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痛悼杨蒲生大哥

  • 关键字: 老田 杨蒲生 归真 穆守荫 菊苑留痕 回首当年 戏单 老田侃戏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3-12-29 20:14:0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得知蒲生大哥归真的噩耗,非常难过。昨晚在长安还和谢锐青大姐提及蒲生的身体,没想到今天他就辞世了。去年的阴历腊月28,守荫走了,今年的阳历12月29,蒲生又走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守荫与蒲生先后归真。做为他们的兄弟,那种失去知心朋友的感觉,难以名状!


    比起守荫来,我和蒲生兄相识就晚多了。1999年,我在《梨园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正巧,在那期的另一版上看到了蒲生和守荫合写的另一篇文。守荫是我表兄,联系中断32年之久。见他的名字喜出望外,于是给《梨园周刊》编辑吴焕先生写信,打听守荫的下落(那时守荫迁居天津已近20年)。吴焕把我的信转给蒲生,蒲生联络了守荫,这才有了我和守荫继续十多年的交往。同时,也因守荫的引荐,我得以在2000年拜会了蒲生大哥。蒲生的外祖母姓穆,和守荫家族算是远亲,于是三个回族亲戚,又同是京剧戏迷的退休老人成为最亲密的知交。


    蒲生退休后不久,患脑血栓,虽抢救及时,但是后遗症使他行动不便。2000年我初次去他家拜望,他依约坐着轮椅在街口等我。我在他家看到他历经文革磨难保存下来的珍贵戏单,知道他的迷戏程度比我深多了。从那以后,我多次去他家探望,有时电话聊天,聊起戏来,有无尽的话题,遂成莫逆。他写东西手不方便,有时让我代笔。2009年,在他一再鼓动下,我开始在咚咚锵上以老田的名义发些帖子。这得到了他大力的支持。可以说,没有蒲生的引导,就没有今天的老田。


    蒲生从小在舅父的带领下,就频繁出入剧场。上初中时,迷上中戏校学生的演出。每逢周日白天,都会去大众剧场看他们的实习演出。数年如一日,从不间断。每看一戏,必在自己的观戏录记下看戏的时间,贴上票根,珍藏戏单。他看戏不是一场两场,而是逢演必看。比如刘秀荣演32场白蛇传,他就看32场。这样,他珍存了一份宝贵的中戏校演出的资料。刘长瑜、李长春在自己的回忆文章中谈及自己第一次实习演出。蒲生都会指出他们的记忆有误,并以戏单为证,纠正他们的讹误。这份资料连中戏档案库里也没有那么全。以至海外有人以高价收买,但蒲生也没舍得卖掉。却在2001年中戏建校60周年时,无偿赠给了中戏校。中戏为感激他,召开了隆重的赠与盛会,6位研究生台着轮椅把他台进楼上会场。不久中戏投资把这份戏单印成一巨册,名为《回首当年》。


    2012年,蒲生又把自1951——1966年自己在剧场看各大院团演出的戏单,无偿赠给首都图书馆。首图从中选出几百份珍贵的演出,印行了《菊苑留痕》一巨册。这两书的出版,弥补了没有建国以来京剧演出戏单书册的缺憾,是蒲生对京剧事业的一大贡献。也表现了他不计名利、视金钱如粪土的高风亮节。


    2013年,蒲生的糖尿病、心脏病日益加重,几次住院。不幸有摔倒以至腿骨骨折。但他不忘多次提醒我出书。在他的鼓励下,我决定自费出版这四、五年来我在论坛上发过的帖子,命名为《老田侃戏》。他在病中不断给我打电话,或讯问朋友我的书出了没有。现在书尚未出版,蒲生却溘然长逝,怎不令人哀叹!


    蒲生与守荫合作,写了《老三届与园丁》一书,记录了50年代初的中戏校前几届学生和他们的老师的轶事,在戏曲界广为流传。他们还以“苏武”为笔名(他们的姓是“穆杨”,与“牧羊”同音,故名“苏武”)在戏曲电影报、梨园周刊多次发表文章,谈戏论角,在京津算是资深戏迷和戏评家。


    如今蒲生虽离我们而去,但是,广大的戏迷,众多的知名演员会记住他的。


    蒲生兄千古!

 

本贴由老田2013年12月29日19:58: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