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袁阔成:晚年唯愿多立书

  • 关键字: 舍庐鱼 袁阔成 评书 三国演义 谈艺录
  • 作者: 舍庐鱼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3-10 11:47:42
  • 报导来源: 北京青年报
  • 点击次数:
 
 
    袁阔成晚年最希望的还是立书。什么样的书能立在舞台上,怎样立在舞台上。从早年说短打书,到壮年的“红色记忆”,到《三国》《封神》,到晚年的体育评书、股市评书、航天评书,他一直探索,也希望能留给后辈。用他鼓励后辈的话说,适合自己的书就可以说。
 
    2006年,袁阔成在南京荣膺曲艺最高奖牡丹奖终身成就奖。2015年3月2日,袁阔成在北京因心脏衰竭去世。86岁的老神仙,身后洒下一片光彩。
 
    袁阔成一辈子说书,短打、袍带、神怪,说了个遍。从北京说到天津、唐山,出关说到东北,又说回到北京。他一辈子求新求变,老说书家没有老说书腔。他父辈、师父都善说短打书,《五女七贞》《三侠五义》吃了一辈子。可是袁阔成却动得很少,是敬?是退?反正《水浒》《剑侠图》《金钱镖》《火烧红莲寺》,足能够捞回本钱。倪钟之说,上世纪40年代末天津书馆100多家,可是,17岁的袁阔成愣就跺下两脚泥。上世纪80年代初,袁阔成回天津说书,两个小时的《燕青打擂》说得一团炭火,赤体通透。给燕青开脸,那语速直若天河倒泄;拿小人物抓哏,那自嘲与嘲人惹得笑声三层;燕青开打,交待得准确、清楚、在行。
 
    几年前,有人玉合新派武侠小说和评书。但听到金庸来函“不许改动,照搬原文”,袁阔成选择了放弃。伏枥之马,困在淤泥,徒叹而已。
 
    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袁阔成大约说了20部新书。从老书转到新书,合槽的时间已经说不准了。而向现实生活学习的路,却让他趟开了,越走越宽,越走越高。仔细想想,那花费五年时间打磨的《三国》与“红色记忆”的新书并没有差别,都是探索不同时期书怎么说,书怎么听。“袁三国”作为不是“道活(经历代艺人丰富、加工的作品)”的“道活”,是成功的,也是唯一的。这是在大历史观下,用“集体的力量古书新说”的一部规规矩矩的《三国》。
 
    正如袁阔成说的“人生有失必有得,失去了金钱,得到了一部评书《三国演义》”。录书时,租住的旅馆又差又热,他就花两元买票,在地铁里“蹭凉风”翻资料。这是聪明,是勤奋,还是寒酸?一部《三国》录了五年,“头发真白了不少”。可是56岁的袁阔成把“墨壳(按照书本自己琢磨的作品)”说出了“道活”滋味。说全了《三国》,也说透了《三国》。
 
    我曾经问天津的老先生怎么看《三国》,他说李鑫荃是将才,袁阔成是帅才。
 
    袁阔成的《三国》通体是心血和技巧。心血是集体的力量,用他的话说,“我的书所以说得规矩,不那么海,编辑的功劳”;28分钟的《草船借箭》,摸爬滚打录制了14个小时。至于技巧,有传统的,也有只属于袁阔成的。“木门道箭射张郃”是后部《三国》的小回目。一般的评书本子寥寥十行。袁阔成却说了十五分钟,从张郃一进木门道,写他的观察,写来路被堵,写杨仪、马忠左右埋伏;交待张郃光顾着跑没看到埋伏;写一万兵中的三千人是弩手,弩十支一发,另有不少弓箭手;写军士的抵挡,分析有藤牌又能怎样,拨打翎羽又能怎样,挡十支还有几百支;直到形容射得张郃跟只刺猬一样。好不细致。末了念四句诗,头一句“伏弩齐飞万点星”还加了个“啊”,所谓一字见兴衰。他讲木牛流马,用“捂着使”的技巧,一趟一趟,一层一层。前后十分钟的书,一般的评书本子,不过七八行。戏法人人变,高低各不同。
 
    2003年,一场“非典”一空城,一个老头一个棚儿,留下了第三版的《封神》。老头说,闲着也闲着,录书吧。
 
    可是,书迷们热望的“破阵开打”只占了三分之一多。谁也想不明白。后来高人点破了谜团:老头啊,把该说的说美了,他就攒住啦。
 
    是啊,一个老头讲古逗小孩儿开心,也包括他这个老小孩儿。评书到了讲古的份儿,是皈依,也是高升。神仙也好,凡胎也好,鬼祟也好,通灵一体,狐灵渴望成人,金仙也有魑魅。要不然,恩州驿苏护进女上京,袁阔成不会安排一笔书,让四个小狐仙打探一番。哪里是打探,分明对人世的艳羡眷恋。都知道申公豹是非,可在轩辕坟三妖眼里,那是敬畏的上仙,骨子里的等级那是甩不掉的。申公豹这样的人物,不早早出场到处串闲话,哪里还叫做“书筋”?哪里对得起袁阔成的苦心穿连?都听得出哪吒闹海的混,太乙真人的护短,石矶的委屈,李靖的无奈,你希望袁阔成给说道说道,可他就是细细地讲故事。不评即评,说人说书。
 
    托得住自己的新。这就是袁阔成。
 
    都知道袁阔成说书诙谐。听一个“大眼睛老头儿”在那儿叨咕,自己使自己量,自己抖自己翻,有支有补,有铺有垫。时不常想个典故,冒个土语,讲个俗话,阴山背后犄角旮旯的。他也不多解释,你还就追着他走。看一次采访,我才明白答案,袁阔成说:“我在电台说书,底下什么都没有,我得自己跟自己说话,交流啊。”
 
    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黄枫说,袁阔成有三阔:肚子阔,心胸宽阔,嘴阔。
 
    只有“三阔”成不了袁阔成,没有“三阔”接近不了袁阔成。
 
    袁阔成晚年最希望的还是立书。什么样的书能立在舞台上,怎样立在舞台上。从早年说短打书,到壮年的“红色记忆”,到《三国》《封神》,到晚年的体育评书、股市评书、航天评书,他一直探索,也希望能留给后辈。用他鼓励后辈的话说,适合自己的书就可以说。
 
    他鼓励后辈,也在恳请后辈:“咱得打好基础”,“票友要严于专业”,“别自己舍不得自己”, “各位都丰衣足食,怎么回报丰衣足食?”
 
    几日来,微博为袁阔成刷屏。有大咖,有白丁,有书坛高贤,有我的朋友。让我最心念的是一位网友,他一人整理了三部长书的录音稿——《碧眼金蟾》《封神演义》《三国演义》,共享在“中国评书论坛”。文本整理对于说唱文学之憾之珍,非一唇一舌可以讲清。即便袁阔成者,早年出版的评书书稿也不过《三国演义》和《水泊梁山》。前者大略只有半部和单行本《赵子龙》,后者是《水浒外传》包括的几出册子。父女合作出版《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西楚霸王》,还是以后的事情。而新书也不过《赤胆忠心》和散篇寥寥。
 
    袁阔成也留下《评书的艺术技巧》《评书演播的二度创作》等谈艺录,这当然能点拨后生们,但走近袁阔成的世界,离不开那一部部作品铺下的青砖。无闻的网友在朴质中有着远识高瞻。这份生前的厚意不只是身后的薄奠,更是执弟子礼式的虔诚,卞和献荆山玉的不悔。他们不是书坛子弟,无缘耳提面命,但苦行带来了常人以外的收获。他们忠实记录,揣摩心意,补缀不足,又恐污美玉在先,谨缀批注。其态如沙弥入禅,可爱可钦。
 
    2013年,袁阔成应邀在清华大学讲课,我从刘家窑赶去。团龙对襟白衫,青灰坎肩,青灰球帽,黑框眼镜,一团白云走进我的心中。十年前,一位大学同学说,见袁阔成,那得看缘法。
 
(摘自 《北京青年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