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国京元宵夜“青春之歌”演唱会观后

  • 关键字: 关平周将 演唱会 青春之歌 演唱会 李博 郭霄 唐禾香 谭小令 张兵
  • 作者: 关平周将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2-25 23:18:30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元宵之夜,冒着隆隆的鞭炮,吸着轻度的雾霾,急急忙忙赶到梅大,看国京“青春之歌”演唱会。今年好像提前商量好了,十四晚上长安是北京京剧院青春年少们的彩唱晚会,而十五晚上梅大是国京俊男靓女们的清唱晚会,两台晚会就是今后十年京剧舞台上的主角。通过北京院这几年搞“魅力春天”、“每周一星”以及央视的青京赛,对他们院的这一代演员还算熟悉,而国京的板凳深度就比较陌生了,所以我特地提前从梅大的新网站订的这场,这里也提醒大家梅大新站订票很方便、还打折。
 

    该场演唱会分开幕曲、老生与旦角流派联唱、现代戏选段、传统戏选段等几个板块,汇集了国家京剧院四十多位优秀青年演员,行当齐全,流派纷呈,是一次国京青年后备人才比较全面的展示。下面想从几个角度谈一下看戏后的感受:


    首先,非常强烈的一个感受就是几位青年演员对流派传承人艺术的临摹与效仿。比较突出的是李博、郭霄、顾谦、张兰、张浩洋五位。李博昨天的捉放行路,显然是下了功夫抠了。行路这段,我听过他三次了,这次有明显的变化,我昨天闭上眼睛听,简直酷似耿其昌先生。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共鸣位置完全照着耿先生找了,就贴在鼻腔、鼻翼后面,形成一个小膛音。这个共鸣点比他以前是提升了,但是我不认为这是余派共鸣区。把声音推得太靠鼻腔,就不能向头腔打了,我认为再稍微向咽后壁方向靠一些,既可以充分利用咽腔,也可保证向头腔共鸣的通透。郭霄这段蝶恋花古道别,显然是认真学习了李维康老师,很多细小的颤音、嗽音都亦步亦趋。但是从青京赛以来,我一直在批评她口型,上唇绷得不够,昨天开始还好,唱到后面又有些松,声音又有些倒、不挺拔。李维康老师唱戏是露上齿的,但是她嗓音条件太好了,好得她可以根本不在乎这些技巧,这没法比。我认为郭霄还是找一位传统点的梅派老师更好,不是李老师不好,而是学李条件不够。顾谦天水关,一张嘴姜伯约三个字就像尚老,不仅行腔像,连晃头、瞪眼睛、动眉毛都像。张兰的杨门女将更是比着王晶华老师来,她把王那种声音在哽嗓咽喉的感觉找到了,声音的顿挫感、颗粒感以及轻重疾徐的变化都模仿出来了。张浩洋简直成了李玉和的特型演员了,我觉得这未必对他是个好事。昨晚迈步出监的“出”字,他音准低了一点点,那个字确实很难很难,本来是闭口音,还要达到一个很高的音。现代戏为了塑造高大全的人物形象,声腔设计往往疾起疾落,这和传统京剧螺旋式的爬高是不一样的。我想这也就是很多现代戏的演员文革之后,嗓音过早衰惫的重要原因。我真诚地奉劝李博、浩洋,也希望剧院领导,《威虎山》、《红灯记》浅尝辄止吧,这也许是剧院的一个面子工程,但是对年轻演员的成长来讲并不完全是好事!对于这些年轻演员对老艺术家的模仿,我觉得精神可嘉,或许是学习过程中必经之路。但是取法乎上,仅得乎中,这些老师也是在继承流派过程中,结合自己的条件对流派艺术的理解,是流派的支脉,还是应该回到流派创始人开创的主干道上去,像李可染先生讲的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还要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


    其次,是几位令我眼前一亮的演员,他们的表演很提神。一个是宋奕萱,昨天演唱的是《平原作战》“做一个中华好儿女”,声音饱满、挺拔、高亢,完成得比较好。我觉她的声音和身体条件完全可以向青衣或允文允武的花衫上走,不要在花旦这扎堆了,太多了,希望剧院领导能为她创造条件。附带一提,昨晚这一段伴奏吹唢呐的小伙子值得喝彩,这段唢呐激越嘹亮,为唱腔增色不少,这么一大段吹下来很不易。第二个是胡滨。他确实是大赛推出来,一出西门豹、一出绝龙岭,让我们记住了他。我觉得他身量、脸庞都是花脸的好坯子,应该好好找找共鸣位置,把声音打开。昨天似乎是想学吴钰章先生,声音有些含着,唱到“哪里有人民哪里就有赵永刚”的时候,都有些横了,我都担心后面反腔出不来,好在中间有一段锣鼓缓了缓,下来了。这两位如果假以时日,能当大任。还有两位是华丽转身,刘魁魁和王璐两个武的,声音都开发出来了。刘魁魁的赵氏孤儿,声音上下非常通透,就是稍微有些薄。王璐的大雪飘,音虽然不很高,但是韵味还是比较醇厚。这两位演员能够在武戏之余开发自己的唱功,可喜可贺!还有值得一说是谭小令和张译心。昨天谭小令是从大赛阴影当中走出来了,也卯的很足,十七年完了,接着就是闹工潮,这很不容易,因为这两段中间其实是有大段念白来缓冲的,这样接唱对演员嗓音、气力都是考验,昨天她们完成得比较成功,可以说是一雪前耻!


    第三,是几个让我感到有些失望的演员。首先是张兵。他的扮相、声音、身材确实是小生的好材料,要不国京也不会把他从河北挖来,吐字较之前还是有进步,但是他对叶派声腔的理解可能有偏差,一味追求一种垮、pia的音。希望能多听听叶盛兰、叶少兰早期的东西,再就是仔细琢磨一下金喜泉和焦鹏飞是怎么学习叶派的。北京好的小生老师不少,剧院应该为其创造学习条件。 随着李宏图和江奇虎年龄的增大,未来在北京小生舞台上还就要数张兵了,希望他能抓住这个机遇。其次是周婧。自从张火丁离开之后,周婧就紧步其后尘,一改原来的亮嗓风格,闷起来了,特别是又与当年张火丁琴师周佑君合作,把张的《江姐》也继承下来了,已有小火丁之誉,但这种复制未能再掀高潮。倒是周佑君左摇右晃、前仰后合,动若脱缰野马一泻千里,静则和风细雨涓涓流淌。脑后一束秀发宛若一抹黑云挥洒自如,最是晚会的一道风景。其三是郭瑶瑶。我到不说她不努力,她声音条件也不错,唱得也算完美,也得金奖了。不知怎么就觉她距离“角”差点什么,压不住台,身材、声音、面相太小人小马小刀枪了,不够份。最后是唐和香。她昨晚是压轴,唱得是金玉奴洞房大段。这段是孙毓敏老师经心加工的,确实难度较大。但是对于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演员唐和香来说,完成的不好,从“洞房之中当着了”开始,节奏一快,气息功力有些不支,很多颤音、拐弯都僵著了。孙收了百余名学生,在京的似乎就属唐和常出名,我觉得二人都不如龚苏萍得孙之三昧。


    还有很多青年演员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当然也不乏瑕疵露怯的地方,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很遗憾没有看到杨磊、刘铮和李阳鸣三位。前两位算是男旦翘楚,是国京青年演员中很有特色的,而阳鸣不登台,又让人对他的身体多了一丝牵挂……应该讲自宋院执掌国京以来,在积极培养新人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也初见成效:现在老旦行当比较齐整;花脸有人材储备,身量脸面都挺好,但需要进一步打磨;花旦是百花争妍,人材济济;青衣随着郭凡嘉、付佳成长起来,能当大任;现在最令人揪心的就是老生行当。整个晚会,花旦压轴,最后全体演员合唱《红色娘子军》的接过红旗肩上扛,道出了对目前国京青年演员阴盛阳衰局面的无奈吧。强烈建议下回合唱“众望所归根基牢”!!! 

 

本贴由关平周将2013年2月25日21:5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