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第3次参加钱江先生北京国际票房活动侧记

  • 关键字: 老田 国际票房 钱江 李之祥 丁建中 冯洪起 马学义 李玉芙 黄德华 陈志清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2-09 11:56:21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2015年2月2日,蒙钱江先生之召,又一次参加了国际票房的盛会。时值腊月,天气甚寒,我放弃了每日必须的午觉,中午12时出门,从回龙观乘轻轨13号线换5号线再换7号线到广渠门外。是什么力量把我这蛰居的老头子吸引了呢?当然就是国际票房高水平的京剧演出活动。
 
    活动从下午2时开始,到傍晚6时后结束,长达4个小时之久。我和大家一样,精神百倍地欣赏了全部演出,深感目前“真正的京剧,植根于民间,而不是在剧场”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今天参与活动的,大多是花甲、古稀甚至耄耋老人,其中有很多老朋友,如西城老军夫妇、愚公、钮二可夫妇等,也有新朋友,如84岁高龄的龚和德先生、年逾九旬的钱嘉东先生、82岁高龄的陆榕女士等。内行人有鼓师冯洪起、马学义;琴师李之祥、丁建中;著名老演员李玉芙、黄德华、陈志清和乐队的很多先生。活动以钱江先生的简短讲话开始,他表示了对大家的新春祝贺。票界著名的月琴圣手袁庆枢先生的夫人舒培贞女士开场唱了一段《遇后》的二黄慢板。西城老军初奏新声,唱了《沙桥饯别》二黄慢板“提龙笔”,余叔岩先生18张半里有这段,我尚耳熟能详。但后面的西皮“孤离了龙凤阁来到郊外”,则很少听到。听朋友说,想唱这段,琴师都不会拉。可见郭先生私下勤于练功。后来又唱了一段《失街亭》中的西皮。而李洪玲女士的两段《搜孤救孤》的二黄,更是没听她唱过。尤其是“娘子不必太烈性”那段,唱得非常规矩,我很欣赏她,她直到退休才涉足京剧,却能坚持努力用功,不断学习,好多在座的朋友都肯定她的进步。后来她又唱了《打侄上坟》。李玉芙老师也是77岁高龄了,但是风采依旧。她近日忙于排戏、授课,说自己累得嗓子有时说话都不出声。但是从今天的表现看,真不愧是老角儿,修养深厚。她先唱了《霸王别姬》,从“大王爷他本是刚强成性”起,一直唱到二六为止。把别姬的全部唱段一次唱全,实属不易。特别难得的是黄德华老先生,本工丑角,却以武生的嗓子,唱了霸王的词。这让我十分感叹,真是,如非在这场合,到哪里去听这样的合作啊!黄老还在西城老军的空城计里唱了马谡的快板,在钱嘉东老的《二进宫》里唱了徐彦昭,真是多才多艺啊。黄先生在今天的活动中还有一个特殊贡献,唱了一支《天官赐福》的曲子,“雨顺风调,万民好,庆丰年,人人欢乐。似这样民安泰,乐陶陶……”我虽听戏60年,但此曲却是第一次聆听。他还讲了学这曲子时沈玉斌老师嘱咐学生的话。不尽让我想到《天官赐福》这样的开场演出,大概也要被送进博物馆了吧。陈志清先生是陈少霖之子,也是我在北京师院的同学陈志嘉的弟弟,他以余派老生著称,他唱了一段《大登殿》”龙凤阁内把衣换“,黄德华随机应变,搭了两句苏龙,于是,戏就继续唱下去,黄老一会是马达江海,一会又是王允,李玉芙又接了王宝钏,直唱到“二六”“讲什么节孝两周全”。志清的嗓子很正,唱得有味。还在钱先生唱群英会时搭了四句黄盖,第二句按裘派唱的,而第4句则按侯派唱。下来后他风趣的说:我这是“陈派”。
 
    今天最难得的是几位耄耋老人的表现。先是84岁高龄的龚和德先生,唱《四进士》“上写田伦顿首拜“和“公堂之上上了刑”非常标准、地道的麒派。我听着,真比内行演员还有麒味。后来他又与李玉芙老师合唱了《四郎探母》中盗令的那一段。说来也真很有意思,这种票房活动,没有排练,没有提调,随意性很强。前面的大登殿就是如此。就以这探母来说吧,先是91岁高龄的钱嘉东先生(他曾为周恩来总理做过外交秘书,任过国家住日内瓦大使)在唱了《二进宫》大段二黄慢板后,余兴未尽,和李玉芙老师唱坐宫的对口,从“听他言”开始,直到最后,老先生竟然把“叫小番”的嘎调唱上去了,真使满座皆惊!接下来就是那麒派的盗令了。之后,黄老先生兴起,唱了二国舅的四句,陈志清很自然的就唱了过关。钱江先生在唱了群英会周瑜和四进士田伦后,很高兴的唱了宗保巡营,陈志清则又接唱了被擒。于是,活动的趣味性、灵活性便尽情的彰显出来。这些都是在剧场、戏台上见不到的。至于李玉芙的公主拿着话筒冲着钱嘉东老说:“驸马,你看这是什么?”时,乐队里有人“搭架子”说“是话筒”,更是令人解颐。而在“巡营”中,宗保的“军士们”一落地,乐队不约而同的“有”,和“听我一令”后的“啊”,更使气氛活跃。82岁高龄的陆榕女士,是外交部京剧学会副会长,她演唱了《武家坡》中的西皮导板、慢板。整个唱段,平稳大气,一听就知道是很有素养的。活动的最后,钱江先生唱了难得听到的以小生饰演玄奘的《沙桥饯别》,其中包括二黄慢板、原板、西皮原板、二六、摇板。词句很多,板式复杂,颇多新腔。这出戏很少有人唱了,以小生演玄奘的就更罕见了,是很珍贵的。钱先生又以《四世同堂》主题曲“重整河山待后生”为送客的特殊礼物,结束了这长达4小时的活动。
 
    一年间,我参加了北京国际票房的3次活动,每次都很尽兴。前几天我还说不是不想写帖子,是没的可写。很快就得到了印证,2月3日是我的阳历生日,正好步入77周岁。就以写这帖子作为过生日吧。还想说几句题外的话。以最近11套直播的三台准备拍电影的大戏来说吧,我看了《赵氏孤儿》。《挂帅》我不看,结果从论坛的反应看,不看是正确的选择。就是因为那直播,竟引起观众对《挂帅》剧本的质疑。《乾坤福寿镜》也没看,是对杨榮环的改本很不满意,使主角到后来无可施展。全剧成了虎头蛇尾。就拿看了的《赵氏孤儿》来说吧,赵盾、韩厥的嗓子都败了。而宫中一场,我看过马谭张裘演的两次,张和裘都不要好的。而在这场演出中,在庄姬命太监宫女“你们退下”之后,魏绛唱“赵家冤仇海样深”的“冤仇”二字时,忽然加了个嘎调,观众还报以热烈的掌声,真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屏退太监宫女,说明是密谈。在这里用嘎调、用拖腔,合乎戏情戏理么?京剧的演出市场不好,好多戏在开演当天找人、送票,更造成了恶劣循环。但是,从票房的活动看,我觉得,京剧还有生命力。如何拯救京剧市场,那真是一件发人深思的事!有人说,京剧要进博物馆,也许票房就是那“博物馆”吧。
 
本贴由老田2015年2月3日09:44: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