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一晃,上咚咚锵4年啦

  • 关键字: 老田 杨蒲生 红豆版主 观剧漫忆 十大戏曲网络新闻 出书 老田侃戏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5-30 10:23:27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在杨蒲生大哥的启发引导下,我的第一篇关于京剧的网文《看辛安驿及引发的随想》在2009年三月发表于咚咚锵网站。不过还没用老田的网名,以我的字“知微”的名义发表。那时我还没有电脑,更不会上网。帖子是蒲生大哥替我发的。3月23日,我知道有网友跟帖,特别是一位叫钟岩的网友发了“55年前我与您同场听戏”的跟帖,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这种交流是多有意思啊。不久,大概是五月里,我的第一篇以“老田”的名义的网文在咚咚锵上发表,题目是《扯谈《连环套》及“戏”与“史”》,也还是请蒲生兄代发的。随后女儿为我置办了电脑,教我这笨人发稿。开始时只能用右手食指一个字一个子的敲,速度极慢(我们戏称为“一指禅”),但我的兴致很高。发了几篇看空中剧院播戏的随感。忽然心血来潮,写起我在五十年代听戏的回忆。起初也没什么计划。写了几篇后,跟帖的网友很多,有人还提出些要求。于是我便将这方面的内容定名为“观剧漫忆”从二团写到一、三、四团,再到北京京剧团,中国京剧院。从六月到十月,盛夏期间,足不出户,完成了38篇“观剧漫忆”。敲字的速度也有很大提高。(但至今也还是不能像年轻人那样十指并用)没想到,因那《观剧漫忆》竟然会得到2009年“十大戏曲网络新闻”的意外收获。我振英二哥那时不上网,我特意给他下载复印了一册,戏称“海内孤本”。二哥看后,拟诗一首,写好裱得,亲送上门。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诗曰:“位列网闻十大新,弟荣兄悦本同门。捧读妙文一孤本,胜听好戏五十春。谈艺论理居高品,博闻强记腹笥深。顾曲沧桑空嗟叹,思亲岁月泪沾巾。”(50年代时,我们常陪长辈去听戏,故有末句)进入2010年,我的帖子重心转到剧场观剧、荧屏观剧上去了。一直有好多网友鼓励我把这些文字整理出版。我很惶恐,我是个普通的退休中学教师,一般的戏迷,简直说就是个棒槌,好多专业术语、服饰冠带、文武场面、武打程式我都说不出子午卯酉来。就是喜欢而已,而不会去做深入细致的钻研。出书深恐贻笑大方。


    这四年来,出乎意料的大收获,就是结识了很多对京剧热爱的朋友。最早是通州的邹先生(他是梨园后人),他在网上给我留了电话,我发帖后他常打电话支持,也指出其中的一些讹误。09年重阳,蒙他赠票我得以在国家大剧院看了老艺术家的精彩演出。黑龙江的超超,我们建立了联系后,有时QQ聊天,有时他会打电话来,他来京时也来看过我。还有毛兰赵玮夫妇,看到我的帖子时,他们正筹划出版纪念毛世来先生诞辰90周年画册,让我写写毛先生50年代中期在北京演出的情况。我写好发给他们,并搜集了毛先生在富连成科班时演出的情况。画册印成,他们夫妇从青岛来京,特意登门送我一册。我们有时也在网上聊聊。还有愚公、西城老军、古稀人、花甲人、钮二可等网友,也都有电话联系。2010年看菊声社演出时偶遇红豆版主。他的热情、他的出乎我想像的年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像。更让我高兴的是我的一些帖子引起了内行人的关注。吴素秋老师、李毓芳老师都曾托人转达对我的谢意。李世声老师也给我很多帮助。有的老演员跟人打听“老田”是谁。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还有不少年龄不相上下的网友,网上相识,虽未谋面,却成知交。也认识了些青年戏迷网友,成为忘年之交。最小的唐纳德才上小学6年级,不但喜欢戏曲,而且古文有相当的造诣。他竟能根据原本,指出我看昆曲后写的观感文中的错误。这一切都让我摆脱了老年独居的寂寞。咚咚锵戏曲网、空中剧院论坛,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阵地。谢谢红豆版主,谢谢领我走进这天地的蒲生大哥,谢谢那么多关注我、支持我的网友们!今后我还会在网上跟大家交流的,那个阵地需要我们大家来维护。【这段文字有上网二年小结的内容,又加了些补充。将做为我要印的《老田侃戏》一书的跋的主体。】

 

本贴由老田2013年5月28日10:4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