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一样心情别样娇——记2013年万安公墓祭拜赵荣琛先生

  • 关键字: 云梦斋主 万安公墓 祭拜 赵荣琛 程派 扫墓 王硕 继承
  • 作者: 云梦斋主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1-01 20:28:58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迎着2013年1月1日的第一缕曙光,前往位于西山脚下的万安公墓拜祭我心中的艺术家——赵荣琛先生。


    我以为2012年将是我最后一次拜祭赵先生,则“2012末日论”亦属谣言。怀着激动的心情,我疾步走进公墓大门。同往年一样,每次看到赵先生的墓都是已许久没人打扫过了。今年不光覆满尘土,在尘土下还冻结着一层厚厚的雪,并已冻成了冰。地上的雪似乎也没有人清扫过,更显出凌乱不堪、惨淡的景象。
      
    在12年年底时,不少人问我为什么不在清明节时候扫墓,非要在元旦去扫墓,有些人甚至不理解我的这一做法是图什么,并好言相劝:“大过节的谁不是在家里高高兴兴地过新年啊!你倒好,人家在家过新年,你往坟地跑,你不怕这一年都不顺啊?”无疑,这话说的让我哑口无言,不知怎么让别人理解我的这一做法。我也曾冷静地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两年前的元旦前夕决定为赵先生扫墓,并公开声明:每年的元旦都要为赵先生扫墓,直到自己走不动为止。是自己一时的冲动吗?两年前,确乎存在这个因素!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仿佛把扫墓这件事理解的并不是常人所想象或理解地纯纯粹粹的扫墓。我到底怎么理解的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多天,甚至一度认为自己“甚荒唐”!
      
    2012年的12月29日,我作了个奇怪的梦,此事也向王硕老师说起,我想,是王硕老师的答案让我真正明白了给赵先生扫墓的意义,或许王老师的意思与我理解的不同,可这一答案给了我动力和一种信念!29日晚我很早就睡了,睡得昏昏沉沉。不知怎么地,我坐在了一辆自行车上,带着我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赵先生。赵先生穿着一身藏蓝色的中山装,说要带我去他家做客。我当然兴奋至极,如今回向起来,我还有印象。坐在自行车上时,我摸摸赵先生的腰,问道:您怎么这么瘦啊?赵先生答:我从年轻时就非常瘦,而且唱旦角不能太胖,太胖就显得臃肿了。不知怎么七拐八拐地就进了一间房子,屋里的陈设显然不是这个年代的。尼龙布的沙发,还有掉了色的柜子,不新不旧的四白落地。赵先生还给我倒了水,我又问道:您这个头唱旦角是不是很标准啊?赵先生答:我个子适中,唱旦角也就显得合适。而你唱旦角个子就偏矮了。(这是事实,有人曾说过这话)先生给我倒完水,自己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就开始跟我聊,但聊的什么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但绝对是程派规矩方面的。不知怎地,赵先生站起脚说要送我回家,我求学心切,央求赵先生我再待会,还想听您跟我说说,我回头自己回去。赵先生说:这地方拐弯抹角的,我不送你回去你找不着家。我再三央求赵先生,一着急就醒了。看看表是凌晨5点半左右。我自己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通过这个梦,让我明白一个什么道理。我琢磨半天儿,没有答案。到中午11点多遂将整件事情原委向王硕老师说明,王老师回复我六个字:你的心诚所至。我在“心诚”二字上进行思索。何为心诚?诚实?诚恳?我心诚的是什么呢?对赵先生艺术的崇拜、钻研?这都是冠冕堂皇的说辞。
      
    我又回过头想那句话:别人都是清明节去祭拜先人,你为什么在元旦时候去呢!


    我想,我找到答案了——清明节是已经约定俗成的祭拜先人的指定日期,给先人上供、烧纸,以求得心理安慰,前两年我也曾如此地来祭拜赵先生,但我想我错了——给我信念和目标的并不是赵先生的骨灰,而是他生前死后留下的艺术精神!以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而言,他也不愿看到后人精心保管他的骨灰,而肆意践踏他用一生心血换来的宝贵艺术。他宁可将自己的骨灰化作泥土,长眠于大地,也希望在自己死后,他的艺术精神能长留世间。对!我为什么不在清明节祭拜赵先生,就是这个原因——给我精神世界极大享受的,给我树立坚贞不渝信念的,不是赵荣琛的骨灰,而是他的艺术精神!如果一个热爱艺术的人能为信仰一种精神而活,那么他心中的艺术家不管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这位艺术家的永存的艺术精神将永远萦绕在他的脑海中,融入到他的血液里,直到他也咽下最后一口气。虽然肉体已死,但精神还在,那么这个人不管是生是死,他都是永存的!我特别希望把自己所得的对赵先生这一浅薄的信念让更多人看到和了解到。骂一个艺术家也好,爱一个艺术家也好,首先要有个正确的信念,也就是说——骂要骂的有道理,爱要爱的有原因。对赵先生存在非议的不在少数,喜爱赵先生的也大有人在,但冷静地思考这个问题,有多少是知道赵荣琛先生缺点在哪的?又有多少是知道赵荣琛先生好在哪呢?目下,骂赵、捧赵,骂这个捧那个的极其多,反正对艺术的评判言论自由,无非都是些胡捧乱骂的叫嚣主义者。但评判的同时,有没有树立一个正确标杆?有没有树立一个正确的信念?不得而知!
    
    所以,有这样一个坚定的信念,每年再去祭拜赵先生,就不是单纯地祭拜了,而是去沾染他的艺术精神。选在每年的第一天,也是希望在接下来新的一年中,将这种精神研究的更深,传播的更广。
      
    赵先生若有知,若看了我这篇博文当欣慰否?


    赵先生在程派继承问题上一直是个“热门话题”。有说胡改乱改的,有说遭魔的;有说得程砚秋艺术精华的,有说摹学规范的。抛开主观意识,以一个客观且具有批判精神的论调来讨论这一“热门话题”,最终的答案也就大白于天下了。前几日重读吴小如老的《京剧老生流派综说》,看到这样一段话,使我感同身受。以上说了不少,就以这段话作为小文的结语罢:


    我们说某位艺术家比他的前辈有所发展进步,主要是指这位艺术家身上具有他前辈所没有的东西。当然,同时也要看到,任何艺术家,不可能把他前辈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学到手,因为自古以来,从没有两个人所具有的先后天条件是完全一样。只要一位艺术家把他前辈主要的长处大部分学到手并有所发挥、发展,而他所没有学到的东西所占的比重只是一小部分或只是次要的部分,那就应该承认这位艺术家超越了前人。

 

本贴由云梦斋主2013年1月1日12:4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