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看北京京剧院詹磊的《十一郎》

  • 关键字: 老田 北京京剧院 詹磊 十一郎 每周一星 于帅 彭晓亮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09-23 22:53:26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9月23日,北京京剧院“每周一星”在梅大该轮到詹磊的十一郎了。早就买了这票,票上印的场次是晚场,后改为日场。可直到昨天北京晚报上登的演出预告还写的是晚场。这也属于宣传工作做的不到家。我如不上微博,相信晚报的广告,到晚上再去,岂不扑空?


    要说今年3月刚看过国京的“通天犀”,隔了半年,又来看北京京剧院的“十一郎”,说明了什么?没别的,京剧不是看故事,是看角儿的表演。要说“故事”,“郎打虎,虎救郎”,完啦。问题在于想知道詹磊有哪些绝招,跟谭元寿、张云溪等前辈,跟李哲、郝帅、王大兴、王璐这些当代的武生同行比较一下,哪里是其所长,哪里是其不足。这也是京剧的魅力。


    北京京剧院的修改本,有比国京好的地方。比如开场,是二公差押着皇杠进京。(这二公差好玩,开场是他俩。去程老学家抓人也是他俩,押解程老学发配还是他俩。服装越换越次。)被犀山寨主青面虎劫走。这样就把故事发生的情由交代得更清楚了。徐佩珠上场的点绛唇和定场诗,也是“灭赃官除暴安良”,而不再是“保家邦”了,这就更合乎占山为王的徐氏兄妹的身份了。定计、抓人两场,删掉了柏达这个人物。(可惜后边青面虎的唱词里又出现了“恨柏达”的词,露出了修改还不周密的痕迹。)定计后公差去程老学家抓人也比较简练。但青面虎询程一场则显得比国京本拖沓,酒楼一场在精彩可看性上逊国京本一筹。


    有大半年没看詹磊的戏了。年初的封箱戏《大白水滩》原定有詹磊参演,但他因伤退出,实为遗憾。这次上演全部十一郎,第一感觉是他嗓子好多了。上场后自报家门“人称十一郎”几个字,立音很强。“大鹏展翅上九霄”唱的满宫满调。他上高桌,转身、掀褶子亮相,体现一快字诀,与众不同的是在桌上打三个脆脆的飞脚然后下地。动作如同闪电。他站在台中,面对观众,向斜后方掷草帽圈,那草帽圈好像长了眼睛,呈抛物线直飞进后台侧幕。这力度、这准头,没有多次练习绝难达到。我觉得,今天就这一手,就值那票价。也是其他演十一郎的都没有的绝活。台下掌声喝彩声响成一片。真好看哦!他的脱袍、踢带、转身干净利索。而在耍棍时,却不尚花哨,耍完后,一个飞脚一个高高的旋子,在拧旋子的同时,让那棍在背上转一圈,真不知是怎么练的。和青面虎的棍对双刀,也是一个快字诀,青面虎下场后,詹磊的十一郎棍下场,身体从棍上飞过,精气神很足。当大战完了,刘仁杰问过他姓名后,剧本有了很好的改动,一般都是刘仁杰拉他去酒楼,他说另有公干,下场。这里改为刘说出青面虎的名子后,十一郎大悔,念“俺错也!”扭身下。这就交代了十一郎打青面虎纯属误会。


    詹磊给我印像深的还有程老学被捕后,十一郎追到堂口,一声“冤枉”,声如裂帛,对于一位武生演员来说,真太难得了。大堂上十一郎跃上公案,抛掷案上金印、笔架、木盘,动作也是极快。捕快们拉两条白绳,呈十字状,十一郎从绳上旋子跃过,也很好看。这种表演我只见过一次,是50年代末在北京京剧团看杨少春、宋丹菊演《卧虎沟》里精彩的一幕。挪到这里合乎剧情。遗憾的是四位捕快绳子拽的不直,有些减色。还得好好加工。


    最后一场,劫法场后,有激烈的开打。三位武行倒地,拉开一定距离。十一郎起范,连着三个飞脚,从三人的身上跃过。遗憾的是第三位没配合好,不是从他身上过去的。这时,台毯出了问题,两块台毯,接缝处正在台中央,由一条绿色的胶条粘住。结果,台口的胶条断了,还粘在詹磊的快靴上。我们几位观众真为他捏把汗,这要出点纰漏可怎么好。詹磊临变不慌,不知用了什么劲头,把那绿条给甩掉了。但是后边的起打,仍有人会碰到台毯的接缝。这个问题剧场还真得想法解决,很快大武戏大破铜网阵要上演了,很危险的哦。


    于帅、彭晓亮的前后青面虎,基本工都不错,但椅子工比起刘大可来就略逊一筹了。不过把朝天蹬三起三落从椅背上挪到酒店的桌子上,也算是有所弥补。


    北京京剧团的十一郎,国京的通天犀,一题两做,各有千秋,京剧该在这样的竞争中不断完善。剧本也该是两种本子互相参照,取长补短,最后形成个定本。北京京剧院的詹磊、国家京剧院的王璐,只要有新戏,我还会去买票看你们,加油!

 

本贴由老田2012年9月23日21:5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