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2013年劳动节前夕在长安看老生专场

  • 关键字: 老田 北京京剧院 老生 渭水河 朱强 杜镇杰 法场换子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5-02 20:14:15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我喜欢老生,更是从50年代喜欢北京京剧团的老生开始起,到今日喜欢北京京剧院的老生,有60年历史了。所以3月里尚在病中,见4月30日有北京京剧院的老生折子戏专场,便毅然预定了票位,我相信天会佑我,在那之前,肯定会好的。果然,4月初就痊癒了。这是我2013年第3次进剧场,东方、宇希、小胖、林笛、小子胥等网友都来了。小子胥还自告奋勇,担任我的“保镖”,保得去,保的回,真让我十分感动。到长安,是近7点,先去后台,找杜镇杰,送他一册钮二可先生的、《氍毹印像》。他的戏是大轴,距上场还有2个多小时,那么早就到了后台,全无名角的习气。他说连续几天都在录音,确是略显疲乏。去后台的路上,遇到迟金生老师,扶杖独行,腿脚甚健,后见他在场入座。年逾九旬,精神矍烁,戏迷之幸,马派之幸!且将四出折子戏的观感,一一道来。


    第一折,谭正岩、方旭的《将相和》。应该说,看这折戏很让我高兴,甚至有些激动!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看正岩演的最好的一折戏!对于最喜谭派的我来说一直对谭门7代寄于厚望,也看了正岩不少戏,但总有些遗憾,到看这场,感觉正岩的进步真不小。今晚演的将相和真正是“折子戏”。起初我见演员表,以为是封相起,和好止,那得演一个多小时,这场戏得啥时散哦。可是剧团会想主意,封相三挡(现在都演两挡了)后,张凯的虞卿上,念一段再加一段流水,算是衔接过度,就转到“负荆请罪”去了。可惜新加的戏,张凯还生,念白里有一句念了两遍。谭正岩的蔺相如,真不错。不管是刚开始时的纱帽官衣,还是三挡时的相巾蟒,还是最后的便服,扮像都很顺眼。在金殿封相时,听赵王的夸赞时的捋髯、辞封时“另选贤能”的念白都很稳重。下场时的散板“老将军说了不服话,从今以后退让他”卯劲十足,但不过火。方旭的流水“蔺相如也不曾身经百战”一段,他的气口欠妥。裘先生也换气、偷气,妙在让你听不出来。方旭的换气太明显了。三挡时,正岩的“我这里上前把理辩”和接下来的流水,谭味很浓。“怕的是文武不和结冤仇”的“结”字更显完美。到负荆一场,谭正岩上唱“将相不和成何样,二虎相争必有伤”的“必”字,那擞音,那婉转,真是颇有富英先生之韵,可说是整折戏里最佳的腔。但是没有落好。深感如今的观众,捧高的多,识味的少。此风早该扭转,不然京剧的前景堪忧。会形成没高就是不好,有味也落不到好的境地。最后的二黄碰板,正岩演过多次,烂熟于胸,唱的谭味十足。这段我听了60年,是谭裘版的《将相和》最赢人的地方之一。正岩今晚的演出,稳多了,也圆多了,唱的既不冒调,也不凉调。这个进步就是极为可贵的。深望正岩继续努力,把谭派继承下去。也希望正岩的粉丝捧他要捧在点子上。更不必在他下场后就都退场。既为粉丝,当以喜爱京剧为第一,下面还有三出戏,哪至于一点可听之处都没有了呢?


    第二折是《捉放曹》,从吕伯奢沽酒回来,路遇曹陈开始,减掉了前面的戏,这样处理也不错,保留了陈宫的西皮、二黄两段慢板,全剧精华不失。见吕之后,陈宫有几句散的,少彭唱得圆润,有韵味,松弛不紧张。大段西皮三眼和二六唱得有滋有味,但是,像前边说的,偶有彩声,不成气候。如今观众形成认高不认味,令人叹惋。少彭的“又把人抓”、“头割下”、“也是陈宫做事差”都落了肥彩,就是用了高腔。而两段慢板倒似乎成了陪衬。这也算是个遗憾。这不在演员,而在观众。北院的这些年轻演员,刚从沪上演出回来,接着又上台,有些疲劳,也可理解。


    第三折就是那吸引很多戏迷眼球的久未露演的《渭水河》(也叫《八百八年》)。这在早年是一折生净的开场戏,不被重视。后来,马连良、金少山演过。因二位的声望、地位、成就,当然码列大轴。但有人说这是马先生的代表作,则有点夸张。马先生很少演这戏,如真是代表作,到北京京剧团,为啥不和裘盛戎重排呢?又不像《焚棉山》、《范仲禹》那样有繁难作工,年纪大了演不了了。这戏久不见于舞台,是有他的道理的。没什么好看动人的情节,生、净各有些唱段,很难抓住观众。武吉的交代念白重复两次,龙套、校尉、武将上来下去,反复几次,戏不长,就更显的散。朱强的文王,上场二黄三眼。台上设大帐,斜桌。唱段不短,也颇可听。叙述纣王的种种劣迹。但其中有一句“黄飞虎父子们反出朝堂”有点不合,黄飞虎反出朝堂该是姜子牙归周后的事,不应在此提到。朱强在唱完后入帐,表示入睡。这时,上一肩带双翅的黑色熊形,连跑带垫,挥动双臂,表示飞行。并在文王帐前做出种种动作。这个场景我觉得十分搞笑。“飞熊”并不是指熊形,而是指飞虎。再有那熊的动作,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双臂舞动,该是代表翅膀,但有在行头上加了两个不会动的翅,凌乱得很。京剧写意,能不能不上这熊呢?此后渭水访姜、姜子牙的唱不少,特别是上了车以后。那车没像马长礼、尚长荣演时那样上的真车,而是在黄桌围的桌子上置一椅,桌两侧和桌前各放一椅。台上显的拥挤。如觉得上真车不好,可否以车旗代之呢?陈俊杰的大段西皮,唱的很好。他学的是裘,唱的也是裘,可惜他不洒狗血,也不绷脖筋,不为多数观众欢迎,唉!看过这戏,我想,传统戏要挖掘,要继承,但也得看是什么戏。有些戏绝响了,大概也有他自身的原因。试想,如今要演《雪拥蓝关》、《二桃杀三士》还会有人看么?


    大轴就是杜镇杰的《法场换子》。这戏听两段唱,一段是说服夫人的二黄三眼,“恨薛刚小奴才不如禽兽”。因为是劝夫人的谈话,趋于平稳,不乱用高腔。嗓音甜润,非常动听。在我听过的多人音响中,当以陈大濩最佳,镇杰则可说当代最动听的了。法场一段,换员外巾,和夫人同样的蓝白团花的对儿帔“夫妻双双到法场",味足,好听。在夫人下场前,几句唱,腔调优美,新颖,大概就有余派秘籍的成份在其内了。大段反二黄,佳腔迭出“催命鼓响咚咚魂飞天外,勾命锣响当当魂断泉台”唱得不同凡响。“马夫人使双刀名扬四海”的海字有个大腔。“千不该万不该”有个高腔。“我也曽送儿信怎生不解”有个小腔,都各尽其妙。回来的路上,听珮瑜、魁智的录音。今晚的唱确有独特之处。遗憾的是唱倒数第二句时,痰上来了,影响到效果。也让我想到京剧演员必需要有足够的休息,到台上,间不容发,可真非易事。


    劳动节前夜,看这老生折子戏专场,很欣慰。我的夏季观剧活动又将开始了。

 

本贴由老田2013年5月1日13:49: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