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6月14日在长安看杜喆主演的《响马传》

  • 关键字: 老田 余叔岩 洗浮山 李少春 翁偶虹 北京京剧院 杜喆 响马传 李扬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06-15 19:16:06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1958年,翁偶虹先生和李少春聊天时,得知少春对余叔岩先生传授的《洗浮山》一剧不能演出,贺天保夜探浮山的好多身段学了不能用,深以为憾。《洗浮山》一剧,动作繁复,有唱有做。素以“五子登科”(褶子、带子、胡子、靴子、鞭子)著称。翁先生决定把贺天保的身段和扮相保留,以另一人物代替,那就是秦琼。翁先生用“借尸还魂”一词,表达了他的智慧。在早先,梆子戏里有秦琼观阵,李桂春老先生还演出过。于是,以观阵为结穴,连缀“劫皇杠”、“贾家楼”,形成了一个新的剧本《响马传》。(单是为这剧名,翁、李二位就煞费苦心,几经改易,才以定名。可见那时的编剧和主演是多么的认真。再从李少春这位主演和翁先生这位编剧的反复磋商、酝酿,可以看出一个成功的剧本,绝不能仅是一个能编纂的写手,闭门造车、不和演员勾通就写出来的。)少春先生为了演好此剧,特意去天津跟他父亲学了3天,把梆子里较硬、较野的内容(如搬朝天蹬、三起三落)去掉,以更恰当的体现秦琼的身份。(1994年有人演此剧时,秦琼来了个倒扎虎,就不合情理,他从马上掉下来了?)又融合了余派甚至盖派(盖叫天先生也是有憾于洗浮山的被禁,编了《七雄聚义》,饰朱仝)的东西,形成了少春先生这出集大成之作。该剧1959年先于上海内部演出,得到了以周信芳先生为代表文艺界人士的赞扬。接着又在政协礼堂做第二次内部演出。然后,在中和戏院正式公演。周总理看了这出戏,给以肯定,并提议以此剧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剧目。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听说少春先生的这出戏,只演了9场,就没有再演。但是传给了祝元昆。文革后,马少良于1983年重排了此戏。后来于魁智给李先生的录音配了像,但是缺了最后开打的三套把子。祝元昆在河北多次演出此戏。他今年也77岁高龄,我在剧场见到他时,他说,能把李老师的这出戏传承下去,是我最大的心愿。他在以前给杜喆说过这戏。这次,为了北京京剧院正式演出,来京一个多月,再次认真的给杜喆说戏,并帮北京京剧院排演。老先生对京剧传承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杜喆的这出戏,很对他的戏路。他是文武老生,演秦琼很很合适。他前边穿宝蓝色的箭衣、宝蓝色的褶子,后边观阵则换了一身纯青。扮相清俊英武,嗓音清脆响亮,正适合剧中人物身份。此次演出,为了时间的缘故,去掉了李先生演出时的秦母(当时由李金泉饰演)和秦妻(当时由张雯英饰演),删掉了拜寿一场。却把原来李先生编了唱腔,但演出时没演的秦琼二次见杨林的场次(这场叫“激杨”),按李先生所授于祝元昆的,由杜喆再现于舞台。因此,演出和音配像有些区别。
 
    北京京剧院为了这次演出,倾尽全力。李扬的程咬金、方旭的单雄信、杨少彭的徐茂公、詹磊的罗成,梅庆阳的历城县令。都是青年俊才。在戏里,除了了秦琼、程咬金外,戏份都不大。张凯的魏征台词都很少,但是大家都很认真,体现了北京京剧院的团队精神。
 
    戏从劫皇杠开始,程咬金、尤俊达劫皇杠成功后,秦琼上场(这场叫“查庄”),他是历城捕快,奉命调查劫皇杠之人的。但是因他结交绿林英雄,所以反要掩护程、尤脱难。上唱流水,“二位贤弟随我往”、的“往”字,“自有主张”的“有”字,都有少春先生的韵味。而“主张”的“主”字、“一十六万”的“六”字不上口,也是少春先生的开创。这一场秦琼许诺要自己承当此事。下场时扔扇接扇转身,化用了失印救火中白槐的身段,边式帅气。接上梅庆阳饰演的历城县令,这是原来孙盛武的角色。梅庆阳也演的活灵活现,有时会看到一些《失印救火》里金祥瑞的痕迹。老先生编戏、演戏善于从别的戏里借鉴好的东西,也是他们成功之所在。
 
    再下面是重点场次“贾家楼结拜”。场上多达18位演员,其中多是绿林好汉,他们都有自己的典型语言,或豁达,或豪爽、或直白,整场戏语言多是口语化的白描,足见翁先生刻画人物的功力。当秦琼在众人面前撕票毁牌后唱“有什么塌天祸秦琼承当”神完气足。这场戏台上18位演员,各个都有戏,可用“花团锦簇”形容。
 
    秦琼第一次见杨林,假意归于他帐下。下场时弹髯、转身,也很边式。在程、尤被捕后众英雄劫牢反狱,丢了盟单。杨林知道秦琼也在盟单之内,于是有这场“激杨”。唱一段少春先生编的二六。“休要提起虬龙棒”后转快板和下场的身段,都处理得很好。瓦岗决策,是一个垫场,让秦琼换装、喘口气。在下面就是著名的《观阵》了。二黄导板“明月下催动了黄骠马”韵味很足。这一场,有唱,有繁难的马上动作,歌舞并重。杜喆的几个亮相都很好看,腿功也好。翻身、挥鞭都见功力。见徐茂公、尤俊达、程咬金三人的词也比《打登州》的词有变化。最后一场的开打,秦琼有三套把子,双锏对大刀、双锏对枪、双锏对双刀。打得稳健而不求火炽。但尚缺熟练。黄臣的武花,在演员表上都没列出,但那肘棒子摔得很地道。
 
    综观此剧,演出是成功的。杜喆很累,在这次“对抗赛“中,他有8场演出,此剧是他首演,有这样的效果,很不容易了。但我觉得杜喆的嗓子有时略显得有点左,把那bia音收一下会更好。观阵时,背后的双锏,过于贴近罗帽了,再演出时注意一下。李扬的一段流水,有的字咬的不够清晰。京白还得好好练习。“我扯您的蓝布褂(儿),您撕我的屁股帘(儿)。”是地道的北京土语,再前的一句如不是老北京,还真念不好。
 
    当年翁老就是为袁世海特意写的。“量身定做”也是好的编剧的一项特长。老戏里,程咬金本来就是花脸、丑角两门抱的。不妨再洒一些。
 
    真心的喜欢北京京剧院对京剧的贡献!祝北京京剧院越办越好!在后台,我把我二哥画的“观阵”戏画复制品送给杜喆留念,祝贺他首演的成功。画上有4句五言“天保换叔宝,双刀变双锏。九窍玲珑玉,妙哉响马传。”录在这里做为结束。(九窍玲珑是余先生对李少春的赞语)
 
本贴由老田2014年6月15日11:22: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