中也可以听得出汪派的声腔特点,他咬字较紧,苍劲有力,高亢入云,量大气足,难度是很大的,陈大濩先生则取其精华而以余派的唱法、用另一种风格来演唱,但是在高音区并不含糊,照样高唱,如“俺伍员好一似丧家犬的“家”字,“我好比哀哀长空雁”的“空”字等等;另如三个“我好比---”、尤其是最后一个“我好比波浪中---”的唱腔,都是汪派的腔,在【快原板】中“翻来安覆去睡不安”的“安”字和第一个哭腔“爹娘呀”,走的都是平、低音,也是脱胎于汪派,可见并不是陈大濩先生所创,有位网友说他是怪腔,猜测这位先生压根儿就没有听过汪派的唱,否则不会有“唱腔不仅怪腔迭出,而且油腔滑调”的荒谬结论。在《梨园—剧目列表—京剧》网上,共有17个《文昭关》的各种录音,其中陈大濩先生在1957年上海演出的《文昭关》实况录音的“叫好”数,仅次于杨宝森和梁庆云,远超过张少楼、马长礼、叶篷、周正荣(台湾)、等等诸多名家,足见是有特色和受欢迎的。并不是您说的“上海去唱巜文昭关》不是唱杨的,你唱都不要去唱,上海懂戏的听都不要听”,但陈大濩先生恰恰就是在上海演出的,而且演出过多次,我也去看过两次,剧场效果也不错嘛,足见此言不实。
 
       说到怪腔,不免提到流派,它的形成起初都是会遭遇这种攻击,如余派、马派、言派等等。反过来从余派的角度来看,对杨派也有指责的,杨先生自己也谦虚说他是没有学好的余派,这是“怪”吗?显然不是,我们也不应该这么去看。关于怪腔怪调,我的看法是这样:当初谭鑫培创新腔,保守派说他缺乏老生的阳刚之气,怪腔怪调,互相指责,后来余叔岩在谭派的基础上创成余派,老谭派的支持者又贬低余派,所有这些都是门户之见,不利于京剧的繁荣与发展的。那么,有没有怪腔怪调呢?有!那些“新”创的“新腔”,将京韵大鼓、越剧、流行歌曲等腔调生硬拼凑,听不出是【西皮】还是【二黄】,反复出现弯弯绕,那才是怪腔怪调!区别在哪里呢?标准有一条,就是梅兰芳说的“移步不换形”。那些换了形的懵人的玩意儿,就是怪腔怪调,那怕他打的是什么新鲜旗号!
 
       这位网友谈到在演员中有“内行唱法”和“票友唱法”之分,两者如何鉴别呢,并没有作解释,恐怕也解释不出来,因为没有这么高水平的专家能听得出这个是内行唱法、那种是外行唱法,其意思很明确,就是票友下海的不及内行唱得好,但岂不知这是一种误解。所谓“票友唱法”,我早有听说,只知道是指过去在旧戏班里有些行内人氏对票友下海的一中蔑视而已。如果说票友演唱水平低于内行,更非尽然,过去像陈彦衡、爱新觉罗载涛、红豆馆主(溥侗)、张伯驹、李叔同(弘一法师)夏山楼主(韩慎先)、程君谋以及最近刚仙逝的刘曾复等老先辈,他们的水平差吗?内行都要向他们请教呢!若按照这位网友的观点,则张二奎(老三鼎甲,称为“奎派”)、孙菊仙(后三鼎甲,称为“孙派”)、言菊朋(言派创始人)、奚啸伯(奚派创始人)、李宗义、王琴生、纪玉良、孙钧卿(孙岳的父亲)、赵培鑫(孟小冬弟子)等等都是票友唱法了?您能听得出来吗?又说陈大濩此戏是“不能学,唱不来的”,甚至说“唱法上亦“砸夯甚多, 造成字音不清”、“不象个东西,味儿又不好,倒人胃口,名誉都唱败了!”,真不知道您的京剧水平到哪里去了?据我所知,童祥苓、耿其昌、李玉声、张信忠、关松安等等好多名家、名师都曾向他学过、请教过,(当然远不止这些。)李玉声先生的《定军山》就是由他手把手指导并规整的,演得有多帅!杨派传人汪正华先生也登门请陈大濩先生教过他《沙桥饯别》,真的像您所说的“其他戏也如此”吗?对陈先生诋毁至此,实在看不下去。
 
       唱演《文昭关》的演员多了去了,事实上杨宝森先生自己也没有一模一样的杨派《文昭关》,回忆自1951年我看杨先生演出《伍子胥》后,到1957年为止,每次来演出,都有些不同,这也是杨派爱好者们都知道的,探究他的来源,也是从王凤卿那儿学得的,根据他本人的嗓音条件,经过他自己的领悟,又因为本来有余、谭的基础,自然地蕴涵了余派的风骨,再加上他的不断钻研,成为杨派名剧之一,杨先生为了精益求精,力求完美,时常会有变动,也是不足为奇的。但如果认定1957的版本是样板,错定了!大家不妨仔细听听杨先生在1958年录制的《文昭关》的唱片,所谓改动,实际上是回归,修复。例如“箭穿”的“穿”字,原是唱2,这次改唱低音6,其唱腔也有些回到汪派腔上去了;又如“幸遇那东皋公”的“东皋公”三字的处理,原先是头眼唱“东”,中眼“皋公”连唱,后来改为头、中眼各唱“东、皋”,然后停顿了一下再在末眼唱“公“,改正了以前似姓东名皋公的缺陷,杨先生如果认为他以前的录音或演出是最好的,就没必要在自己身体最不好的时候再去录唱了。愚下认为学戏、听戏要把重点放在情是否与境融合上面,技巧如何更好地为人物表演服务的问题,演员们有各自不同的理解,不能绝对化,如废百家而独尊一家,在逻辑上,在理论上都讲不通,也行不通。杨先生跟陈秀华老先生学过,张文涓先生也从学于陈秀华,但是张唱的是“十三一”,各人风格不同。如果说杨先生是以悲伤激愤来塑造伍子胥,则陈先生就是以汪派的悲愤激昂来表达,不能说谁优谁劣,谁对谁错,观众们有不同爱好,各自会选择,至于要挑毛病,每个人都挑得出来,瑕不掩瑜嘛。如果硬把每个戏都要定样板,全部机械化,这是戮杀京剧,可怕极了。
 
       陈大濩先生的学余,早已为京剧界肯定,殊不知这就是票友出身的优势,他文化素养高,天性爱好,不是人要我学,而是自觉要学,(这一点很重要,有成就的大都如此。)所以他的理解深刻,每个词都琢磨得透,不仔细品味是感觉不到的,他的文化底蕴决定他的艺术水平,如果对陈先生不甚了解,请且慢评论。

 y0v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本贴由咕咚声声2012年9月6日17:26: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y0v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