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弄斧班门为马年

  • 关键字: 点绛唇 马年 马连良 马最良 马富禄 谭元寿
  • 作者: 点绛唇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01-27 21:06:36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马年马戏马上谈。


    2014年的农历正届甲午马年,马年说的马戏,并非是忆儿时正月里在老城的新市场用绳索围起来上演的大马戏,而是国粹有“马”的京戏。马上谈,也不仅仅是“想起就说”,还有一层意思是欧阳修说钱思公做文章多在“三上”,我撰此文亦经眠醒枕上、既起厕上和骑车座上的苦索——车乃我之“马”,边骑边构思,犹“马上”谈也。


    戏由人唱,缘自天来。京剧界姓马的演员却也不少,占全了“四大行当”,粗略数之,生行的有“四大须生”之首、“马派”创始人马连良,他的叔伯兄弟马最良,他的义子马长礼,“硬里子”马盛龙,河北正工老生马又良,天津文武老生马少良,直到有“四小须生”之称、现为福建省京剧院小生演员的邢台新秀马超博,去年首届央视少儿大赛银奖得主、9岁的坤生马祎昆等等。旦行最应提起的就是马小曼,马连良之千金、梅兰芳之义女亦弟子、燕守平之夫人;老一辈的则有王瑶卿的得意高足、在天津红极一时的马艳云。净行则有马连良长子、侯喜瑞弟子马崇仁,曾为马连良所收的唯一地方戏女弟子申凤梅所演《收姜维》“挎刀”演配角;马永安,郝寿臣弟子,曾在后样板戏电影《杜鹃山》扮演雷刚,上世纪八十年代来邢台,为我工人业余京剧团导排《赵氏孤儿》。丑行有马富禄,坐科“富连成”, 为“三小戏”和做派老生戏中不可多得的丑脚人才;还有一位马增寿,现为北京京剧院的国家一级演员,戏路宽,台风正,为京城第一名丑,深受全国观众所喜爱。


    京剧剧目,不乏其“马”。据曾伯融编《京剧剧目辞典》载不下于四十出,常见于舞台且为观众所津津乐道的,老生戏如:《马鞍山》、《秦琼卖马》、《斩马谡》,旦角戏如《马上缘》(又名《樊江关》),净行戏如《盗御马》,看似无有丑行的“马”戏,实则无戏不有“丑”,梨园术语有“无丑不成戏”之说;昆剧经典如《墙头马上》,生旦对儿戏如《马前泼水》,小武戏如《挡马》,群戏大戏如:《落马湖》、《响马传》、《红鬃烈马》等。笔者爱京戏一生,看过不少带“马”的戏,儿时常为大街小巷飘出“店主东带过了黄膘马”的戏韵陶醉不已,长大了又学习老生之唱,喜欢李少春,一句“秦琼观阵”的【西皮导板】:“明月下催动了黄膘马”,学了一辈子,也难以拿准“李派”那“浑厚雄沉、柔中见刚”的云遮月味儿;最爱看的大戏,除了《群借华》、《龙凤呈祥》,当属《红鬃烈马》,“四大须生”、“四大名旦”都演、擅演此戏,卅多年前我却在邢台“人民剧场”目睹了两场各有千秋的《红鬃烈马》名家演出。一场是1980年9月28日北京京剧院一团,谭元寿饰演薛平贵、赵安敏饰演王宝钏、宋丹菊的代战、万一英的王夫人。“大登殿”的一句“龙凤阁内把衣换”,谭元寿唱的气遏行云,颇透春风得意之彩,令人难忘;时隔半年,1981年3月29日晚,北京京剧院二团来邢演出是剧,名字却改成了《新王宝钏》,这个本子是老舍先生“文革”前为河北省跃进梆子剧团改写的,这次为梅兰芳先生令嫒梅葆玥,坤生饰薛平贵,王宝钏由张君秋令嫒张学敏扮演,她二人合作以京剧来演,京二胡大师张似云、还专为此戏设计了一些新的唱腔。这次来邢台,仍由梅葆玥、张学敏主演,我边看边记下了具体场目,由过去的“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四场,改为十场,计为:“击掌出府、夫妻初会、密谋陷害、平贵别妻、受责西征、代战奇袭、鸿雁捎书、寒窑重会、长安设伏、别窑荣归”,记得那晚演出观众是满坑满谷,彩声掌声连连,热情十分高涨,都为这两位京剧大师、一代名旦的一双女公子联袂于邢台献演“推陈出新”的“马”戏而叫好。

 

本贴由点绛唇2014年1月26日15:21: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