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纪念李盛藻先生诞辰100周年——看全本《庆顶珠》

  • 关键字: 老田 庆顶珠 李盛藻 诞辰 100周年 刘铮 黄炳强 李崇善 倪茂才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9-17 12:05:20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9月中旬,北京天气好多了。16日,蓝天艳阳,金风送爽,梅兰芳大剧院有白天场,全本《庆顶珠》。是为纪念李盛藻先生诞辰100周年的重要演出。49年以后的10多年里《打渔杀家》是最为流行的一出老生戏,被誉为思想性、艺术性都好的传统戏的代表。我看过谭富英、李宗义、陈少霖、叶盛长等名家的演出。只是这二三十年来少见于舞台了。我虽看过几次,但都是从打渔起,到杀家止。从没见过全本的。谭富英曾在50年代初改编过,当时叫《渔父恨》报纸广告说演到大劫法场止。我没看过,不敢妄言。但是揣度也和今天的李盛藻演出本不同,今天的戏或许是高庆奎先生的演出本,因后半出都由高派传人倪茂才担纲。李盛藻(1912~~1990)出身梨园世家,其父李寿峰,唱老生,叔李寿山唱花脸。李盛藻少年入富连成科班,隶第四科排“盛”字,多演马派戏。在科里红极一时,颇负盛名。23岁,挑班文杏社,他为高庆奎之婿,也演些高派代表剧目。他演马派戏,不死学马,他说过,我演宋士杰,不演马连良。是位有主见的好演员。建国后曾在新兴彩头班、李万春剧团演出过。后入中国京剧院。60年代初,到中国戏曲学校任教,成为卓有成效的戏曲教育家。李先生嘴里、身上极好。马连良说《借赵云》这出戏,盛藻比我演的好。我看过李先生的《青梅煮酒论英雄》、《打督邮》、《蝴蝶杯》、《龙凤呈祥》等戏,念作确是地道。


    这出《庆顶珠》分“拜寿”、“打渔”、“讨税”、“公堂”、“杀家”、“探监”、“劫囚”等场次。其中拜寿、公堂、探监、劫囚为《打渔杀家》戏中所无。首场拜寿,刘山丽饰花荣之母。他的打扮、念作表情都有点像巴九奶奶。将过生日,萧恩(此场由李盛藻公子李正平饰)、徐世英、佩珠、秦仁、呼延豹、来拜寿。再加上花家的花逢春,整个艳阳楼的好汉,全伙在此。花母以家传至宝庆顶珠为聘礼,为花逢春、萧桂英联姻。接下来上李俊倪荣。舒桐先生的倪荣,“足踢北海鲛”落个满堂好。念的也确是有劲。接下来黄炳强刘铮的萧氏父女上。桂英的幕后导板改为“摇橹催舟顺流下”。觉得比老词好,旧词一会海,一会江,一会河,有点乱。黄炳强的“父把网撒”、“猛台头”两个高,都唱得神完气足。网也不再用真网,改为虚拟。上船的动作、行船的圆场、打渔费力的表现和桂英关切的神态,都做的不错。戏好久不演了,于是在萧恩念到将船停到柳荫下凉爽凉爽时,后台的李俊真的“冒叫一声”:“走啊”。但场上尚未移船靠岸系缆,等这都做完了,李倪再次念“走哇”这虽为小疵,但说明传统骨子老戏太生了。葛师爷上场,找丁府,偷觑桂英的戏被删掉,合情合理。他既连丁府在哪都不知,回头就给丁员外出谋划策,不太接隼。而且,这样桂英就不必坐在船头等着葛师爷偷看,没戏做是很僵的。这些和王瑶卿、梅兰芳演的时侯都不一样了。这就是“移步而不换形”的典型,这就是戏改,而不是糟改。李倪下场后,萧氏父女的念、作、表,很细致,刘铮个头较高,好多矮身段弥补了这个缺憾。下场时背影袅娜,好看,真看不出男旦的影子来。接上丁员外和葛师爷。这里的变化是丁员外由老生饰的,也许是怕和吕子秋重复吧。徐孟柯的大教师爷,唯一的不足是略显纤弱,或者说还有点嫩,其他动作表情念白都很不一般,是位好丑。


    讨税一场,是全剧的高潮,也是戏核。年逾古稀的李崇善老师在热烈的掌声、叫好声中上场。“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嗯,很地道的谭腔。好听极了。那“卧”字的甩腔,和后头的“你本是奴下奴敢来欺我”都卯劲十足。真不容易啊,那么大年纪了,精气神还那么好,腰杆倍儿直,步履轻盈。在剧场门口我正碰到他,自己提一个包包过来,全不似一位成名大角。我说您怎么这样就来了。他含笑问,那怎么来啊。我说得前呼后拥哦。他正色道,咱可不用那个。我和李老师都住天通苑,好几次散戏后我们同乘地铁回家,真是一点名角儿的习气也没有。和教师爷动手一段,身手还很矫健。脱衣、摘帽,动手,唱念全不似年逾古稀之人。徐孟柯练了两手,虽不像张春华那样真卖,也比“一根扁担”、“张嘴大狮子”花哨了。特别是萧恩问他“这叫什么”他一次回答“这叫打砸抢”,另一次答“这叫财神猫”都很时尚。我一想,他学的动作,还真像店铺里摆的财神猫。


    接下来,公堂一场,为打渔杀家剧中所无。高派传人倪茂才饰萧恩,嗓音宽亮,高音也好,“丁府做事太欺人”和被打后的“刹时间”的嘎调,“打得我皮开肉绽(哪呃)”都很警前台。下边还是打渔杀家的场子,上萧桂英,唱四句西皮原板。但他是用张君秋的词,不同于梅派的词。“我的父抢上告输赢未准,倒叫我坐草堂牵肚挂心。为什么一阵阵心神不定,候 爹爹回家转细问分明”四句原板要下俩好,那甜、脆、宽、亮的嗓音确是动听悦耳。刘铮的念作也在不断提高。这一场,开门见爹爹受伤的惊讶、悲恸,出门后的疑问,“孩儿舍不得爹爹”的表情,都能看出他的努力。杀家一场改了一点,在众兵定丁上后,萧恩命桂英快快逃跑,而萧恩被擒。桂英逃至花家,花母决定约众英雄趁萧恩解往省城时劫囚。她亲到监中探监,告知萧恩这计划。于是有探监一场。此场萧恩有大段二黄唱腔“想当年在水泊扶危济困”也是高派唱腔。难得的是刘山丽也随倪茂才的弦儿。好久不登台了,念唱一点都没扔下,佩服。结尾是一场大开打,可以想见,不多说了。


    半个多世纪没看打渔杀家了,今天不但再次复习了,而且看到了内容更丰富的本子,真的很高兴。高兴之余也想,想这样的传统骨子老戏还得有多少哦,都晾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有什么不好哦!

 

本贴由老田2012年9月16日21:32: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