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2013年8月7日看张建峰的《失空斩》

  • 关键字: 老田 张建峰 梅庆阳 张凯 奚派 李扬 诸葛亮 空城计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8-08 10:25:58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因天热路远,建峰的这出《失空斩》没能去剧场看。8月7日,空中剧院录播,时值立秋日,雨后傍晚,凉风徐来,小窗洞开,清爽宜人。在电视前全神贯注看了两个多小时。觉得建峰的这出《失空斩》演的很好。5月份看杨乃彭先生演这戏,并写了剧评,这次,再说说建峰奚派的诸葛武侯。


    建峰的出场就很沉稳大气,一种成竹在胸的气势表现在脸上、身上。大引子没用大路的“四轮车”(哈哈,说相声的拿这当包袱,说诸葛坐汽车)。“掌握兵权,扶幼主,扫灭烟尘”那个“烟”字有个好听的迂回,尽展奚音。我听过建峰不少戏,真正学奚的也就是《范进中举》、《白帝城》有数的两出。学奚而不泥于奚,是建峰的特点,也是他的长处。他有很好的嗓音条件,就该尽力发挥的。“保汉家,两代贤君”也是奚先生改“臣”为君的。奚先生文化修养很深,他这样改,自有他的道理。有人说阿斗不算“贤君”,我以为,后人自可评论阿斗的长短,但在他的当代,又是他的属下,这样说也可理解的。自己说自己是“贤臣”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吧。建峰念完引子,转身入大帐,也是很稳重。在定场诗、自报家门和其后派将的念白里,我看到了建峰的进步。“人曰男儿大英雄”的雄字,“街亭乃汉中之要路”的要字,都把握的很好,派将过程中的白口,都很讲究。而且,提出哪位将军镇守街亭时斜视赵云、听马谡说“何况那小小的街亭”时脸上略显惊愕,都能以表情展示人物内心。这些说明建峰在念、作方面也加强了。《失街亭》这一折,两段唱,大家都耳熟能详,国字、斗字、自由二字、貅字、守字,扎营头的头、叮咛就的就,都略抻一点.突显ou韵,尽箫声之美。“但愿得”的得字、“去把贼收”的“去把”,处理得不同于各派


    空城计一场,两位琴童是旦角扮的,多是如此,可是与下书人的对话太难听了,还是避免发出那种声音才好。建峰的看地理图、闻三报,脸上表情、念白也都恰当。念“岂不束手被擒”看羽扇后,眼珠左转一下,再右转一下,这时的诸葛不能眼珠乱转,乱转就不是武乡侯了。下场时的几句,用了苍音、鼻音、拖腔,灵动好听,特别是那心神不定的定字。末句改“望空中求先帝大显威灵”为“但愿得赵子龙及早归营”窃以为是奚派这戏改的不好的一句。我以为大概是1949年后为摆脱“迷信”而改的,显的有些“水”。或许是奚先生为避开“大显”的显字的高儿改的。建峰不怕高,不改也罢。这和下面的“叫老军心拿稳”一样,稳字下抑,不像原词“叫老军扫街道"的道字要上扬。建峰也不一定要改的和奚先生一样。城楼的两段,唱的平稳大气,“散淡的人”人字极近奚声。第二句是奚先生改的“比管仲和乐毅隐种山林”改的就好。诸葛自比管乐,司马徽早就介绍过。这样改比“凭阴阳如反掌”要高明。奚派的en韵也好听,这段正是的。帅印的印字确是受听。到周室大振的振字,音量放开,这些都很好。二六唱得舒展而不油滑,耐人寻味。


    斩谡一场,导板的消恨、后头四十棍的棍,都尽走高音,这是奚先生也难办到的,建峰有嗓子,这样处理得好。如果是亦步亦趋、不离窠臼倒不好了。直到最后的哭头,建峰都很努力,毫不松懈。看了很觉舒服。


    张凯的王平,扮像清秀,身上规矩。斩谡一场的末句,如想要个好,绝非难事,但张凯没要,他知道自己在这戏里的身份。李扬的马谡,唱作也都不错,但与诸葛的悲痛诀别,包括建峰在内,二人的火候比前辈、比5月里的杨尚还是有不足的,表演的成份多些。


    梅庆阳在当代青年丑角里,可称好角,我看三报的报子也像是他,他不拒绝小角色,演戏认真尽责,大有前途。司马懿是这戏里最不成功的了。念白泄,唱又不紧,没喷口,靠拉长腔讨好如“为何大开两扇门”就嫌拖的过长。如果说建峰的诸葛可以给个“稳”字评,那这司马就只能给个“懈”字了。

 

本贴由老田2013年8月8日09:49: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