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9月14日青蓝剧场观杜喆《打金砖》

  • 关键字: 关平周将 青蓝剧场 杜喆 打金砖 李小培 李扬 宋昊宇
  • 作者: 关平周将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09-15 23:16:45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虽然近来很少看戏了,但真是很期待杜喆的《打金砖》。一是关注这个演员。杜喆可以说是从斜刺里杀进北京京剧院的一员骁将,他既非名门之后,也未曾拜名师门下,01年参加青京赛时,尚名不见经传,也未取得金奖,但这几年却是突飞猛进,在北京京剧院站稳脚跟,夺得一席之地!他的成功用张馨月的话说“没见象杜喆唱戏这么开窍的了”(没见这么夸老公的了)。他最成功的就是,把自己的条件和选择继承的流派风格很好的统一了,同时又恰逢北京京剧院缺少他这样一个继承的方向。二是关注这个剧目。《打金砖》可以说是饱含李少春先生对老戏加工整理的心血,成为他经典的保留剧目;80年代朱秉谦、李光等把裘派的《姚期》和这出戏进行了剪裁对接,编了一出《汉宫惊魂》,也可以视为是又一次发展;90年代以来,于魁智凭借这出戏大红大紫,91年大赛就是以“太庙”一折夺魁,之后李先生《打金砖》的音配像也是他配的,很多光盘资料都是他的,以致于去KTV点歌,都可以见到他的音像资料,对之后的青年演员以及票界影响很大。这几年,杜喆、冯冠博曾经贴过《汉宫惊魂》,傅希如、蓝天曾经演过《打金砖》,在北京的舞台上,按《打金砖》路子演全剧的,杜喆算是第一个了。


    今天的演出,从姚期回府开始,然后是绑子上殿、宫中斩姚、太庙几个场次,把姚刚前面跨马游街、剑劈郭荣的场次都删了,虽然少了前面的交代,但都是老观众也到都明白,主要的戏核保留了。总起来看,杜喆今天的演唱还是比较完整的,他的嗓音虽然不是很高很亮,条件一般,但是他确实很会运用,声音很饱满、结实,气息也很充沛,这一点直到太庙一折,依然保持如初。看近来的录像,比如傅希如、蓝天,到了太庙一折,声音就抖得很厉害了,脸上也汗出淋漓。较之他们,杜喆还是略显出了一些表演上的成熟与功力。金殿的三段二簧唱腔对戏迷而言,太熟悉了。一出场是“金钟响”。我非常欣赏杜喆的身材,真是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蟒长短肥瘦很合体,脸型和王帽的比例也很协调,扮相很好,这段唱也是四平八稳、驾轻就熟。第二段“姚皇兄”,他有一个处理,就是“叫寡人怎舍得”的“怎”。这个“怎”有个大腔,在行腔时有两个旱地干拔的高音,很突兀,也很难唱。杨先生唱片,李先生的录音都是一本余先生十八张半里的这个唱法。但是在《汉宫惊魂》中,这两个高腔用了两个弯给软处理了,杜喆今天就是采用了这个唱法。第三段“王离了”,这段一是比较长,二是旋律逐渐加快,在“孤念你孝三年”这里逐渐加快,到“孤念你草桥关”,胡琴变拉双的,再次催节奏,气口很赶。我体会,京剧的演唱,一句半句高音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在高位置上,长时间持续,这就很容易横了。所以这段在《汉宫惊魂》里也有处理,就是在“孤是有道的明君”,把“有道的”腔变成下滑的,意在歇缓,就这一点小处理真得很管事。还有的演员到最后那句“随定寡人”的“寡人”这个大腔,不全唱出来,用让胡琴的办法,躲一下喘口气。杜喆这段没有用这些方法技巧,还是按照李先生的唱法完成了,说明他演唱的功力还是比较扎实的。如果说杜喆唱腔上的缺点,我认为他的声音在结实饱满这方面有余,而在李先生特有的一种甜津津、黏糊糊的韵味上展现不足。就比如一出场的叫板“摆驾”二字,我曾经反复听过好几十遍,也学不好,李先生是从“摆”逐渐往上推到“驾”,音高逐渐升高、音量逐渐放大,然后缓缓下滑,最后用一串自然而清晰的小颤音收尾。对声音的控制真是已臻化境,听李先生的录音资料都是有好的。而杜喆的叫板,这个声音的抛物线是完成了,但是很干涩,没水分、缺少装饰。在声腔韵味探索上还需细研。


    如果说金殿这三段唱主要是展示唱功,太庙这一折则重点展现演员的跌扑、表演方面的功力。当然这折里这段二簧也很不易。这折有点象咱们看自由体操,也是有几组规定动作,走对角线完成。第一组是从上场门,向舞台左前方,助跑、掉毛、抢背、甩发、屁股坐子、坐在地上上身来个半僵尸。这组动作,杜喆掉毛起的高度不太高,我都捏把汗,甩发时,头发和髯口有些搅在一起,没有充分甩其来,没甩出力度来。坐在地上,唱完回龙,听到鬼魂叫喊,应该充分表现出惊恐惊吓,上半身的僵尸应该干脆、突然。这一点,他处理的不够果断、惊恐的表现也不足。第二组是见到姚期的鬼魂,这有一个僵尸,先要下腰,控制住身体,下到最低点,然后往前甩发,再往后倒。这个下腰,有的演员甩发都几乎可以接触到台面,而杜喆腰下的不是太低。僵尸摔得还是很干净的。第三组是见到邓禹的鬼魂,应该是从下场门,向舞台右前方助跑、掉毛。这个掉毛不是一般掉毛,团身触地,然后翻个跟头起来。它是在空中翻起来以后,在空中伸腿,用体育解说的话就是把身体打开,借着水平方向运动的惯性和自身的重力,身体后背平着摔在台上,叫踹腿掉毛。这个动作,杜喆完成得比较到位。第四组就是最后见马武,一般是在放灵牌的桌子前面,放一张稍微矮点的桌子,演员跃上去,背对观众,后空翻下来,起来再来一个鹞子翻身,再僵尸结束。今天,杜喆在这里是降低难度了,在桌子前面只放了一个矮杌凳。他设计的应该是单脚踩上去,抢背翻下来,后面就一样了。今天踩上去时,有些急,没踩中凳子的重心,凳子晃荡了一下。好在这个晃荡尚未影响他保持身体重心,否则他抢背下来就有可能不是背着地了,如果肩触地很容易锁骨骨折。也算是有惊无险得完成了。从这也看出,这出戏杜喆演得还不够多,还需要进一步打磨,这次演出无疑是对他一次重要的舞台经验积累。


    这个戏真是一个红花配绿叶的戏,虽然看刘秀唱做并重,很是过瘾,但是配角演员很多,有的就是一过场。应该说李小培的姚期、李扬的马武、宋昊宇的邓禹等等都为了这出戏付出了很多,限于篇幅就不再罗嗦了。在犹豫和懒惰中,终于把以上的文字写完了,主要对这出戏和杜喆还是想说两句的,敬请大家指正。也在此预祝坛上新朋老友中秋快乐!

 

本贴由关平周将2013年9月15日22:05: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