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长安大戏院看杜镇杰先生之《胭脂宝褶》

  • 关键字: 扶风新韵 长安大戏院 杜镇杰 胭脂宝褶 马连良 马派 北京京剧院
  • 作者: 扶风新韵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07-06 11:10:36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进入七月,北京的夏天越发的闷热了,虽然还没有入伏,但是酷暑却不断侵袭着人们。北京京剧院杜镇杰工作室举行的“寻梦·承泽”系列演出就是在这样火热的季节里上演了。但是观众并没有如天气那样火热,上座不足五成,由于“空中剧院”录像,二楼的观众也被合并到了一楼,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期待这出戏的上演,不仅因为他是一出马派代表性剧目,更因为杜镇杰这么多年一直坚守传统戏的阵地,虽然票房并不都尽如人意,但是能够经得住诸多方面的考验,一直坚持并成立杜镇杰工作室,这真是让人钦佩的,作为热爱传统老戏的戏迷,我对杜镇杰先生这份执着坚定的支持和鼓励。
 
    《胭脂宝褶》这出戏说的是:明朝永乐年间,书生白简入京应试,路过二龙山,与受奸臣所害占据于此的公孙伯相遇,获赠胭脂宝褶并许以韩若水之女,至京寄居表兄玉龙酒馆中。正值上元节,民间大放花灯。明成祖(朱棣)微服私访,入酒馆,闻白简读书之声,唤出面试,才艺俱佳,内心嘉许。白献出胭脂褶,朱棣询问来历,白具告,并举荐公孙伯。朱棣临行借宝褶,白慨然予之。朱棣归后即封白为招宝状元,命招安公孙伯,又授白简巡按。白简奉旨巡按河南,微服上岸私访,将印信失落,为洛阳县差役拾取,献于县令金祥瑞。金好酒贪杯,诸事仰仗班头白怀,将得印事告白,嘱白寻找。白怀遇旧仆白奇,始知巡按即已失散之子白简。父子欢叙,白怀怒责其子失印,又代定计,令白简假驻县署,乘金祥瑞接见时,暗于署后放火,白简即以空印盒付金,命其保管,佯往救火,金见空匣,大骇,白怀令将拾得之印放入,白简复得失印,迎养白怀。故事情节颇为曲折,内中还有仇爱川、韩若水、韩翠娥、穆良等人物,十分热闹。
 
    《胭脂宝褶》是马派代表性剧目,马连良先生一生久演不衰。这出戏马先生于1918年12月16日首演于广和楼,马富禄饰演金祥瑞,这是马连良先生二次坐科后由萧长华、蔡荣贵二位老先生教授的剧目,期间他还学习了很多做工戏。当时演出的剧名为《胭脂褶》,就是今天我们熟知的《失印救火》的情节,前面的《遇龙酒馆》并不连演,直到1936年,马先生在上海将前后连演取名《胭脂宝褶》,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完整故事情节。马连良先生首次演出《胭脂褶》取得很好的效果,1919年2月,余叔岩先生在新明大戏院也第一次上演了这出戏,可见这出戏在当时的老生演员心目中还是有很重要的位置的。
 
    马连良先生演这出戏非常精彩,前面永乐皇帝雍容大气,帝王风范十足,唱腔优美华丽;后面白怀机警老辣,世故之气满满,做工帅气漂亮。杜镇杰的这出戏据说学自马崇仁先生,又颇有其岳父马长礼先生神韵,取法不低。开场内白“侍儿,摆驾”,嗓音清脆响堂,一下子就把观众的注意力抓住了,出场的扮相完全马派,一丝不苟,武生巾、箭蟒、金鲨鱼皮宝剑,无一不透出皇家风范。 “老王爷登大宝一统天下”这一段“二黄三眼”唱得平稳大方,吐字归韵都刻意追求马派特点,其中“下”和“差”两个字的行腔是典型的马派唱法。唱词比马连良先生多了“遭不幸老王爷晏了御驾,众文武辅孤王坐了中华”两句,有人提出朱棣乃是以叔夺侄篡位之君,说这两句似乎不妥,我觉得是否可以理解为他内心心虚,所以才有“众文武辅孤王坐了中华”的掩盖之词呢?不管如何,多了两句对这段唱整体还是丰满了的,值得传承;“因此上放花灯把旨意传下”的“下”字行腔委婉曲折又一气呵成,难度很大,气息如果控制不好很容易唱折了,杜镇杰唱得也很好。后面的“四平调”唱得也是平稳大方。与白简的对白都是按照马派念白,比如“大明江山一统”的“统”字归鼻音而且很重,这些都不错,虽然是模仿,但这是学习流派最关键的环节,若是缺少了这个模仿阶段,根基不稳就难以创新。后面几句“二黄散板”其中“寡人亲自到御街”,杜镇杰唱“孤王”,并无大碍,后面“耳旁听得有人喧嚷”唱成“有人呼唤”,于剧情更合理,只是“嚷”字归“江阳辙”更适合马派唱腔的归韵,临下场一句“明日差人把他接”的“把”字用上滑音,是典型的马派唱法。《遇龙酒馆》这一折杜镇杰演来平稳、规矩,只是稍有紧张的感觉,缺少一些帝王之气,永乐皇帝在明朝诸位君主中可以说是最有作为的,那种雄霸天下的气度一定要有,这和《游龙戏凤》的正德皇帝是两种风格,虽然都是乔装出宫,都唱四平调,但一个为国寻访贤良、一个为己寻花问柳,截然不同,所以人物特点也要鲜明一些才好。
 
    《失印救火》是比前面繁重的一出戏,做工、念白都对演员有很高的要求,而对人物的理解和诠释则是更高一层的要求了。杜镇杰饰演白怀,青色皂隶帽上一个大大的寿字,让观众看得醒目帅气,这都是马先生的发明,特别是配上黪满,手拿折扇在“小锣帽头”中上场,真是帅极了,只是他扎的是杏黄色大带,而马派是扎明黄加黑条的大带,类似武花脸扎的,更醒目。念白“身为公衙捕快、不图民间资财”,把人物性格一下子表现了出来,说明白怀并非仗势欺人的坏人。在看到金祥瑞将仇爱川“定肘收监”的时候他是很惊讶的,所以这地方有身段,走半个小圆场、打开扇子望下场,然后要赶到二堂观其动静,这里念“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用扇子一指自己的嘴,然后打开背在身后,左拳在脑前,抬左腿望下场门亮相定住,正好下场门内金祥瑞喊“白头儿!”,白怀一声“来了!”快速下场,让观众看着干净、利索而又过瘾,马派的帅气、潇洒也就在这里体现了出来。杜镇杰的表演也很利索,不拖泥带水,只是缺少那种帅气,我想是因为这出戏演出少的缘故,如果经常上演肯定感觉不一样,偶一为之就只能考虑到不出错了。白怀江岸寻访被抓上船去,跪在那里的时候,惊恐的神情表现得很好,为接下来父子相认做了很好的铺垫。父子见面的惊讶、高兴表现的很充分,洋洋自得的神情也很好;待得知白简将印信丢失,气愤神情也很突现,而到了后面定计的时候,白怀为了救儿子而教白简如何质问金祥瑞的几段念白,老辣又精于世故,表现了他对官场中的内幕了解很透彻。下场时候的“西皮散板”和马先生的有些区别,其中“赤壁周郎用火攻”,他唱的是“赤壁鏖兵”,我觉得用“周郎”更有赤壁定计的人物在内,也呼应白怀自己,最后一句“还须孔明借东风”腔运得很满,随着腔抖动扇子,满宫满调,又赢得了一个满堂彩。接下来的身段白怀回身,往左甩髯,左手一摇,右手扔起扇子,左手接住,往右甩髯,右掌胸前一按,抬右腿亮相,自上场门下,这一连串的动作要做得连贯、利索、干净,必然要得满堂彩,杜镇杰做这些动作同样连贯、利索,自然叫好声也起来了,可惜场下观众太少,难以出现火爆场面。据《闻歌述忆》记载,谭鑫培先生在上海演这出戏时“冠青罗帽,青褶,杏黄大带,苍三。科介机敏环生,白口老当。与子仆定计,摇板“曹操领兵下江南,带领人马八十三。周郎定下火攻计,内有庞统献连环。”灵警超逸。下船,髯敷右臂,以手戒勿送,左手开扇掩面。“献”字应扇,“连”字随手,“环”字敷髯,总以目光干转其步骤,迅应妙隽无端。”这段描述十分详细,我们思考动作,都能感觉到前辈大师做戏的情形。
 
    后面白简接见金祥瑞的一些列玩笑动作、对白,黄柏雪演得都不错,只是缺少了一些文气,因为金祥瑞也是二甲进士出身,并非头脑糊涂的官员,只是平时好酒贪杯,对于政务都依赖白怀,巡按大人问他时难免紧张,但是他并不惧怕上级,所以后面他对白简用这样的计策很不满意,说“欺负我是捐班呀!我也是两榜进士出身,纱帽不戴了,上告他去。”这把金祥瑞的性格彰显了出来。在金祥瑞拿印盒之后黄柏雪加唱了一小段儿北京岔曲《风雨归舟》“卸职入深山”,不过调门有点儿高,和我听过的白凤鸣先生唱的大不一样,但也调剂了气氛。后面父子团圆,向金祥瑞道破实情的一段“西皮原板转流水”杜镇杰唱得有些着急,其中“因此上施巧计失而复还”这一句都没听清楚。
 
    这出戏原来演出大概有三个小时,这次杜镇杰先生的演出刚好两个小时,删掉了很多情节,其中公孙伯、韩若水、穆良、韩翠娥等人物都去掉了,虽然在剧情中有交代,但对观众来说印象就差得多了,而且最后也没有交代韩若水、仇爱川和公孙伯最后如何结局,似乎不太完满,如果能够简单删改,保持在两个半小时的演出时间就好了。
 
    杜镇杰先生多年坚持演出传统剧目,虽然没有大制作、大宣传、大赞助,但是坚守传统就是坚守京剧的根,只此一点就是任何外力所动摇不了、任何浮华所比拟不了的;如果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之后,有人续写京剧史,我想杜镇杰先生应该是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在京剧微弱而又难以保持自身完整的时代,他能够留住一片传统戏的净土,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的意义会更加凸显。祝愿杜镇杰先生在坚守传统戏的道路上越走越宽阔、越辉煌,为京剧的完整继承贡献力量!
 
本贴由扶风新韵2014年7月6日01:00: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