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谈京剧《搜孤救孤》的唱腔及其它

  • 关键字:
  • 作者: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00-10-07 00:00:00
  • 报导来源:
  • 点击次数:

这出戏共四场,包括"定计"、"劝妻舍子"、"公堂.搜孤"、"法场.救孤"。

第一场"定计",是全剧的序幕,是全出戏的一个前置铺垫。从正面一开始即表明程婴、公孙杵臼这两位义士为了救赵氏孤儿所体现出来的义举决心和鲜明态度。

"劝妻舍子"是戏剧冲突很强的一场戏。场上的三个人物(包适公孙杵臼)都各有重要的唱腔。特别是程婴劝妻舍子的这段〖二黄原板〗,是这场戏的核心唱段。此段唱属于复述性的,形式是对话体;唱腔的板式结构是简约体(唱句中只留有两个短过门),以下各句都是"连板接唱"(即上下句只拉小过门),所以此种唱法形式可称为"紧原板"。这段唱腔有三个特点:一、唱词的设置较好,表现了程婴苦口虔心劝说妻子要立即舍子救孤的真切心情,和说明如不舍子就会致成孤儿性命难以保住的结果。二、唱段中有几个唱句在节奏与腔格上作了变格处理。这既为词意表达的需要,也是为更好地在人物感情上予以抒发。三、唱词的出声收韵上的处理,有许多地方不一般,突出地体现在去声字和上声字的变格用法和行腔旋律以及气口、劲头上。后二者则也构成余派刻意创造的精神和余派唱腔的脉络神髓。例如:"娘子不必太烈性"中的后五个字,一般均算作去声字(也有几个字是由入声字转成的)。余派对于这些字在收韵上均作先低后扬(或先平后挑),且较明显,例如:唱词韵脚的"性"字,更为突出,与一般唱法迥然不同。余派对于四声中的阳平、上声乃至去声字的唱法,又不是一成不变的,常常根据实际情况作各种不同的变格处理。"三百余口命赴幽冥""我与那公孙杵臼把计定"唱词,一是突破了七字句格式,二是未按〖原板〗腔格节奏去唱,而是采用并板并句。对"幽"和"计"字均采用枵板、夺字添腔的方法来处理的,不仅符合程婴急切表述的口吻,而且这种前后紧密相连的句子又都是按近似垛唱的形式出现的,具有突兀的特点。"老天爷不绝我的后代根"最后一个字的唱腔,非但流畅、动听,同时在腔句旋律

起伏进行中颇具调侃意态,从而还蕴涵着对妻子有深厚安慰之情。"来年必定降麒麟"唱句中,除"降"、"定"两字外,其它五个字的四声调值,很明显地含有湖广音的音调特色。

程婴的两段〖原板〗之间,还夹有程妻的一小段〖原板〗,接唱时可以不等过门,故程婴的"麟"甩腔是落在眼上的。旦角这段〖原板〗唱四句足矣。紧接着程婴所唱的第二段〖原板〗,速 度要提快一些,不然就显得拖沓了。前后连缀的三段唱腔都算是紧〖原板〗。当程婴唱"……我只得双膝跪"的"双"字时,已把尺寸撤下来甩小收腔而唱散。这时鼓板随着甩腔所打的鼓点是给转散所做的交代。鼓点同步与"跪"字的散腔相应合,然后起〖单楗散锤凤点头〗开出散板,接唱末一句。千万不要打小锣点子。以上,这套上板唱段即告结束。

有人怀疑余派的"膝"字是否唱倒了?这问题有必要说明一下。"膝"字按古音读近似"喜"音,余叔岩是按入声字唱的,没有错。因近现代汉语已将此字读作阴平,戏曲道白大都亦按阴平来念了。按"喜"唱或念,故而感到生僻。其实唱时不难解决,出声时不妨先唱阴平"膝",归韵时为"乙",将两个音结合在一拍中唱出来,就两全照顾了,而且也未谬字音和旋律。

紧接着是程妻唱〖散板〗"你也跪来我也跪,叫我舍子万不能"。随之,程婴接唱"人道妇人心肠狠,狠毒毒不过你这妇人的心。"这句虽属于〖散板〗,然由"心肠狠"起则是接着"垛唱"的节奏唱的,这也叫"衮唱"。这两句以余派唱法的确很有特点,尤其孟小冬唱得更为精彩。不过,这两句词极不得体,很成问题,不仅责骂得不切合实际而且有辱妇女人格。 50年代末,余派老生陈大鹱把这两句修改为:"人道屠贼心肠狠,难道你比他还狠十分?"观众认为第二句词意也不尽对头,试改为"见死不救你是什么人?"也有人改为:"不料你如此心肠狠,难道你是个铁石心。"总之未跳出程妻是个"心肠狠"的人。如果顺着情绪脉络的发展,把它改为:"人道妇人心 肠软,舍子救孤你是不忍心。"接着,程妻道:"着哇!"唱〖散板〗:"虎毒不食亲生儿,叫我舍子怎忍心!"这样还许能切合程氏夫妇当时的心情与口吻,而且其中有些字的四声还是贴近的,按照原句腔基本旋律来唱,能保持原来唱腔的基本风格和韵味。  (无名氏)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