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张君秋传(连载九)

  • 关键字: 谢虹雯 安志强 张君秋 张秀琴 李多奎 久春戏衣社
  • 作者: 谢虹雯 安志强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6-12 22:44:38
  • 报导来源: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
  • 点击次数:


    前言:今年是张君秋大师95诞辰,作为他的入室弟子,既崇拜他的张派艺术,更怀念他老人家到中国戏曲学院任教19年难忘的岁月。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张大师,特带领弟子常叶青、再传弟子陶萍同心协力把《张君秋传》转为电子版,发表在网上连载,供大家了解、学习。(张派国家级传承人蔡英莲)
 
    演戏生涯 之二
           
赊账
 
    王又宸的班社约张君秋“跨刀”(当主要配角)演旦角。
 
    王又宸,字又震,别号痴公。原籍山东掖县,居京多年,前清时为候补知县,嗜爱皮黄,私淑谭派。清末以票友享名,深受谭鑫培老板青睐,遂以女妻之。民国后,声名鹊起,故曲者谓,“听谭味儿,非又宸莫属”。
 
    师父决定张君秋搭王又宸班社唱戏。
 
    第一天撘班唱戏,邻居李多奎送来一件名贵的水獭大衣,“来,试试,看合身不?”一试,长短合体,这件水獭大衣就送给君秋穿吧!张秀琴急了,这怎么使得?说什么也不能收。李多奎说:“这年头儿,衣帽年,出外撘班儿闯码头,穿上这个,是个角儿,前后台都不敢怠慢你。要是没这个,开份儿的时候,该给你十个钱,才给你开五个。就这个年月,没法子。拿着吧,别客气!”李多奎把话说透了,完全是出于诚意。张秀琴领受了,叫张君秋穿了。张君秋生性腼腆,遇到这种情况,更不知如何道谢。这件事,他心里记了一辈子。
 
 
李多奎先生
                        
    李多奎告辞出门,屋里留下母子二人。
 
    张君秋抑制不住初次撘班心头的激动,轻声细语地对娘说:
 
    “娘,这回该咱娘俩换换肩了,往后这个枷(家)我来替您扛了。”
 
    “换肩?”张秀琴轻轻瑶瑶头,苦笑了一下,说:“孩子,九九八十一关,你这次过了第一关,离唱戏赚钱还远着呢!”
 
    张君秋懵了。
 
    要说高兴,再没有谁比母亲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渐渐有出息那样高兴了,但饱经梨园沧桑的张秀琴深知成就一个名角儿的诸多难处,所以能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儿子走了第一步,她的眼睛看着第二步、第三步。张君秋初出茅庐唱出了名堂,可没从娘的嘴里头听到一个“好”字。
 
    “唱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就是要饭的,也还得预备一个破瓦罐和一根打狗棍呢!唱戏,得置办行头,这要大笔的钱。这笔开销,咱们从哪几来?你说说看?”
 
    一句话说得张君秋哑口无言。
 
    张秀琴心疼孩子了,拉着张君秋的手说:
 
    “光急也没有用。这些事,娘替你操办着,你只管唱好戏,别为旁的操心。眼前用的行头,该置办的还得置办。没钱,咱们先欠着,日后挣了钱再还。孩子,你还不知道,你唱戏用的那些行头,有的还是娘在久春戏衣社赊着账为你置办的呢!”
 
  张君秋万万没想到,原以为自己唱戏多少也为家里挣了些钱,谁知道,因为唱戏,家里还赊了一笔账。“赊账”这件事儿成了张君秋心里很大的负担。
 
  一天,久春戏衣社的刘掌柜串门儿来了。
 
  张君秋听见刘掌柜的来了,心想:“坏了,这回可要来真的了,该向娘讨债来了。”一出溜,躲在了门后,侧耳细听刘掌柜同娘的谈话,影影绰绰地听到什么行头、服装、头饰之类的字眼,听也听不仔细,急得抽抽噎噎,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了。
 
  刘掌柜的耳朵尖,听到门后有动静,探身一瞧,嗬,这不是角儿吗?怎么哭啦!
 
  “少爷,谁招惹你了,跟大爷我说,大爷替你作主!”
 
  话音刚落,张君秋哭得更厉害了。
 
  “别哭哇!明儿大爷再给你添几件新行头,保管你穿着一出场就来个碰头好!”
 
  张君秋一听“添几件新行头”,吓得躲在娘的身后,不知如何是好。
 
  刘掌柜的是个聪明人,一见这个情景,他心里恍然大悟。
 
  “噢,你这是欠着我的人情,怕我讨债呀?”
 
  张秀琴面带歉意地对刘掌柜的说:
 
   “这孩子心事太重。可也是,欠着您的钱……”
 
  “您这话可见外了。都是跑码头的,谁还没有个为难的时候!”刘掌柜的快人快语,对张君秋说:“爷们儿!我可不是来要账的,我是来串门儿的,顺便来问问,还添什么东西不添。放心,我赚钱的日子有,在后头呢!日后你出了名,要是有人问你哪儿做的行头,只要你说出‘久春’两个字,就什么都有了!”
 
  张君秋听了,破涕为笑。
 
    没过多少日子,刘掌柜的亲自给张家送来一套演戏必备的衣物——三件帔(红帔、黄帔、交月帔)、一件红蟒、一套桌围、一个大帐、两双彩鞋、青褶子、腰包、罪衣、罪裙……有了这几件,凡青衣所唱的基本剧目,如《起解》、《会审》、《王宝钏》、《二进宫》、《法门寺》等,就都能演出了。
 
    张君秋自小就养成了爱惜行头的习惯。每次在后台化完妆,总要把手洗干净,再穿戏装。穿上戏装候场,就找个干净的地方坐着。上楼下楼,忘不了提着彩裤,坐下休息,总要先撩起帔、褶子,不敢压,不敢碰,生怕磨损了服装。
 
    赊账,在张君秋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你读完这篇连载的文章时,希望传扬给更多的戏曲爱好者。让后学者了解前辈大师学艺的艰难,成功创派之不易。让我们广学、博学,为繁荣张派艺术而努力吧!──张派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蔡英莲)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