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网友传真

圆梦——探班3D京剧电影《勘玉钏》随感

  • 关键字: 周寅飞 3D京剧电影 勘玉钏 宋长荣 严庆谷 熊明霞 荀派 金喜全 毕玺玺
  • 作者: 周寅飞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5-20 17:13:29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作为“京剧电影工程”确立的代表剧目之一,由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上海京剧院、上海广播电视台、电影频道节目中心等多家单位联合出品的3D京剧电影《勘玉钏》于4.11~4.26,在上海车墩影视基地拍摄。
 
    原京剧舞台版《勘玉钏》,是由荀派艺术创始人荀慧生大师的挚友,著名剧作家陈墨香先生,根据明代白话短篇小说集《喻世明言》中“陈御史巧勘金钗钿”的章节改编而成,又名《诓妻嫁妹》。故事以一对玉钏的失而复得为线索,牵连出两位女主角俞素秋、韩玉姐截然不同的命运。荀慧生大师曾于1934年8月27日首演《勘玉钏》,并大胆开创了旦角演员“一赶二”的先河。前半部分故事的主角“俞素秋”以青衣应工、后半部分故事的主角“韩玉姐”以花旦应工,通过表演技巧、唱腔念白、人物命运的强烈对比等细节,充分展现出荀派“演人不演行”的高尚艺术追求。
 
    3D京剧电影《勘玉钏》的一大亮点,是在演员表演、舞美设计等方面力求体现“三化三感”,即“生活化”、“个性化”、“趣味化”,从而彰显丰富的“时代感”、“真实感”、“幽默感”。此次拍摄,摄制组特意邀请了久负盛名的“荀派”表演艺术家、教育家宋长荣、孙毓敏二位老师担任艺术指导;前半部分故事的主角“俞素秋”一角儿,由上海京剧院荀派花旦熊明霞担纲;后半部分故事的主角“韩玉姐”一角儿,由北京京剧院荀派花旦常秋月饰演。京剧麒派领军人物陈少云、叶派小生金喜全、沪上实力派俊丑严庆谷等京剧名家,均在此片中担纲重要戏份。荀派优秀青年演员毕玺玺,也参与了影片的拍摄工作。
 
    笔者有幸二次进入拍摄现场探班,与宋长荣、严庆谷、熊明霞、金喜全、毕玺玺等主要演职人员面对面进行交流访谈,深切感受到了各位艺术家们对此部影片的重视和对荀派、乃至京剧整体艺术的高度严谨。以下,笔者用分类访谈的形式,和大家一起分享各位老师在此部电影摄制中的一些话题交流。
 
 
    嘉宾简介:
 
 
    宋长荣
 
   当今 “荀派”掌门人之一,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京剧艺术大师荀慧生亲传弟子。久负盛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教育家。“一台无二戏”的杰出代表。以京剧《红娘》一剧蜚声中外,被人们誉为“活红娘”。 
 
    在宋老师舞台生涯40周年之际,国家领导人李瑞环亲笔题词“荀艺长荣”。1990年,荣膺江苏省首届“文艺艺术奖”。1995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现任:江苏省长荣京剧院名誉院长。淮安市文联名誉主席。江苏省剧协副主席。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导师。中国戏曲学院客座教授。
 
 
    严庆谷
 
    沪上实力派俊丑。
 
    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研究生。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第19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得主。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欧美同学会会员。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3D京剧电影《勘玉钏》舞台导演。
 
 
    熊明霞
 
    第四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研究生。第五届CCTV全国青京赛金奖得主。第25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得主。  
 
    京剧表演艺术家。教育家宋长荣先生的入室弟子。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荀派花旦名家。
 
    3D京剧电影《勘玉钏》女主角“俞素秋”的扮演者。
 
 
    金喜全
 
    第四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研究生。第五届CCTV全国青京赛金奖得主。第1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得主。复旦大学客座教授。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先生的入室弟子。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叶派小生名家。
 
 
    毕玺玺
 
    上海京剧院二团优秀青年演员。荀派花旦。
 
    1998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附中,开始学习京剧表演。2004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先后师从:李静、宋长荣、梁谷音、方小亚等京剧名家。
 
    毕玺玺扮相俊俏,嗓音甜润,表演细腻,表演上以刻画人物见长,深受观众喜爱。
 
 
宋长荣老师在拍摄现场指导熊明霞(摄影:朱俊好)
 
 
    话题交流
 
 
    宋长荣老师部分(口述录音整理):
 
    1、宋老师好。此次,荀派名剧“勘玉钏”被搬上银幕,拍成电影。您作为这部影片的艺术指导,又是主演熊明霞的恩师,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您好。这次,《勘玉钏》的这个拍摄,可以说正是时候。从上到下,能重视、挖掘、整理这些传统剧目,并搬上屏幕,是个特别好的事情。
 
    这次,荀派的剧目,能参与这个电影的拍摄,在电影舞台上展示,是一个很大的亮点。这出戏,是荀派的代表剧目,剧情好,大家都喜欢,可以说是“雅俗共赏”。
 
    外面一直说,京剧不景气。这次的京剧电影工程,国家花了大力气,发掘出这么多的京剧剧目拍成电影,还能说京剧不景气吗?(笑)。我觉得,只要搞得好,京剧,还是有她的生存发展空间的,还是有前途的。
 
    2、“传承”这个词,现在在各行各业被广泛运用。您是如何看待“荀派”艺术的“传承”的?
 
    荀派的大多数剧目,都是喜闻乐见的。比较适合在农村和城市演出。《勘玉钏》这个戏,也是荀慧生老师的代表剧目。荀慧生老师培养了众多的荀派演员。我呢,也是荀派艺术把我扶植起来的。
 
    可是啊,要传承,必须要抓紧培养青年,搞好传帮带。抓紧发掘、发扬传统剧目。因为荀派的剧目,是有群众基础的。是很受欢迎的。像:《红娘》、《金玉奴》、《勘玉钏》、《花田错》,这些都需要把传统进行发扬,提高。培养青年,是很重要的。只有传承了,才可以谈“创新”。
 
    3、当今社会,“收徒”现象比较普遍。往往一位老师收了很多位青年演员。您作为荀派的掌门人之一,著名的表演艺术家和教育家,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您又是如何对每一位徒弟的艺术负责的?
 
    我是一个草根演员。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是出生于小地方的一个所谓“艺术家”。称我为老师,我是不敢当的。我文化不高,没念过什么书。教学上,我是不太善于文化辅导的。
 
    我平时教学,靠的是我的实践。我利用舞台的一些经验,把受观众喜爱的一些剧目中的艺术表演,通过晚年进行一些整理、挖掘,去传递给学生。
 
    我认为,文化,就是把戏排出来,教会,通过戏,把演员培养出来,让观众认可,喜欢,这就是“文化”。没有这个,就谈不上文化。
 
    我是能不收徒弟,就不收徒弟。因为我自己还是一个学生。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教给别人的。别人喜欢你,才跟你学。我用自己的专业去做贡献。要对得起跟着我的人。我所能给的,就是我自己的专业,我的舞台实践。
 
    现在的青年演员,条件都很好。有文化,有舞台实践。我只能用自己的舞台实践,去教她们,我们相互交流。老师,学生,只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就一定会出头,就一定会搞出好戏来的。
 
    我这个人,人老心不老。教戏,也不用保守。大家不是都说京剧不景气吗?还保守干嘛呢?(笑)对不对?一心一意的带好青年,做好传帮带,哪怕是小的点滴,也是好的。都到了这个年龄了,领导上看得起,我呢,也是机会,学习新东西,长点见识,这样能更好的再做点贡献。
 
 
    严庆谷老师部分(口述整理):
 
    4、严老师好。此次,荀派名剧“勘玉钏”被搬上银幕,拍成电影。您作为这部影片的舞台导演,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这次十部京剧电影里,有一部荀派的经典剧目,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勘玉钏》这个戏,很生活化,可看性强,情节也很曲折。当年,荀慧生先生的打炮戏里,就有这一出。这出戏,对荀派艺术的传承和发扬,是一笔很重要的财富。同时,这次京剧电影工程,梅尚程荀都有了。这个意义,对于传统艺术传承和传播,是非常重要的。
 
    “艺靠人传”。传统艺术需要传承。此次,二位国家一级演员,分饰二个角色,充分展示了荀派艺术再传弟子对剧目、角色的把握和艺术的理解。也是对“艺靠人传”这句话的最好诠释。
 
    此次3D电影《勘玉钏》的拍摄,是“京剧经典大戏电影工程”的第三部力作,由上海京剧院来主要承担这样一个工作。通过前两部京剧电影《霸王别姬》和《萧何月下追韩信》所汲取到的有益经验,《勘玉钏》直接进行了3D拍摄。这也是领导对上海京剧院整体团队的信任和认可。
 
    为了满足3D实拍的要求,同时也是故事情节的需要,整部影片的舞美布景,在不与关键的京剧程式化表现手段相冲突的前提下,强调写实感和层次性。室内景强调纵深感,并以窗格、屏风等进行部分间隔,营造出了“犹抱琵琶半遮面”式的通透感。室外景强调虚实衔接,增加了前、中、后实景的比例,并注重多媒体天幕与实景部分的比例关系,无论虚实景,都使其在3D画面中呈现出应有的位置与质感。部分场次的舞美设计还将内外景搭建为一体,以满足跟拍等运动长镜头的需要,在更好地展现3D影像细腻画质和丰富层次感的同时,也丰富了影片的镜头语言,调节了影像节奏。
 
    5、您怎么看待电影这种新型的传播载体,对今天京剧传播的意义?
 
    电影这种形式,是很深入人心的。之前的老先生,对于灌唱片、拍电影,都是采取一种积极的态度。中国第一部京剧电影,不就是谭鑫培先生的《定军山》嘛。后来,从梅兰芳大师,到周信芳大师,都积极的参与了京剧电影的拍摄和制作。
 
    这次,京剧电影工程,要感谢首长的倡议,才得以实现。每个时代,都应该有每个时代的作品。3D,区别与之前的京剧老电影,在视觉和听觉享受上,有着质的飞跃。同时,电影这样的载体,较舞台表演而言,影响力更广泛,观众面更广泛。当年,陈凯歌导演、张国荣主演的《霸王别姬》,在欧美观众的心目中,已经树立起了形象,还在好莱坞得了奖。可以这么说,电影载体,更容易让京剧这种传统艺术,走向国际舞台。
 
    通过这次电影的拍摄,大家对剧目进行了重新的梳理、学习和整合。在文本上,也有了质的飞跃和提示。电影,把各种细节整合起来,非常集中,更趋于合理性。这种机会是非常难得的。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趋于完美的。同时,演员,在表演上的进步非常之大,艺术上的提高也有了质的飞跃,这是普通的舞台表演所无法发到的。
 
    6、“创新”这个词,现在在各行各业被广泛运用。您是如何看待“京剧”艺术的“创新”的?
 
    创新,应该是抓实的把传统学会,学好,才能去说创新。多学、多看、多听、多演,多借鉴兄弟剧种中的精髓,充分读懂传统,才能够去创新。否则,创新,就会变质、变味。
 
    7、当今社会,“收徒”现象比较普遍。往往一位老师收了很多位青年演员。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
 
    师承,是传统艺术中的一部分。相对北方而言,南方的收徒意识较为薄弱。
 
    我认为,师徒关系,更应该是一种契约关系。老师倾囊相赠,学生举一反三,这才有利于艺术的传承和发扬。
 
    不可否认,有些学生,拜师的目的,是为了觊觎师傅的名望,给自己壮门面。这样的学生,是不可能用心学习的,也不可能学到真东西。同时,有些老师,不求质量,只求数量,也是一种误区。所以说,师徒之间,名利的思想是不可取的。否则,艺术就不可能得以传承。
 
    8、目前,因为各种原因,传统剧目大量流失。对此,您怎么看?
 
    必须承认,学艺,和舞台实践不匹配,是个大问题。往往因为演出,而去学习。而平时所学,又因为助演、乐队等问题,无法进行舞台实践。戏校学的,进入专业院团之后,不能马上施展。这些,都是现实存在的,也是需要去解决、改变的。
 
    但是,我个人觉得,演员自身,还是应该做个有心人。坐科富连成的丑角艺术家艾世菊先生就说过:闲来置,忙来用。传统剧目,濒临失传,是个很可怕的事情。一位老艺术家的离去,就会带走一肚子戏。而“口传心授”,又是数百年流传下来的最有效的教学方式。所以,青年演员必须要自知,必须要自己要。趁着老先生还在,还教得动,展示得了,主动多学。这点,太重要了。
 
    9、前不久,“铁公鸡”的演出,轰动了全国的京剧观众。但武戏演员的演出机会、演出收入、安全防护等诸多问题,都得不到整体的改观。您作为沪上实力派俊丑,如何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武戏衰败,演员付出多,收入不尽人意,是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武戏,是京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年,上海京剧院的武戏,曾是全国京剧的领头羊,是上海的光荣与骄傲。
 
    武戏,很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必须要“既有武,又有戏”。这是武戏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现在,“武戏”这二个字,被肢解了。
 
    上海京剧院,对武戏是非常重视的。多次的向上级部门争取为武戏立项。同时,上海京剧院,也积极的进行一些有利于武戏的交流,比如“武戏擂台赛”,使得武戏有延续性。这样,能更好的挖掘和培养人才,让这些青年演员更好的成长。同时,也希望有更好的资金保障,更好的避免舞台事故和练功伤害,让武戏演员安心。
 
    10、很多青年演员抱怨工资低,挣钱少,舞台实践机会少;同时,他们之间又会在物质生活中相互攀比,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的?
 
    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问题。
 
    对待艺术,必须要严肃。艺术,本身就是严肃的。
 
    现在的社会,可比性太大。贫富悬殊过大。这就要求这些青年朋友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先解决“生存”的问题。而不是彼此攀比。有了生存的保障,我们才可以谈艺术学习。
 
    进入院团工作,就应该树立正确的信仰。你是来学习传统,传播正能量的。如果这个信仰缺失的话,那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有了信仰,可以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学戏,珍惜每一次舞台演出机会。只能做到了这些,生存,才能是有保障的。
 
 
熊明霞 饰 俞素秋(摄影:朱俊好)
 
 
    熊明霞老师部分(口述录音整理):
 
    11、熊老师好。此次,荀派名剧“勘玉钏”被搬上银幕,拍成电影。您作为这部影片的主要演员,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这出戏,是我比较早和宋老师学的。第一出,我学的是《红娘》。第二出,我学的就是《勘玉钏》。这出戏属于在当今舞台上喜闻乐见的一出戏。它是荀先生,也是宋老师的代表作之一。宋老师本人很喜欢这出戏。相对我来说,也是演得比较多的一出戏。
 
    那么这出戏,在荀派弟子里面,是演的比较多的。为什么呢?因为这出戏的挑战性很大,在戏中是“一赶二”,有青衣有花旦。而且是悲喜剧。前半场是悲剧,后半场是喜剧。对演员来说,有一个很好的发挥的空间,能够很好的展示演员。
 
    前半部分“俞素秋”这个角色,唱功特别的重。尤其唱腔的板式比较多,基本上体现在“二黄”里头,比较全面。后面的“韩玉姐”,是花旦,注重京白,通过表演,来彰显人物的鲜明个性。
 
    这次拍电影,我们对人物也进行了大量细致的梳理,把以前那些不太合乎常理的文本进行了删除和整理。表演尺度上的拿捏,力求达到准确无误。所以与舞台演出相比较,观众会发现收敛了很多,动作、反应上都会小一点,但情绪和内在更突出了。
 
    那么,宋老师他强调的呢,是“表演的准确性”。像“俞素秋”这个角色,虽然是大家闺秀,但是她不是官宦家的小姐,不等同于崔莺莺这样的角色。这个人物是很可爱的。对父母的尊重、遵从;对自己婚姻的无奈;自己又有自己的主见,“我要从一而终”;见到假张少莲时的那种羞涩;对父亲退婚的不满。。。这些细节都需要予以充分的体现。但同时,这个人物毕竟还是一个悲剧人物。人物情感的准确性,不能出错。
 
    这次,我专演“俞素秋”,虽然是以花旦出演,但包含了很多青衣的表演程式,就更需要演员把握好剧中人物的年龄。这个角色不完全等同于青衣行当,里面有花衫、有花旦,相融合在一起。等于“俞素秋”这个人物在为后面的故事做了一个铺垫,而不是为了后面的人物去做铺垫,所以需要演员以人物角度出发,形成了“一个故事、二个人物”。演员塑造人物的出发点不同,所呈现出来的舞台效果也不同,与以往相比,更增加了观赏的连贯性和趣味性。
 
    这次京剧拍成电影,很大一个受益,就是“浓缩”和“掐减”。我们二位编剧老师特别的用心在意,做了很大的调整。这次的电影是一个半小时左右,和原来舞台剧的时间还是有较大出入的。如何“浓缩”、如何“掐减”,就需要科学性了。我就说说“灵堂”这场戏。原先荀先生在这场戏是有二个版本的。第一个版本是“反二黄”,当时就想把这部分原汁原味的呈现出来。但真正电影拍摄时,就产生问题了,时间上来不及。同时,我们面对的观众,不光是戏迷,还有新观众,他们能不能接受将近九分钟的“反二黄”?
 
    第二个版本,是荀先生在走码头的时候,曾经做过“二黄散板”的处理。那么把“二黄散板”放在电影里,大家讨论下来的感觉,会不会太轻率?观众会不会感觉这个人物没立住?因为这段唱是很核心的一段唱。那么经过无数次的讨论,最终决定了使用“反二黄”、“导板”、“原板”,等于折中了一下。既让老戏迷感觉还是有听头,又让新戏迷觉得板式没有下来,人物的情绪还在贯通,只是说节奏上上去了。
 
    另外,我想专门说下“妆容”的问题。这也是角色处理的一个辅助。京剧电影的“妆容”,不同与京剧舞台的“妆容”。没有接触过京剧的观众,或许会觉得所有的旦角的妆都是一样的,但电影呈现一个镜头,“妆容”会被放大好几千倍,这就要仔细琢磨。生活妆贴片子?不伦不类;纯生活妆?压不住;纯舞台妆?就好像熊猫戴墨镜,不好看。妆,怎么能和自己的皮肤贴、和剧中人物贴?眉眼,怎么能够既要生活化,又要适度夸张?
 
    我和化妆师王媛就这些细节进行了无数次的沟通与尝试,把脸当作了“实验田”。化了妆,再卸妆;再化妆,再卸妆……反反复复,把皮肤都损坏了,一洗脸,钻心的疼。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我们确定了京剧油彩和影视油彩按比例调配,效果还真不错。我觉得,把每一个细节,点点滴滴都安排好了,力求做到事无巨细,才能在银幕上呈现良好的视觉效果和美感。
 
    12、“传承”这个词,现在在各行各业被广泛运用。您是如何看待“荀派”艺术的“传承”的?
 
    宋长荣老师、孙毓敏老师都是我的老师,都是我磕头的师父。还包括刘长瑜老师、李薇华老师,在艺术上也给了我很多的点拨。所以说,一个人的成功,离不开多位老师的辛勤教导和无私传授。在这方面,我是一个很大的受益者。
 
    我觉得“传承”,就是一对一,口传心授的那么去教、那么去学。多学,多看。宋老师教我,特别耐心。他觉得不舒服的时候,就给你示范,几遍,到几十遍,不厌其烦,对了为止。有时候,我跟他学,这个动作,是伸左手的这个手指,明天在演给他看的时候,他就会说不对。我很不理解,是左手啊,没错啊。老师摇摇头说:“错的不是左或者是右,是你表现人物的情绪不对。记住喽,只要人物情感准确了,观众才不会在乎这一指是左手还是右手。表演准确了,人物也就立起来了。” 我恍然大悟。
 
    老师的循循善诱,让我对之前自己饰演过的角色也有了新的思考和梳理,由此想到了“春兰”和“红娘”两个角色。她们都是丫环,舞台风格就完全不同。“春兰”服侍的小姐,用今天的话说,是暴发户的女儿,粗犷。但“红娘”服侍的小姐,是相府的千金,平时玩的是琴棋书画。层次就完全不一样。人物处理上怎么会一样呢?
 
    老师教的,并不只是戏,它所传递的,是道,是理,是用心和生命对舞台、对角色的诠释。这份精神和力量,于我而言,是一笔珍贵的财富。我觉得,这就是“传承”吧。
 
 
金喜全 饰 张少莲(摄影:朱俊好)
 
 
    金喜全老师部分(口述录音整理):
 
    13、金老师好。您参加了《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勘玉钏》三部京剧电影的拍摄,对于此次的《勘玉钏》,您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在电影《勘玉钏》当中我饰演张少莲,这个角色在戏中多半是起到一个铺垫辅助的作用,所谓“红花还需绿叶配”,我这个角色应该就是那片绿叶吧。当然,“台上没有小角色”,把他演好了会提色,演不好会把戏拖下来。所以我从始至终认真对待,不敢有一丝马虎。为什么?因为能在电影银幕上留下自己的表演,机会太难得了。虽然是我参加了3部京剧电影的拍摄,我还是想抓住一切机会,全力以赴,争取每一个镜头都不留下遗憾。
 
    因为明霞我们是两口子,她在准备这出戏时,我也是个参与者,学、排、演、整理、加工的过程中不免对这出戏也逐渐熟悉起来。《勘玉钏》这戏,她的卖点就是我们所说的“一赶二”,由一位演员分饰前面的俞素秋和后面的韩玉姐。要求前面要压着,后面要扬起来,这样就有了抑扬顿挫,有了反差,有了比较了。前面是悲后面是喜,二个人物的出发点不同,就好像两个人物讲了两个故事。
 
    那么这次呢,电影遵循了“一个故事、二个人物”的原则。这呢,也是电影剧本和舞台剧本最重要的区分,观众不容易混淆。
 
    这次在剧本整理上,动作也比较大,也可以说,有些以前可以理解的情节,现在就不会那么展示出来,要在一个半小时左右,把这个故事给呈现出来,让观众满意,这就需要导演、演员投入很大的心血。
 
    由于这回是3D技术拍摄,在舞台动作上面,有幅度大,有幅度小,也不是说全部的“收”。剧场观众和电影观众还是有区别的,欣赏角度也不同。总体上说,不会像舞台上那样,圆场跑那么大,观众看的是脚下。电影镜头里,看得更多的是看时空的转换。可能会有些老观众觉得,京剧电影没有舞台版看得过瘾;而有些没接触过京剧的观众,通过电影可能会觉得,这些动作、反应会不会太大了?那么电影,它是多机位的拍摄,是从剧中人的出发,以角色的视角,来展示视觉美,让观众身临其境,感受他自己就是剧中人。所以,不光表演,念白、声腔、声音的厚度、强度、亮度,都会影响到作为电影的观众,对京剧、电影这二门艺术结合的理解。
 
    我们作为演员,又是戏曲演员,通过这次京剧电影的拍摄,我们也是在努力迎合这二方面观众的审美需求。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太多的经验。老师们的把关呢,大多也是从戏曲角度。因为老师们对影视,尤其是现在的影视观众,他们对这类影片的审美、理解,也是需要在实际当中去揣摩的。
 
    京剧电影很有意义,也很有探索价值。我们这代京剧人整体的精神风貌,我们的风采,都可以通过京剧电影得到展现。所以,它不等同于拍个纪录片,因为,它有故事,有情节,有人物,有思想。今天,时代赋予了我们青年京剧演员这么好的机遇,这么先进的技术,我们如何运用京剧的形式来表现故事,如何运用电影的形式来表现京剧,如何运用现代的审美来诠释这二者的完美结合?这,就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课题。
 
    我觉得京剧电影,是一种正确的引领。为什么这么说呢?京剧,是几百年传下来的艺术。现在,很多艺术赚钱,但像京剧这样的传统艺术或许不挣钱,甚至于说还有可能赔钱。那为什么国家还花这么大力度花这么大价钱来扶植呢?试想,如果外国人来中国,会看什么电影?第一选择,没准就是一部3D的京剧电影,它讲的是一个很古老的中国的故事,唱的是古老的曲调(中国的古声音)。这就是一种正确的引领。
 
    京剧电影,就像一尊“活古董”,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如果进不了剧场,就可以走进电影院,以电影的形式,感受传统的魅力。无论面向学生、青年朋友,还是老戏迷们,无疑都是一种正确的引领。
 
    而且,京剧传递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那个年代,人是什么样的?“忠孝仁义”、“礼义廉耻”。从某一角度讲,中国的传统美德,就是依托戏曲传承下来的。我们为什么去歌颂一个失败的英雄项羽呢?为什么说虞姬舞剑、殉情,能让人动情呢?因为虞姬她固守了中国的传统道德。《霸王别姬》这样的电影,并没有给你一种很深邃的逻辑思维去想去思考,给的就是一个很直观的一个理解。但展现这种理解的方式非常之美。
 
    14、对于“拜师”、“学艺”的话题,您怎么看?
 
    我们说拜师学艺,就首先要说到师承。戏曲艺术的传承,可以说是依靠一代一代的师徒关系来维系的。我们提倡“尊师重道”。好的师徒关系,维系着师徒二人之间的感情,也是维系戏曲艺术生生不息,代代相传的命脉之所在。以前老先生说,家有十亩地,不教一出戏。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磕头拜师父,真的是师父。就像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他教给你的呀,是谋生之道,为人之道,从艺之道。
 
    新中国以后,拜师还是很受到重视的,也受到从业者的一致认可。有些,还是保留了一对一的教学模式。还有些呢,采用了集体拜师的形式。这些拜师形式,维系了很多剧目、技艺的传承。
 
    老师怀着一种神圣的感觉在传授,学生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在受教,这就珍贵了。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老师在讲课时,三伏天,都是正襟危坐,风纪扣都系好喽,沏上茶等学生。有学生说,老师,大夏天的,您没必要这么正正规规,这么严肃。您换件宽松的衣服,我们喝着水说。常香玉老师说:“孩子,错了。我这个不是说放松不放松的,我就是这么学来的。咱们师徒俩不算啥,但咱们说的这个,是好东西,是最宝贵的东西。我们要对我们所说的这个艺术尊重。”什么是师徒?什么是承传?我想,这才是真谛。
 
    15、您是如何看待京剧“传承”问题的?
 
    艺术,你得拿它当回事。就好像说,一个珍贵的古董,你不把它当回事,喂猫喂狗去,它也就是个食盆;诶,你拿个金丝楠木的盒子装上它,它又是一件宝贝了。就看你对待她的心境是什么。
 
    京剧就是这样。你可以说她是青春二八的妙龄少女,也可以说她是垂垂老矣的暮年老者。看你怎么理解了。你喜欢青春少女的稚嫩、清纯,还是喜欢老者的满腹诗书、深厚积淀。你心中有什么,你眼里的京剧就是什么。
 
    任何的艺术形式,都有“传承和创新”的责任。就像苏轼说的一句话:“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法度”即是传承的道,要遵守,要理解,再谈创新。这其中的“妙理”,指的就是作品的深度及内涵,要在豪放的笔墨之外来呈现。
 
    京剧最需要留下的是什么?我认为就是程式。京剧是踩在前辈肩膀上,吸取了很多其他种类的艺术元素,才成就了京剧。二百年一路走来,京剧不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剧种,她也是在不断吸收、不断丰富。今天,我们最需要保留京剧本体的程式、虚拟、写意、夸张,同时也可以谨慎的尝试、吸收其他的艺术元素。
 
    创新、改革,是任何一个事物前进的动力和方法。京剧,也不例外。只是说,把与京剧艺术形式太不贴近的东西放入京剧,所谓的跨界,所谓的串烧、碰撞,可能会得到小范围观众短时间的认可,但对京剧本体的良性发展不无影响。
 
    16、目前,因为各种原因,传统剧目大量流失。对此,您怎么看?
 
    我们经常听到说,京剧有几千出戏,现在只剩下不到几百出了,怎么样怎么样。这里面有困惑,有惋惜……剧目,不光单单就是看票房。不是说没有观众的作品就是一部坏作品。如果都是奔着票房去的话,那么演员就是失去了自己对艺术追求的初衷。有很多戏并不叫座,但它承载着京剧艺术的精髓,也可以说是京剧的魂。如果只上演能叫座的剧目,我相信京剧的从业者就寥寥无几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心目中,都存在着一个“京剧梦”。 如果我们去“圆梦”,圆这个“京剧梦”,那就需要我们代代相传传下来的对京剧的那份真挚,对艺术的那份尊重,对初衷地那份坚守。
 
    新剧目的创排,老剧目的流失,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无奈,但也给我们造就了很多的空间、机会和经验。这种经验既包括成功的经验,也包括失败的经验。有些戏没有了,我们感到惋惜。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先生逐渐老去、病弱、离世。他们每一个人,都像一部活字典;随着每位老人的离去,一些珍贵的剧目、他们身上特有的好玩意儿也随之逝去,这种损失,是不可挽回的。老先生带走了,学生见得少了,学到身上的恐怕就更少了;学生即使学到了,没有舞台展示的机会,也会逐步变成一种流失;有些戏,恐怕就一折是精髓、一段唱是精髓、一个技巧是精髓。我想,如果我们抓紧时间学习把程式留下了,技巧留下了,板式留下了,唱腔留下了,运用到自己身上,运用到一出新戏里面,或者运用到任何一个适合它的剧情里面,好好的利用,重新包装,我想最起码这是我们应该去做的,是有意义的。
 
 
    毕玺玺部分(口述整理):
 
    17、玺玺,你好。这是你参与的第二部京剧电影的拍摄。第一部是尚长荣老师和史依弘老师主演的《霸王别姬》。作为荀派的再传弟子,也是上海京剧院的优秀青年演员,这次参与荀派电影《勘玉钏》,和第一次相比,是否有不一样的感受?
 
    作为我亲身经历的第二次京剧电影的拍摄,这次《勘玉钏》的拍摄,和之前的《霸王别姬》相比较,我能够感受到两方面的不同。
 
    一是在处理手法上。
 
    和之前的《霸王别姬》相比较,《勘玉钏》可以说是进行了更加大胆地创新。在演员服装、戏曲布景等环节的处理上,都融合了一些更新、更符合电影拍摄手法的元素。而且3D技术,也成为了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不仅仅赋予了“京剧”这门传统艺术新的活力,也最大化的去贴近、吸引青年朋友。用新潮的观赏方式来引领京剧,这是很了不起的。
 
    二是参与的过程。
 
    我们通过第一部京剧电影《霸王别姬》的拍摄,对京剧电影的拍摄流程有了系统的熟悉和认识,无论是镜头感,还是对拍摄过程中人物性格、眼神、身段方面的扑捉,都更加得心应手。所谓:“熟能生巧”。这次的整个拍摄周期,在团队的合作努力下,比原定计划提前了许多。
 
    18、我们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你以荀派弟子的视角,来看熊明霞、常秋月二位师姐的录制,对自己有什么启示?
 
    这次,能如此近距离地同时和两位荀派师姐拍戏,感到非常荣幸。
 
    熊明霞和常秋月两位师姐,是目前荀派最有代表性的演员。两位师姐的表演本身就各具特色,又分别将“俞素秋”和“韩玉姐”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角色刻画得淋淋尽致,这本身也体现了花旦这一行当,尤其是荀派花旦行当,对人物刻画手法的丰富和细腻,相信两位师姐的演出一定会让观众大饱眼福的。
 
    同时,从两位师姐的身上,也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她们对艺术的执着。比如,拍摄的现场,她们会不断地和导演、助演交流切磋,以求精益求精,这种执着认真的精神是非常值得我这样的青年演员去学习去领会的。
 
    19、有一种说法,“没时间学戏,演出任务太紧”、“我会,但没有舞台实践机会啊”。对此,你怎么看?
 
    从现阶段院团的安排来看,我们青年演员的演出是比较密集的。但我个人认为,即使是这样的演出安排,相信同当年老一辈演员的演出频率比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同时,必须承认,我们现在的演出环境和条件,与当年老一辈演员相比,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显然,没时间学戏并不是理由。我们还是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学习更多的优秀剧目。
 
    关于“学会了没有舞台实践机会”的问题,我认为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无论是不是有机会演出,我们都有义务去积累和传承。我相信,当我们真的主动去学习,能够把那么多优秀经典的戏目学习和继承下来之后,反而会真正去赢得更多的演出机会。
 
    20、还有一种说法,“演出机会少,舞台实践机会少,从而影响了收入”,对此,你怎么看?
 
    我认为要想真正的有所改善,一方面需要我们从自己做起,更加努力地提高自己的艺术能力,让更多喜爱京剧艺术的观众认可我们;另一方面,也需要我们对市场进行不断的挖掘和拓展,扩大京剧的市场影响力。所以,这次京剧3D电影《勘玉钏》的拍摄,我认为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尝试,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后记
 
    3D京剧电影《勘玉钏》的成功拍摄,圆了几代荀派弟子的梦。
 
    在与宋长荣老师交流的过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被感动、被震撼。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面对我,说的最多的,不是自己。他反复强调的,是:拍电影,这是一件大好事,要感谢领导;熊明霞很刻苦、很辛苦,很不容易;要多关心青年演员,多支持她们。。。不知道听到这些话的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于我,温暖。这位人群中毫不起眼的老人,是那么的朴实无华。当他走近你的时候,你会感受到温暖。像父亲。像家人。
 
    拍摄间隙,老人一次次的上台,为熊明霞说细节。步子、身上、眼神……点点滴滴,耳语谆谆。我忽然在想,“传承与创新”,我们到底应该传承什么?艺术的精髓?毋庸置疑!那么老艺术家自身的人格精髓呢?是不是更应该值得我们去掰开揉碎,去提炼,去丰富?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在生活中,是悄然不见的。他们,往往把自己放得很低,却尽一切可能,去展示身边的人和事。他们,是一本本厚重的书,需要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阅读;他们,是一盏盏照明的灯,激励着我们用一生的努力去靠拢。他们,是美的化身。他们,用自身的人格魅力,彰显着这个时代的正能量。
 
    《勘玉钏》,圆了几代荀派弟子的梦。从中,我们见证了专业;见证了敬畏;见证了信念;见证了执着;见证了队友间的彼此扶持,休戚与共。
 
    为“圆梦”,喝彩!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