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5月23日看空中剧院直播中京院首演的《安国夫人》

  • 关键字: 老田 空中剧院 安国夫人 国家京剧院 张建国 董圆圆 梁红玉 田磊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05-24 21:13:24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一般的说,这些年的“新编戏”我是拒之不看的。为此,二哥还说我:你不看怎能知道它哪里好哪里不好啊!5月23日,我的好友来电,说他要去长安看王艳的王宝钏(上),分身无术。先看不成“安国夫人”了。央浼我替他看看,告诉他此戏如何。于是,我便从7点20端坐电视前,由访谈看始,认真的看起来。
 
    以梁红玉为主角的大戏有梅、尚两种不同的版本,都有音配像存世。短小的折子戏有《娘子军》,只演擂鼓战金山一段。短的我看过毛世来的,长的看过尚先生的。1956年10月,尚先生在一次义演里也演过擂鼓一折。文革后,杨淑蕊也改编过这出戏。珠玉在前,这次的改编效果如何,我不由得画了一个问号。
 
    到9点40,直播结束了。我除了当中倒过一次水,始终没离开座椅。总的印象是:这是一出很地道的京剧。改编本集中、凝炼,情节扣人心弦。没有一般新编戏的大制作、交响乐在那搅合。服饰也不追求“南宋时代”的所谓“时代感”,从大衣箱里绝对都能找出现成的。唱腔也都是似曾相识的西皮二黄,没有一点歌剧味。到10点,朋友来电问我怎么样。我回之以:这是30年来我看的最好的新编戏!好就好在它是一出真正的京剧!
 
    全剧只有两个核心内容:平内叛、御外侮。前一半写叛臣苗傅、刘正彥趁外患之机,胁迫太后、皇帝,传位于太子,以便他们控制朝政。这些只是很简洁的交代一下。(如是传统编法,大概要上个老旦演的太后,老生演的皇帝,具体的交代这次宫廷政变。这是此戏凝炼之处的一例)在苗傅府,丞相朱胜飞(张建国饰)来见。这朱丞相假意顺从叛贼,曲意逢迎,并献计拉拢梁红玉韩世忠,得到叛贼的信任。在朱胜飞离开叛贼府时,有一段二六转流水,“奸贼中计起身往,去至韩府说端详”唱得有滋有味。下场的甩襟也很帅美。第二场极自然的转到韩府,上梁红玉(董圆圆饰)。她身着团花红帔,头带整容(就是那大红绒球)以示她是有武功的。唱西皮慢板“好山河遭践踏国祚将尽”一段,嗓音清亮圆润。归座,念定场诗、念白,和朱丞相上念的“金兵压全境,叛贼内乱生”对儿,都让人感到这就是京剧里头的事儿。二人定计平叛,念唱间,烘托出一中紧张的气氛。最终决定由梁红玉速奔秀州,调韩世忠回临安。这时苗傅来到。留下梁红玉尚在襁褓中的幼子以为人质。梁红玉“今日里舍子为国出关”的唱,和下场时翻飞的水袖,都表达了她的深明大义和急切出城的内心活动。
 
    第三场先上韩世忠(田磊饰)。扎大靠,执长枪。他在秀州闻得京城政变,连夜赶回临安。唱、舞也都很有看头。与此同时梁红玉快马加鞭赶往秀州。夜幕下,一马童以翻跌配合着梁红玉的马上疾行,董圆圆在访谈时管这场叫“夜奔”。我看这场戏,梁红玉穿藕荷帔、粉斗篷,与马童的表演都是京剧的程式,与《出塞》有一拼。韩梁夫妻中途相遇,梁否定了韩的攻城决策。决定“刀剑入鞘进临安”。在一场马上奔驰的表演后,董圆圆的念唱都很平稳,不见喘息吃力,功底非浅。
 
    在韩府,智擒苗傅、刘正彥。兵不血刃解决了心腹之患。这一场有梁韩对唱的二黄原板,有梁独唱的反二黄原板。有梁见叛贼时唱的二六。所有唱腔,不崇尚所谓的“新颖”,比那些“著名作曲”强得多多。那段二六“见贼子”有脱胎于《望江亭》的影子。张建国的朱丞相第三次上场,有大段的二黄原板。他传旨加封梁红玉为安国夫人。并告知兀术带兵涂炭扬州。把抗金的希望寄托在韩梁的身上。这就极自然的把戏转入第二个部分。“转折处自然无痕”是语文老师给作文的高评价,也可以套用到这里。张建国的戏不多,但我看到他越来越老练了。梁红玉在这场最后的唱“誓灭金酋保华夷”和耍水袖下场都很提气。
 
    兀术上点将,唱吹腔和四更夫的上场,是为梁红玉换戎装的垫场。梁再上,换软靠。唱二六“壮士欲战挽弓弦,万箭齐发保河山”有“壮别”的影子。田磊的西皮快原板,嗓子正,唱得好。之后,梁红玉大段主唱段二黄导板、回龙、四句五字的清板和二黄二六,虽较新颖,但也都是京剧的腔儿。擂鼓一场梁红玉的【粉蝶儿】、【黄龙滚】都保留下来。董圆圆的鼓打的也沉稳有力。擂鼓一场又换了硬靠,是梅先生的老扮相。全剧以对金兵的大开打为豹尾。以金军被逼入黄天荡结束。演出140分钟。
 
    我想说,国家京剧院在新编戏方面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值得高兴。
 
    四更夫的词,有些现代化,如:“咱们老百姓还是有希望的”、“咱们中华儿女不是吓大的”如能修改,效果会更好。朱丞相说:“值此民族危亡、国家危难之际”也显得像当代人的语言。
 
    至于叛变的情节,我手头没有宋史,无从考证,不过京剧中于史无征的地方也太多,不必苛求。韩梁在战金山时,有二子,一名尚德,一名彥直,都已长大成人能上阵了。这里的尚在襁褓中的幼子,为了凸显梁红玉以国为重,就不必深究了。再有擂鼓一场伴奏的江水声,有点闹腾。另外,总感觉现在的戏里,唱得太多,不像老戏,《生死恨》听的是夜织,《搜救孤》就三段唱。尤其是这戏里的那段反二黄原板。反二黄可不是随便搁哪里都行的。
 
本贴由老田2014年5月24日10:1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