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留痕菊苑成神交 ——悼念杨蒲生先生

  • 关键字: 杨蒲生 钮二可 俞锁枝 菊苑留痕 票界 老三届与园丁
  • 作者: 点绛唇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01-09 09:26:5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天下遭雾霾,网上闻噩耗。


    12天前,我照例浏览网页,打开“咚咚锵”论坛,忽然一条黑色的标题映入我的眼帘:“沉痛悼念杨蒲生先生今天下午不幸去世”!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晴,便凝神定目确认,果然真真切切,况且帖子是我敬重的北京钮二可先生发上的。我急急打开正文,一位戴着眼镜、左额下一记黑痣的慈祥老人出现在眼前,啊,这就是杨蒲生先生,一位我常常萦怀、时时感恩而又从未谋面的京城“梨园达人”,望着杨老先生的遗照,一年前的往事涌上了心头:


    2012年11月的一天,我照例打开中国京剧论坛,忽然被一个留言所吸引:“邢台点绛唇先生请进。”我有所惊讶,这是谁人在召唤于我哇?就打开这个留言,只见寥寥数语映入眼帘:“点绛唇先生:得暇时请和我联系,俞锁枝。2012-11-13 ”并告诉了我他的QQ号。


    俞锁枝?我想起来了,就是我常常拜读到有关京城京剧界轶闻趣事文章的那位作者,从字里行间看得出这是一位老先生,他的文章朴实亲切,资料性很强,我佩服其见多识广,文风清新。想不到他竟然要和我会话了。


    我一生钟爱京剧,又遇到“天子脚下”的京剧知音,岂非天上降下个好缘分?我不敢怠慢,连忙用我的QQ邮箱与他取得了联系,孰料第二天就收到了俞锁枝先生的回件:


  “点绛唇先生:您好,我是杨蒲生(76岁的糟老头子),大革文化命后期,曾被贬到邯邢地区工作过一段,驻地在邯郸黄梁梦(因亦用过‘吾是黄梁梦中人’的网名),经常去邢台,同时我也在网上读了您许多文章,觉得您文风端正,是一个热爱、研究京剧不事浮夸的人,深慕之,请将君之通讯地址相告,在下欲将拙作中国戏校《老三届与园丁》小册子及戏报集《菊苑留痕》相奉。杨蒲生14日8:00”


    我喜出望外,凭着我“虚拟世界、笃诚待友”的嗅觉,我认定这是一封声气相投的邮件,于是我马上回音于他,告诉了我的住址、邮编及舍电。我写道:


  “蒲生新兄大鉴:


    蒙您回邮,不胜荣幸。我今年71岁,小您六春,尊您为兄,谅不被拒,且为新拜之兄,故缀新兄而称,聊作莞尔。


    我生在邢台长在邢台,现在老了还在邢台,从小受先父熏陶,酷爱京剧,并试着写写文章,发到京剧论坛,竟蒙新兄见爱,力捧且鼓励,我很是感激,诚致谢意。我愿读到您的大作,幸运从天而降,欣喜之至,兹将我的通信地址奉告。


    点绛唇 顿首拜于11月15日晨”


    事情果如我之所料,邮件发出仅仅三天,快递员就叩门送包,当我以忐忑之心、颤抖之手打开一层层胶带封、牛皮纸以后,两本寄自北京的宝书就展现到我眼前。我按照邮包上的号码拨通了杨先生的电话,一告妥收,二表感谢,并要按定价付款。


    杨先生说:“书收到了我就放心了,不要提钱,提钱,咱的京剧情就付之流水了,有空到北京来玩吧!”无功受禄我心不安,期待有朝一日能去北京当面谢过。我觉得意犹未尽,随后向杨先生发去一封致谢邮件:


    “俞锁枝先生亦尊敬的蒲生老兄:


    今天下午收到您惠赠之珍贵的资料,我无任感动之至,您我素昧平生,仅在京剧论坛上偶遇,竟因爱好相同、声息相近,而使得老兄慨然以毕生之心血凝就的《菊苑留痕》等芸帙相赠,足见您那宽阔胸怀、疏财仗义、情寄国粹的高尚品操,请让我向您致以崇高的敬礼和由衷地感谢。


    邢台是个欠发达的小城市,京剧文化虽曾有过一些兴盛,但缺乏源远流长的基础和人才,所以大众化不突出,反倒让‘河南高调’时时拔得头筹。您的宝册我一定要让‘识者’共赏,并收集反应和评价,俟机向您反馈,一定不辜负老兄的厚爱。有感曰:


    古来梨园灿群星,

    氍毹添芳浥露浓,

    留痕菊苑千百世,

    百琲难将一斛封。

    再次谢谢您。

    顺祝

    阖家安泰!


    邢台点绛唇 上  2012、11、18晚8:45”


    我抚摸着这本蕴含着京城票界厚谊的《菊苑留痕》,摩挲拜读无一日不迷。孰料事情还有进展,被我称为:“福无双至今朝至,喜从天来复又来”。就在接到这重达5斤半的玉版后不久,4月20日,我又收到了钮二可先生倾囊相赠的《氍毹印象》,记得正是四川雅安的芦山县发生强烈地震那天,钮二可先生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询问“快递”是否准确将书送到,还再三表示,他是遵奉杨蒲生先生的意旨向我赠送的,照例不谈书酬。我依然感动莫名,对来自首都的杨钮深情、京邢厚谊枨触甚深,每每梦醒时分想起这一幕幕赠书奇遇,对自己的“不劳而获”常抱不安心态……
 

    到今天,用兄弟回族的话说,德高望重的杨蒲生老先生已然“无常”十二天了,回归了真主。他赠我的《菊苑留痕》将伴随我的余生,他的名字像书中众多的前辈京剧大师、表演艺术家一样,永远存留在我,岂但我,还有我的子子孙孙的心中,并将化为一种对国粹京剧的热爱、传承和感恩的无尽力量……


 

本贴由点绛唇2014年1月9日06:19: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