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10月7日在长安看武戏专场

  • 关键字: 老田 北京京剧院 武戏专场 王金璐 陈宇 宋派 叶金援 周恩旭 挑华车 扈家庄 宋丹菊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10-09 10:24:57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国庆节期间,北京京剧院安排了一场“武生专场”。但不是由大家常见到的詹磊、魏学雷、张淑景等人演出的,而是由更年轻甚至刚毕业不久的武生、武丑、武旦们担纲演出。我从小喜欢武戏,所以时隔一天之后,又跑到长安去了。
 
    开场是年轻的武旦演员陈宇的《扈家庄》。2点开戏,第一个出场的就是扈三娘。她在唱“醉花阴”之前的“起霸”,疾徐有度,有张有弛,快如脱兔、静如处女,特别是亮住时,稳重端庄,的动作幅度大,边式好看。而不是一味的快。唱昆曲“醉花阴”,嗓子也好,亮堂。而且昆曲都是边唱边舞,动作繁复。陈宇唱的字交代的清楚,舞的动作也极到位。看得出宋丹菊老师教的瓷实,陈宇学得扎实。唱到“管教他血染征袍”后,有一个下腰的身段,陈宇的腰功很好,腰下的很深。在“俺只见旌旗蔽日”一段后,走了一个急速的串翻身,亮相很好看。传承了“宋派”“帅美脆媚”的特点。我想,宋丹菊老师在台下看了,一定会对陈宇这位爱徒非常满意的。为了看这次演出,梅葆玖老师以82岁高龄,骑自行车来长安,关爱青年演员之情,令人感动。上王英,是武丑,从始至终在台上走矮子,以应“矮脚虎”的特征。1949年以后,王英曾一度直立起来,由武生俊扮。据说是为了树立“农民起义”“英雄”的正面形象。但是王英的矮子功不见了。文革后演出才恢复了原貌。与王英交战时,用左手拨戟,快如电光火石。擒王英后,有个耍戟下场,真可以“风雨不透”形容。接上林冲,幕后唱西皮导板,上唱几句西皮。我们私下议论,这《扈家庄》里扈三娘都唱昆曲,这一段反而显得画蛇添足。扈三娘与林冲交战,换了金枪上裹红条,更为耀眼。这出戏,陈宇演得淋漓尽致。又唱又舞,不显吃力。连刘琪老师都说,她演得肯定比我们好,那是丹菊老师一点点给抠的。可见其不同凡响。
 
    第二出《时迁盗甲》,何昊然饰时迁。还是昆曲。昊然的唱也有嗓子,基本功也还扎实,盗甲一场也还动人心魄。但此剧情节不尽紧凑,又没有激烈的对打,显得有些拖沓。
 
    压轴是年轻武生周恩旭的《挑华车》。这几年看这戏可是很多次了,开演前有“能不能演得尽如人意?”的小小的问号。恩旭是叶金援老师的爱徒,叶老师不但到场压阵,而且还搬来了年届96岁高龄的武生泰斗王金璐老先生。杨少春、中戏的教师王平、詹磊等人均在座。看这阵势,应该是能够出彩的。这戏从高宠闹帐开始。高宠一身蓝靠,鲜明耀眼。听说这身靠是叶老师为爱徒所做,师生情深可见一斑。恩旭的起霸规矩、帅美。起初的踢腿,不是很高,而是逐渐增加力度。加上他的扮相特别适合长靠武生(容长脸、剑眉、鼻准高),这个起霸先声夺人,给了一个好的印象。岳飞派将时,高宠的脸上表情变化,都表现得有层次。到元帅一句“撤去将台”,高宠一声“且慢哪”的“哪”字,又高又亮!咦!今儿个赶上了一位好嗓子的武生,这让我精神为之一振。头场边,唱“只见那”一段,满宫满调,几个翻身,飘逸漂亮。【在兀术岳飞对阵时,兀术的台词还是“山东山西湖广江西都归孤家掌管”,这虽是老词,但与事实不符,湖广是湖北湖南,加上江西,多在长江以南,不用说此时,就是整个南宋时期,金也没有到过江南。应该改过。】二场边,抬枪带马的“马”字高扬,让我想到1954年看李万春先生战猇亭时的“马童带马”的“马”字,真有不让先贤之叹!而后唱“气得俺”时,有个很深的下腰,而此时唱出的“俺”字陡然拔高,声如裂帛,赢得满堂彩声。此时高宠不是直立,这个高儿拔上去,太不容易了。提枪上马的动作幅度大,边式好看。枪下场也是舞得风雨不透。大战一场,枪刺兀术耳,疾如雷电。战番将时有一个很帅气的踹丫。(不在起霸时加踹丫,是正统的、规矩的)大战黑风利,快枪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恩旭的优点是,整个的大战过程中,脸上都有戏,高宠面带得意的神态、对敌人蔑视的神情,一直保持。这是很多演高宠的人难以做到的。挑车一场,连摔四岔。抚马提缰时脸上焦急的神态,也很真切。而后再摔一岔。最后的僵尸倒地,都让人击节赞赏。这出挑滑车,大家的评价很高。特别难能的是,恩旭有副好嗓子。所有的牌子,都完整的唱下来。不像时下很多人演此戏时,只雇得紧张的枪战而把唱略掉。所以,王金璐老先生评价他“小子,你这戏演得真不错”,旁边的搀扶者则说,你师爷在看的时候就说演得好。有王老的这个评价,可见恩旭的不同凡响。(金璐老师自一点三刻在茶座就坐到四点三刻散戏,没动地方。散戏后又去后台鼓励青年演员,精神真好。祝老先生健康长寿)
 
    大轴是于泳主演的《伐子都》(实际上是二本伐子都。头本是比武、挂帅、斩魏南王、子都害死颍考叔)。这出戏我在1959、1960年看过钱浩梁、黄元庆演的。都带头本。开场上考叔马童,意欲与考叔鸣不平。接着八黄衣士卒执八面飞虎旗、子都马童引子都上。子都着白盔白甲,一袖箭再射死考叔马童。他接了帅印,喜形于色。下令班师还朝时一句“与爷带马”的“马”字同样翻高。于泳的嗓子也很响堂,接连两个武生,都有好嗓,实在难得。马童带马时的翻扑很冲,子都上马的动作幅度很大。接上颍考叔的魂子。(文革前,因“破除迷信”,多不上魂子。)找子都索命,子都着大靠登厚底,自台侧翻出。在子都摔岔时,他的马童翻上,从其身上越过。配合得很好。此时颍考叔的马童魂,执考叔大刀挑着魏南王得人头出现,子都显出失魂落魄的神情。下场时,子都马童再次从他身上翻过。接上郑庄公和考寇(考叔之父)和张吉二大臣。迎子都于十里长亭。考叔马童魂再现,子都高高跃起,摔岔。在金殿,赐酒,子都从桌后翻出。然后考叔魂附体于子都,对考寇述说自己死去的缘由。考寇一足踢向子都,子都360度转身翻跌于地。大臣张吉也是一足,子都一个后翻,僵尸倒地。而后,子都上高桌,翻下。戏终场。通观全剧,子都的动作烦难。因为他身着大靠,足蹬厚底,不停地翻跌,太不容易。于泳没有自己的靠,借谭正岩的靠。正岩多高啊,于泳几次踩到靠拍子的底襟,让人捏一把汗。演出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纰漏,如金殿上僵尸倒地时舔头了,只好到后台从新勒头。另外,金殿一场,脸上没抹油彩,饮酒后也没有变脸,这是以后演出应于注意的。看了这出伐子都,我想,武戏演员太不易了,场上瞬息万变间不容发,少有疏忽,就会出问题。目前,京剧的不景气,是有目共睹的。(前天的穆柯寨穆天王辕门斩子,也才上了6成座)武戏尤甚。如今一场戏里加一折武戏,几乎是不可能。单演武戏,像这个武戏专场,是在节假日,又是日场,票价也不昂贵(我在楼上侧排,才30元,不够看一场电影的),结果上了不到半堂座!京剧振兴谈何容易啊!于泳很为自己的这出戏没能演到完美而懊丧。我说,实践太少,出错难免。只有横下一条心,苦练功夫,28岁的于泳会有长进的。
 
本贴由老田2014年10月9日09:28: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