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张学津的一段话的及其定位

  • 关键字: 胖儿 张学津 告别仪式 马派 余派 于世文 马连良 张百发 丁关根 劝癞子 流派
  • 作者: 胖儿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2-12-29 10:33:41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今见网上张学津先生在收杜鹏的一段讲话:“我们学习不要受流派的限制,应该学各家之长,吸收到自己的身上,丰富自己的表演。”(大意)所以我们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如实地说,张学津学马,但不宗马,例如他唱的《箭杆河》《海棠峪》《于谦》《威虎山》《磐石湾》《红岩》《谭嗣同》《刑场上的婚礼》《画龙点睛》等所有自己的独创剧目只是吸收了马派的营养,但是没有马派的特征,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于世文先生就说张学津有点言派,他的谭、余派基础非常雄厚,是以余派的劲头唱马派的腔。我认为他可能受到父亲的影响,张君秋学四大名旦,唱梅、程、尚的戏,还偷荀的腔,但是谁都不宗,结果四大名旦都有文章称赞张君秋,特别是《楚宫恨》,曲谱几乎与程派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没有程派的痕迹。张学津唱的箭杆河等戏,马连良先生都非常赞同,但是没有任何马派的特色可言。说明他在王少楼先生和马先生的基础上和支持下在树立自己的戏和自己的风格,换句话说,他是有自己的艺术个性的,所以说张学津是完全的马派,是不准确的。而应该说,他学唱的马派戏是遵循马派的风格,但是并非完全马派,例如他演《赵氏孤儿》一出场有一个亮相,但是马先生没有亮相,要在台口往前一扑才亮相。再如盘关一场,马先生和马长礼是在“推磨”中对话,而张没有推磨,白虎堂一场,马是正场,张是斜场,张学马很细致,不可能疏忽,而是有意识地在变革。例如“劝癞子”一段反调,除个别地方以外,其实就是普通的反二黄,这是他本人说过的。那么这里有马派《苏武牧羊》的特征吗?没有,不就是余派的碰碑、奇冤报吗?我记得张学津曾经担忧过,学习流派要追求一个像,连缺点也要像,否则观众不答应,很为之苦恼。所以在自己的独创剧目中,确实做到吸收各家之长来塑造自己。我想这个答案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张派。这是不能忽略的现实。当然,余叔岩坚决不承认余派,杨宝森总说自己是没有学好的余派,张学津也不会说自己是张派,但是他自己所创造的却实在是张派。否则您能说他的独创剧目是马派吗?


    我在参加张学津的告别仪式后,深感不公,因为规格之低,出乎我的预料。其实,如果说京剧早期以谭鑫培为代表,民国以后以梅兰芳为代表,那么建国以后,我们共产党所办的戏校所培养的新一代的代表人物就是张学津。这是所有内行和所有戏迷都承认的,所以张学津的逝世只有同行伤心,戏迷伤心,至于文化主管部门却没有对张学津给予应有的评价和待遇。是否演员也要在政治上善于钻营才能引起重视呢?老实唱戏就不行吗?当然张百发和丁关根两位领导同志对张学津的关心和爱护,积极给他治病,是很令人感动的。

 

本贴由胖儿2012年12月29日01:46: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