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半个世纪后,再看《望江亭》

  • 关键字: 老田 望江亭 张君秋 张派 薛亚萍 谭记儿 传承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6-27 17:50:23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2013年6月,长安的京剧演出频繁。我从众多台演出里,挑了6月26日薛亚萍的《望江亭》,觉的那是值得我花3个多小时往返路途时间去剧场看的一场好戏。


    说起《望江亭》,那是1956年张君秋先生36岁时在率领北京市京剧三团赴上海演出前决定排演的新戏。从川剧移植过来的,首演也是在上海。这出戏经过50多年舞台实践的考验,不但立得住,而且传得开。没有人怀疑它的唱腔不是京剧,但全剧的唱腔,从出场的四平调,到最后的西皮二六,无一处无创新。它不但是“张派”形成的里程碑式的成功之作,而且更是创编新戏的样板。全剧人物简单,旦角谭记儿(张君秋饰)、小生白士中(刘雪涛饰)、丑角杨衙内(李四广饰)、张千(钮荣亮饰)、李万(吕长福饰)、老旦白道姑(耿世华饰),算上戏不多的报信的李龙(慈永胜饰),才7个人物。但剧情紧凑,人物个性鲜明,在两个小时的演出中,观众被紧紧的抓住,随着剧情的展开,时而紧张、时而开怀,特别是被张先生创作的优美动人的唱腔吸引,从那以后“张派”的提法被世人接受。我是在1957年夏天在广和看张先生演的这出戏,那时他和3团已加入北京京剧团。《望江亭》前有杨盛春、张洪祥的《清风寨》,还有李多奎、陈少霖的《雪杯圆》。到1959年10年大庆时,又在北展剧场看了一次。此后的50 多年里,虽不时有这戏的演出,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一直也没在剧场再看此剧。薛亚萍是较早拜张君秋的张派传人,1962年她不到20岁就追随先生左右,得到正当盛年的张先生言传身教,我觉得在众多张派传人中,她是很为突出的有代表性的人物。她这次为舞台生活50年,以将近古稀的高龄,独挑这出很吃重的大戏令人感佩!


    6月26日的《望江亭》以第一场“观中邂逅”最为出彩。幕后的一声“来了”,先声夺人,张派的亮脆甜美的声音又响在观众的耳边。谭记儿上场后,没有一般戏里的自报家门,也没有引子、定场诗。而是用四句四平调做为开端。说是四平调,但是又没有一般四平调都用的最后一句的末三字的反复。最后一句的“为避狂徒”戛然直上,偌大年纪,能唱到这地步,真的很不容易。摇板里“形影孤单”的单字,有个迂回的小弯,类似的还有“深羡你”的你字,“一尘不染”的染字,都很得张派发声真谛。薛亚萍的念白,更近张先生。特别是“哪个要你盟誓”的盟字和“你姑母未曾做媒啊”的媒字都带点笑音,妙到毫颠。16句的南梆子,在旦角唱腔里,绝对是首创。此前的南梆子,虽也在旦角唱腔里常见,但都没有这么长,也不会是一出戏里最有特色、最有代表性的核心唱段。其中“奴本当允婚事穿红举案”和“今日里若将这红绳剪断”胡琴行弦,谭记儿思考,也是张先生的创举。在这一大段的唱中,薛亚萍将谭记儿的尴尬、羞涩、思忖、惊喜的心理用唱、表、形体动作曲曲传出,演的很细腻。谭记儿这场,梳古装头。着素白绣蓝花帔,合乎年轻寡居的身份。我看张先生演出时,他也是梳古装头,不知为何在拍电影时改梳大头了。


    第二场府中定计,生旦都换了大红团花对儿帔,表现了二人婚后的和谐、喜庆。这一场亚萍的嗓子略显疲劳,念的个别字,略显干涩。但是西皮二六、原板等唱段,还是很好的拿下来了。“管叫他水中捞月空自欺”一句中管叫他的他字,也上去了。这一场戏表现了谭记儿和白士中新婚后的互相关切,也表现了谭记儿的智慧胜过须眉。


    第三场望江亭上,弦儿落了一些,唱念都显得有些吃力,但是亚萍的作表展现的还是很好的。假扮渔妇的双重身份、又要假意逢迎,又要保持自身清白的斤劲不好拿捏。盗旨时的作也恰到好处。但我觉的四场戏里,这一场表现的不如其他场次。比张先生50年代的这场戏,多添的几小段快板,令人有蛇足之叹,窃以为不如不加。


    末场的西皮二六转流水,调门又长了上去,唱的神完气足,十分饱满。我们再一次领略到张先生创腔的功力。“见贼子”三字,化自小生腔。据说创腔时,张先生让刘雪涛把小生的西皮二六唱了好多段,融会贯通,形成现在大家听到的这个样子。亚萍的这段唱得解气,给观众留下了完美的印像。
 

    薛亚萍的舞台生活都50年了,能把一出唱念作表十分繁重的戏《望江亭》从头至尾的拿下来,该是很吃力的事,但是薛亚萍做到了。今后,深望亚萍把张派的传承重担挑起来,为京剧事业培养更好的张派继承人。这场戏,空中剧院录了像,没到剧场的张迷,等播出时看看吧。

 

本贴由老田2013年6月27日11:58: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